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逆倒臺灣經濟的「黜資崇勞」蔡治國政策

2016-08-24 06:48

? 人氣

從華航罷工開始,新政府採取的就是逆倒臺灣經濟的「黜資崇勞」。(資料照片,曾原信攝)

從華航罷工開始,新政府採取的就是逆倒臺灣經濟的「黜資崇勞」。(資料照片,曾原信攝)

蔡英文執政既滿百日所見盡是「祇謝票不治國」,讓國人百姓完全察見不到任何積極正面施政績效,以致從深綠到淺藍民調都顯示,蔡執政滿意度大墜跌。

實心臺獨 空白治國

在這跌跌撞撞的百日期間,除了「神隱」,就是不斷當選謝票,或明目張膽地為下一任期選舉預為買票固票,其他所有急遽爆發或延燒經年的國家主權、對外關係、經濟振興、社會安定、民生福祉,以至生活生計改善事項,則幾乎是完全放任其惡化或者變成根本空心化;祇能說是,在過去百日執政期間,蔡英文的作為景況,祇能說,十足就是「實心促進臺獨,但空白治國理政」的悲慘情況。

蔡政府林內閣執政一個月爆發了政府主動杯葛仲裁衍生摧毀勞動體制機制的華航罷工事件,因此再擴散延燒起國道客運、臺鐵「工時」問題,兩個月又見到了推翻選前承諾的「七休一」髮夾彎推遲事件,三個月滿前夕則爆發打破「約雇」毀壞「勞動契約法制」,並非法動用國家公權力脅迫資方財團勒索民間企業「不樂之捐」,「超額大放送」97位無理卻激越抗爭的國道收費員「安置補償」事件。就在百日之內,接連三起「小事大做」勞雇(資)事件,在在十足映現出了蔡英文治國政策的「黜資崇勞」(徹底仇富反商、一味獨尊勞工)意識形態原形;究之到底,三事件的背後都無疑是為了「謝多數票」,為了「確實履行競選支票承諾」,破壞國家法制、民間契約規則、社會良善合約協議,既不在乎,也根本在所不惜。

倒懸臺灣經濟既有良善成長發展

但是,這樣子嚴重「黜資崇勞」的極端左派經濟治國意識形態的激越大傾斜,卻極其可能會因此肇致可預見短期未來,就要發生大逆轉,而倒懸臺灣經濟發展,使臺灣社會前景必然從繁榮昌盛,遽變為侷促困鎖,甚至全面淪陷於均貧大頹退的惡劣政經格局當中;這也就難怪,立即引發了臺灣社會普遍化漸進恐慌氛圍。

僵直剛硬的「七休一」固陋體制的班師回朝,祇是勞動市場一項關鍵變數的鎖枷壞死,卻足以斷送國家經濟活力動能;華航空服員罷工事件的處置方式,及其衍生司機駕駛員事件,所破例創導的勞動市場機制運作新規矩;以至最近遠通電收案國道約聘雇收費員百人抗爭竟獲取「完全不合法制亦不符比例原則」的政府強制專案補償處置,拿全體納稅人的公帑買單,所將引發的不止是目前全國超過兩萬多名政府部門約聘雇及臨時人員的抗爭比照,甚至於會擴大延燒到民間部門超過百萬之眾的打工族及全體非典勞動力的抗爭比照,乃至會動搖整個國家勞動雇用契約法制地「脫軌國際」大翻覆。這幾件「黜資崇勞」極端左派經濟治國意識形態的結構性大破毀,可能衍生的重大負向效應,勢必不會僅止於「勞動市場」,而會是肇致更加深遠沉重的國家經濟體制的翻轉,不但倒行逆施正常經濟運作,更足可以完全摧毀臺灣經濟發展成長的未來性。

政府暴力霸凌勞動市場自由商業契約

蔡英文執政百日為了「謝票」而大破壞憲政法制式地引爆了嚴重的「黜資崇勞」三樁賡續連環勞雇關係事件,其所肇致對國家政治經濟的第一大逆倒破毀,是蔡英文傾其強力運作公權力,極度粗暴地否定了經濟的「商業契約」機制,而完全崇拜或完全強以政治的「社會契約」規範,徹底霸凌自由開放經濟社會勞動市場。

人類社會體制自從脫離了君權神授崇拜,而進化為自由開放的民主社會以來,所有國家社會的基本運作體制,其實都是公共部門建立在「社會契約說」而民間部門完全建立在「商業契約說」的思想理念架構之上;兩者之間主要分野,在於:社會契約說主要適用在規範「政治的」國家、政府與社會統國治國體制的公部門之權責「交易關係」;而商業契約說則適用在規範「經濟的」市場、公司廠商機構組織,以及一般個人個體的私部門之權責「交易關係」。

全球非政府雇用一體適用商業契約

在今天全世界200餘國家經濟體制中,由社會契約主導之份額,最少是10%左右,包括臺灣在內的自由開放市場經濟社會,其中美國的社會契約份額約26%,算得是居於現在自由民主市場經濟體制國家的平均值,全世界歷史以來從來沒有一個社會契約份額為零的「安那琪國家」(anarchism);然則,在極端社會主義的共產主義社會經濟體,社會契約份額最高可達100%,也就是說,人類史上祇有在共產主義社會,才是根本不存在「商業契約」概念思維與營運機制的社會。

原本在任何正常國家勞動市場制度裡頭,除了「政府雇用」(即公務人員的甄選雇用退撫)當然跟隨政府屬性適用「社會契約」者外,其餘屬於「非政府部門」的百行千業民間部門的雇用關係,當然都適行於「商業契約」之一體規範。

有形的髒手直接干擾民間部門

但是,在蔡英文「黜資崇勞」治國政策的三大破毀勞雇關係法制事件中,總統與院長竟甘冒天下大不諱,直接把手伸進了私經濟部門,直抵公司企業組織的主理人所有權「董事會統理機制」(corporate governance)的獨立自主決策,以及代理權人權的經營管理「治理機制」(business administration)層次事務,不但直接瓜代董事會令限總經理下台,或直接把「有形的髒手(visible dirty hands)伸入民間企業董事會口袋中,強硬要求民間作「絕對不樂之捐」,把公私部門勞雇交易關係的有限社會契約與絕大多數商業契約基準理則規範,一舉摧毀殆盡,逕予「帝制」型態手段,便宜「行政造法」,而以「蔡式條規」凌駕現行憲政法制,逕為完全「深綠新政府」的行政處置,毋庸社會溝通交付,肆無忌憚。

「商業契約」在臺灣遭到全面破毀

事實上,一旦蔡英文「黜資崇勞」治國政策的三大破毀勞雇關係法制事件處置型態方式,與時俱增演變成為全社會所有各類型勞動市場運作的新常態與新規矩,則臺灣,豈不就要在「百日之間」就立馬從自由開放市場經濟社會,遽爾轉變為「全民大鍋飯」的共產主義社會嗎?

蔡英文「黜資崇勞」治國政策的三大破毀勞雇關係法制事件處方式中,對民間經濟,尤其是對於臺灣政社主力的產業經濟部門,所肇致最大的制度性逆倒翻覆,是根本翻覆破毀了「民間公司企業的權利責任相對性與相稱性」。

最關鍵的是,蔡英文的「帝制」作為,已然將臺灣社會的勞動市場營運管理型態,從已然企及的科技經濟社會,又一舉被大幅度退回到了半個世紀之前的農業社會工廠經濟時代樣態。

抱殘守缺的臺灣勞動憲法

事實上在今天臺灣經濟社會所適行的,號稱勞動憲法的《勞基法》,乃係源自於1950年代的工廠法,純以規範「裝配線生產/製造體力工」為主旨,當然對於今天以「知識經濟」及「服務業經濟」為主體的經濟社會勞動市場,有其先天上的根本「不合時宜」。

蔡英文執政既滿百日所見「七休一」大髮夾彎的「新政策」,更是等同於宣判「彈性工時制」徹底死亡,而逕讓四十年前落伍舊陋法制「僵屍復活」的倒行逆施政策做法,更加令整個臺灣社會既難過又難堪。

投資人期待及顧客權益最應該優先保障

尤其是當全世界基本經濟樣態,早已從「以體力工為主體」的老舊經濟社會,一舉邁進了「以知識、智力為主體」的高科技服務業導向新經濟社會,所有公司企業的存在理由,及其權利責任之依從遵行,早就不再是「看投入能力與條件」而是「看市場需求與變化」;全世界公司企業,都是因為市場而得以存活,因為顧客滿意與接受度而存活,因為社會的認可與認同而存活;因此從要素投入面強調「對投資人/股東的交待」,也就自然要遠高於「對員工福利的照顧」。

其中,針對「員工福利」部分,一向被納為是「工資條件」的外加事項,而非主力事項;更何況工資是「投入成本」,不是「產出的加值利益項」,在今天全球供應鏈越來越趨於系統化與智慧化發展的超級大情境下,這一點起碼認知,對勞雇雙方權利及責任的定義與追求,都很重要。臺灣的社會民粹與主政當局,尤其不可昧視。

不應把臺灣再度推入均貧落伍火坑

當蔡英文執政百日期間,祇是一味競逐無限上綱勞工福利權益,而根本忽視或否棄勞動市場主力需求者公司企業廠商,無一不在孜孜矻矻致力於面對市場投資人期待及千萬顧客權益的「優先保障原則」時,就表示,當今總統及院長腦中,全數祇有政治計算,竟毫無一點國際觀與自由開放市場經濟社會價值意識。是則,蔡英文執政百日前後不斷張揚宣告的:臺灣最值得傲視的「民主政治(自由經濟)」之說,直是變成了全世界社會笑話一樁而已。

總之,今天蔡英文百日執政的謬誤「黜資崇勞」經濟治國政策,對於國家勞動市場機制管控的倒行逆施,祇會把臺灣經濟社會再度推入均貧落伍火坑,對於臺灣未來前景,乃至當下最迫切須要的悶經濟振興,都毫無助益。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