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參考》賈葭:勇敢一點,你京滬深的房子該賣了

2017-01-31 06:50

? 人氣

文昌胡同位於北京金融街南部邊緣,著名的二小即位於此。曾經34萬一平米的天價紀錄,早已泯然於過去,取而代之的是40萬一平米。(西洋參考)

文昌胡同位於北京金融街南部邊緣,著名的二小即位於此。曾經34萬一平米的天價紀錄,早已泯然於過去,取而代之的是40萬一平米。(西洋參考)

因勇敢,得幸福。

今天來說說房事。

北京的房子又漲了,看了看各區價格,深感北京儼然已是宇宙中心。十年前的三五千塊的樓盤,現在都是八九萬。這些年,要不是房價漲了,真懷疑呆在北京完全就是賠本買賣。

有時候會覺得,你在一個陌生城市打拼多年的一切努力,最終衡量其價值的尺規,居然不是你個人為自己、為家庭、為社會、為國家創造了什麼價值,而只不過是有幸趕上了房價翻番的快車。從這個角度說,你在這個城市,與那些炒房客有什麼區別?

你的名牌大學學歷,曾經鶴立雞群、揮斥方遒的優越感,在房子面前都是一種優雅而華麗的偽裝。我們都曾經半夜躺在被窩裡,用手機計算器上的房價來安慰自己的破碎的夢想。回首大學剛畢業北漂時的那些豪言壯語,過去這十幾年,就是一場刺激而難受的過山車。

該到終點了。

假如過去的一切是為了房子,那麼,你的房子,就是你未來的一切。京滬深的中產階級們,時間不多了。

暫住在自己買的房子裡

我一個好朋友,下手早,2006年買了北京東二環的房子,那時候8000塊出頭,我們都說買貴了。他有著福建人天生的商業敏感,說地段不可複製。

他除了缺一個北京戶口,一切都很完美。在與居委會和派出所打過幾次交道之後,他非常鬱悶地說,我無法理解暫住證這個東西。我掏錢買了房,房產證是我的名字,但是我在法律上是「暫住」在這個房子裡的。

這是不是很荒謬?

好幾年後,孩子上學,他又沒辦法讓孩子在附近學校上學。因為沒有「北京工作居住證」這個東西。原因很簡單,我們當時工作的媒體,其本部在深圳,北京只是辦事處,嚴格意義上說,他是工作在深圳的。

我們深更半夜在三裡屯把彼此灌得爛醉如泥。這個城市的燈紅酒綠似乎跟我們都沒有關係。

夜晚的三里屯。
夜晚的三里屯。

我們整天在雜誌上憂國憂民,以為自己妙手著文章鐵肩擔道義,自詡是這個國家的文化精英,可事臨到頭,連孩子上學的事情都無法解決。我也不缺錢,我也沒少做貢獻,我遵紀守法,為什麼我的孩子要遭受這樣的結果?這是我們自己的問題嗎?

我說這就是天問了。

一個社會因為制度設計的原因,會給個體發展製造一個看不見的天花板。你會被限縮在這個天花板之下,在有限的空間裡拼命折騰。你會像一隻沒頭蒼蠅,在這個玻璃天花板上使勁的撞,直到撞到頭破血流,才相信那個天花板真的存在。然後你的孩子繼續去撞這個天花板。

北漂,北京夢,要儘早看到這個天花板。你以為你的努力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儘管你並不貪心),然而,這是錯的。南柯一夢,遲早要醒。

這位朋友去年賣了房,辦了澳大利亞移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