• 全面警戒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閻紀宇專欄:請告訴吉米,這是誰的戰爭?從一部記錄片談起

2016-11-16 06:30

? 人氣

人生、世界很少有黑白分明的時刻與地方,但是在戰場上,越是基層的官兵越是需要一個黑白分明的世界觀,他們一扣扳機可能就是一條或數條人命,一按下按鈕可能就是一幢房舍或一排房舍。所以,請告訴他們:他們是好人,敵人是壞人;他們是正義之師,這是一場正義之戰。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再次出征非常辛苦,禍福難料,但是吉米非走不可,也希望他的「作戰經驗」能為世人帶來深刻的啟發。(公視大展精選提供)
再次出征非常辛苦,禍福難料,但是吉米非走不可,也希望他的「作戰經驗」能為世人帶來深刻的啟發。(公視大展精選提供)

丹麥大兵吉米.索古(Jimmy Solgaard)2008年踏上阿富汗戰場時正是如此。阿富汗首都喀布爾(Kabul)距離丹麥首都哥本哈根(Copenhagen)超過4800公里,一個是中亞貧窮落後的伊斯蘭教國家,一個是北歐富裕先進的基督教國家。Why bother?

戰場上的吉米相信很多事情,這些黑白分明的信念支撐他度過艱難兇險的歲月,讓他對自己的所做所為引以為傲。但是,回到家鄉,信念開始動搖、漂移、翻轉,他發覺自己陷入另一個戰場。

911事件後追擊賓拉登的報復之戰:阿富汗戰爭

阿富汗,對丹麥、對台灣、對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國家都是遙遠而陌生。它是中亞的一個內陸國家,面積約台灣的18倍、人口約1.4倍,雖然堪稱文明古國,但它拜地理位置之賜,歷史上最鮮明的標記不是文明,而是戰爭。

2001年9月11日,戰爭陰影再度籠罩阿富汗。那天,美國本土遭遇史上最慘烈的恐怖攻擊事件,19名劫機恐怖分子沒有一個是阿富汗人,但後來成為全球頭號通緝要犯的主謀賓拉登(Osama bin Laden)長期接受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政權的庇護,並以阿富汗為大本營來壯大他一手創立的「基地」(al-Qaeda)恐怖組織,對其他國家發起攻擊。

19世紀中葉以來的第5場「阿富汗戰爭」,2001年10月7日由美軍與英軍打響第一槍,取名「恆久自由行動」(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但其實這是一場不折不扣的復仇之戰,創鉅痛深的全球超級強權必須透過戰爭與勝利來換取救贖。

美軍之外其他的盟邦軍隊,需要一個比「復仇」更廣義、更崇高的目標出兵,阿富汗神學士政權成了西方國家「理想的敵人」。(公視大展精選提供)
美軍之外其他的盟邦軍隊,需要一個比「復仇」更廣義、更崇高的目標出兵,阿富汗神學士政權成了西方國家「理想的敵人」。(公視大展精選提供)

師出有名  理想的敵人:阿富汗神學士政權

這一切與丹麥何干?美國憑藉一己之力,可以將阿富汗神學士政權摧毀好幾次,然而強權不會是獨行俠,「盟邦」必須經過戰火的洗禮檢驗,集體安全、集體自衛權機制必須不時運作。丹麥大兵吉米對阿富汗無仇可復,但他的國家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成員國,2001年10月4日,《北大西洋條約》第5條(Article 5 of the North Atlantic Treaty)首度動用,所以吉米才會出現在離家4800公里的戰場上。

但是,美軍之外其他的盟邦軍隊,需要一個比「復仇」更廣義、更崇高的目標,需要另一套為何而戰、為誰而戰的陳述。於是,「自由民主對抗恐怖主義」、「寬容進步對抗高壓反動」這個命題便綱舉目張。神學士掌權時間不長但惡名昭彰,以極端教義治國、迫害異己、壓抑女性、摧殘文化,打造出一個令人窒息的中世紀社會。換言之,神學士政權是西方國家「理想的敵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