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2017世界經濟甦醒年

2016-12-28 07:00

? 人氣

2017年是世界經濟甦醒年,政府不應該掉以輕心,錯估了整體形勢變遷衝擊。(資料照片,王德為攝)

2017年是世界經濟甦醒年,政府不應該掉以輕心,錯估了整體形勢變遷衝擊。(資料照片,王德為攝)

2016年12月下旬之後,越來越多國際機構傾向預期2017年世界經濟復甦展望可以更趨樂觀,認為這將會是2010年以來全球經濟成長動能最強勁也相對具有較多元動能的一年,這種累進加速度的正向經濟成長狀況,將擴散更多國家。

未來兩年全球經濟步步高

一般估計2016年全球經濟運行仍續處低位放緩。回溯世界金融海嘯危機以來,除一次小規模強勁反彈之外,九年間全球經濟景氣一直逐步下行,整體經濟成長速度不斷下降,依現況測算,2016年全年成長率祇會達到3.1%,低於1990年以來全球年均數,倘若按照美元基準計算,則其實更低到僅有2.5%;整體而言,現下全球經濟所面對的是可能引申長期停滯風險加大的惡劣態勢。何況2016年世界貨品貿易成長率亦僅1.7%,乃連續第五年低於全球經濟成長率。

不過,2016年11月28日,經濟合作暨開發組織OECD(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簡稱經合組織)發佈最新半年度世界經濟展望報告指出,2016年全球經濟成長將維持在2.9%,但受「川普因素」激勵,2017年全球經濟成長預測值可達3.3%,比上次2016年9月所作預測可以更提高一個百分點,美國則可成長2.3%,中國成長6.4%;同時OECD已將2018年全世界經濟成長率預測值一口氣拉高至3.6%。

OECD認為,川普就任後的「大減稅」及「擴大財政支出」新治國策略,將促使美國經濟發展加速;因此必須上調美國2017年和2018年的經濟成長率預期。此外,還認為川普的大右派經濟促進措施值得其他國家政府借鑒,並同時上調了對全世界經濟成長率預期。同一時間,美國三大評級機構惠譽也上調了全球經濟成長率和美國經濟成長率。

右派經濟造餅優先政策帶動全球新格局

目前已可確定的是,2017年全世界經濟將逐季改善,美國經濟可望加速度,歐洲經濟亦可以在多重挑戰中穩步復甦,日本經濟小幅回暖。亞太新興經濟體,特別是中國經濟,有望保持相對較高比率成長,繼續擔綱全球經濟核心力量。

在2017年,美元會持續維持強勢格局,全球股市固有震盪下行之虞,但先進國家債券市場殖利率則將走高,世界大宗商品市場繼續朝「再平衡之路」邁步走。

關鍵性的「川普政策」因素、美國聯儲會Fed加息節奏,再加上未來半年歐洲各主要國家大選,應該都會繼美國、南美洲之後,政權由左向右轉易位,主張以加強投資開發積極造餅優先的右派經濟政策,將全面取代既往十年一意以分餅機制維持現況優先為尚的福利國家左派經濟學所主政的發展格局,勢必會重大改變全世界象徵經濟金融市場的全新風雲態勢。

從最近幾個重要的全球經濟展望報告,已可清楚解讀出, 2017年在全世界競爭市場,即將嶄露出五個影響重大又顯眼的經濟轉型發展新態勢:

「雙低經濟」向「雙高經濟」大轉型新態勢

第一大顯著的經濟轉型是,先進國家即將領先從「雙低經濟」大轉向變成邁進「雙高經濟」新階段成長模式。

特別是高佔全球經濟份額85%的先進經濟社會,預期即將從過去九年幾乎停滯不動的通貨膨脹率及名目經濟成長率「雙低」經濟發展模式之中脫困,在2017年可以大轉向趨近於「雙高經濟」的新階段發展模式。國際投資人普遍關切於美國、歐洲、日本,及中國經濟態勢,將從既往幾年高度聚焦於「通貨緊縮傷害性」,轉變成為開始擔憂通貨膨脹升高,儘管說多數預期直到2019年之前,這些國家通貨膨脹率可能超過2%的機率還是很小。

最近半年來,受到國際間普遍出現勞動市場吃緊、能源價格帶頭上漲,以及越來越多國家改採擴張性財政政策,使得先進經濟社會普遍性物價與通貨膨脹預期,也在近月之內,正漸漸從接近於零的低點位置,明顯向上移動之中。

朝內向型投資貿易民粹主義傾斜

第二大顯著經濟轉型是,從外向型經濟全球主義轉向內向型投資貿易民粹主義:最重大轉型改變的,是先進社會脫離商品與人員自由移動的實物經濟全球主義。受到2008年以來先進國家經濟成長放緩與貧富差距擴大,強調民粹主張的政黨益發獲得民眾支持,著重強調擴張財政政策、移民改革及(或)貿易保護主義。

2016年英國脫歐及美國川普勝選總統衝擊之後,2017年的國際觀察重點轉為關注「民粹增強」對歐洲政經發展的衝擊,及貿易政策是否會更傾向保護主義。

「川普政策」因素當然對全球投資貿易都帶來重大影響,一般估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應該不致逆轉,但美國與亞洲和歐洲關係則會因為「川普因素」而劇變。因此,預測2017年美國能源成長率及與亞洲國家對外貿易額都可能大幅回落。

而英國確定在2017年3月啟動驚人的正式脫歐進程政治事件,由於英國和歐盟之間的多重關係模式,具有一定的潛力聯結效應,英國脫歐結果的不確定性,可能會引申英國與歐盟連動通貨膨脹、貨幣貶值和GDP下降的雙輸效應,特別是在象徵經濟的國際金融市場衝震盪擊,最為不容小覷。

當川普的投資貿易政策、英國脫歐、恐攻難民問題和亞洲政治經濟定位變化,在在都促使全世界競爭市場之大轉向孤立主義發展,對全球直接投資、貨品貿易和國際人才資本自由移動政策,更必然產生極重大的結構性撞擊影響。

《經濟學人》認為,全世界經濟面臨的威脅,2016年梢開始積聚當中:民粹主義、反全球化等導致美國川普當選,英國也將按計劃脫歐;儘管如此,EIU預計2017年全世界經濟仍會略微好轉,大宗商品前景更加穩定,新興經濟體會因此受益。EIU預計2017年布倫特油價增至56.5美元一桶,非石油商品價格亦會上漲,這些將幫助俄羅斯和巴西等經濟體實現經濟較快成長。而非OECD國家經濟成長4.3%,OECD國家成長1.8%,美國經濟成長2.3%,全球成長率2.5%。

財政政策掛帥取代貨幣政策當家

第三大顯著的經濟轉型是,主導全球政治經濟發展長達二十年以上的貨幣政策即將退位,從先進經濟社會領頭開始轉為以財政政策掛帥的國家經濟治理,2017年各國貨幣政策將正式擺脫多年量寬印鈔救市新極端,美國可能至少升息三次;歐洲及日本儘管尚未對外公開,但2017下半年還是可能跟進宣示「QE退場」。

歐、美政策顯然已轉採擴張財政支出政策,將形成更有利於經濟成長及企業獲利的新治國政策組合,此一發展的連帶效應是,會大幅增升政府負債及通貨膨脹,對於已開發及新興市場經濟的資產市場必將造成不小動盪。

展望2017年,美國經濟成長有望回升。特別是川普新政府關於基礎設施建設、對企業和個人減稅、更高的貿易關稅等政策一旦得以推進,都將對美國經濟帶來短期提振。近期實體經濟先導性指標和股市、外匯等金融市場也都作出了預期反應。首先,川普財政政策救經濟的成效,或有可能會不如預期,最近美林調查報告指出,川普上任後經濟加速成長、通貨膨脹將升高,但所提大規模公共支出計畫,卻仍有可能會受到國會阻礙而中挫;美國聯儲會Fed轉採貨幣緊縮政策,但川普的大減稅和擴大基礎設施投資計畫,會相對抵銷掉其政策效果。

然而,倘若川普實施貿易保護主義,美國和全球經濟都將遭到不利影響;2017年可能持續採取相對寬鬆貨幣政策的歐亞國家的影響是,亞洲經濟成長3.9%。日本將採取更多經濟刺激措施,財政赤字因此會進一步擴大,中國則將極力避免經濟減速過快;整體歐洲經濟將僅能成長1.4%,受消費者和商業情緒低迷影響,歐洲經濟將繼續成為拉低全球經濟成長的主要因素之一,德國和法國大選,可能肇致右派保守主義大回朝,國際間已在擔憂,反全球化勢力在歐洲陣地的擴大。

金融服務業管控「法規大鬆綁」衝擊更大

第四大顯著的經濟轉型是,先進社會對金融服務業的管控,將從「加強管制」轉向「法規鬆綁」之路,對新興市場經濟國家的貿易投資及資本市場活動將產生極大衝擊:全世界性象徵經濟領域自2009年以來的難得「法規鬆綁」大趨勢,預計對於2017年先進國家經濟成長及競爭市場的衝擊,將比起正在普及採行的「擴張財政支出行動」影響更大。

美國的鬆綁可能聚焦於改善資本取得管道,並減少對企業經營的阻礙;歐洲方面,企業對現行財政金融法規管制已然極度不滿,金融業更將展開反管制行動;亞洲大咖中國,則將繼續尋求「適當管制與激勵組合」,推動結構性改革,並維持相對較高經濟成長。因此,全球陸續飆升的「脫法規管制」現象,很可能會導致新一波世界性的「競相鬆綁法規」風潮。

智慧化科技導致市場競爭大開放

第五大顯著的經濟轉型是,全球競爭市場交易發展大開放的意外風險增高。首先是,金融市場的新騷亂,高投資報酬率公司債等較易受衝擊市場,或有可能在2017年發生原意外的暫時性大崩盤;黃金是政治風險籠罩下的避險資產,預計2017年國際金價可望上漲,主要是鑑於川普團隊對中國、伊朗明顯抱持較強硬的態度,金價難以不為之「看政治風向」上漲。

在實物商品交易市場,物聯網逐漸成為主流,致使知技術成為市場營運的重心:隨著人工智慧雲技術,機器人協作和複雜的機器學習演算法等技術融合加速發展,使這些科技在智慧汽車、智慧家居、智慧城市和智慧製造業中,更加廣泛應用。早在2016年已出現多個物聯網生態系統的工業實務應用,預計在2017年,將會有更多IOE廠商企業進入市場,而使整體競爭經濟交易市場利潤率,普遍降低,產業之業際界限(business boundary)劃分更精細但也更加模糊。

而當每個行業和廠商組織都普及地各自發展自有的物聯網平臺,則物聯網平臺勢必逐步商品化,平臺內容也逐步分化,成為新世紀新世代國際市場競爭的新載具焦點。而最引人意外的恐怕是,「認知能力」將成為新智慧商品核心,一些簡單的智慧設備,如儀錶、照明或機器與AI科技結合,使更多傳統的製造業廠商企業,紛紛在2017年致力於將「認知能力」嵌入產品和解決方案中,俾能更有效進入直接消費市場,升高競爭熱度。

主政當局不應該錯估大形勢變遷

而數位革命所促成橫向交流合作之密切化,則打破了傳統行職業的孤島現象,各種不同職能部門、產品類項、服務專業和行業之間的交叉交流,將促使即使傳統的汽車製造商、自動化軟體發展商和點對點供應商之間的擴大深度合作,也同樣會大大改變全球市場競爭的新風貌與新樣態。

總之,2017將會是一個世界經濟甦醒年,也會是全球市場經濟競爭新風貌大改變的轉折年,我們的社會與主政當局,都不應該掉以輕心,錯估了整體形勢變遷衝擊。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