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不衝也罷」,香港勇武抗爭的新年新策

2020-01-10 18:00

? 人氣

新一年香港的抗爭不會完,遊行依然。(陳汝輝攝)

新一年香港的抗爭不會完,遊行依然。(陳汝輝攝)

新年伊始,新警務處長鄧炳強上任,將警方沿用多年的座右銘由「服務為本」改為「忠誠勇毅」。「新一哥」上場趕到北京,隨後向港人傳話:「黨會繼續支持警隊止暴制亂。」

一月四日,中聯辦主任王志民突然被中央免職, 由從未擔任港澳事務的駱惠寧上馬。駱惠寧於六日開工第一天在傳媒面前叮囑港人:「多支持中聯辦。」

新年警暴濫捕有惡化跡象

香港經歷半年火熊抗爭,曾揚言「無底線」的勇武派稍微平靜。但去年十一月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的死因未明,警民街頭衝突未止,警暴濫捕問題踏入今年有惡化的跡象。

跨年的兩次維園大遊行,路上稍有破壞,即被「勇毅」港警腰斬遊行,然後對遊行者進行濫捕。一月一日晚上八時半在銅鑼灣一口氣拘捕了四百人;五日上水反水貨客遊行,亦用同樣手法濫捕。

「香港獨立,唯一出路」成為元旦日遊行勇武抗爭者的新口號,灣仔、銅鑼灣沿路聲響遍天。當天約下午六時,中環滙豐銀行的獅子石像被燒,有示威者在防警的防線扔零星的氣油彈,警方立即要求主辦單位停止遊行,同時在灣仔發射催淚彈,氣氛開始緊張。

香港反送中,中港關係,一國兩制、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美聯社)
勇武抗爭者認為,勇武抗爭的武力沒有「樽頸位」(瓶頸)。(美聯社)

晚上八時半,在銅鑼灣拘捕在該處聚集人士,人數多達四百多人,現場蒙面員要被捕者列隊手放在頭上,不讓他們如廁,亦沒有說明拘捕的罪名,完全漠視被捕者的權利。結果即日只釋放百多人,其餘三百人被拘捕二十四小時以上。根據香港法例,警方有權拘留被捕者四十八小時。

數千和理非青年變成勇武派

警方採取現場大規模濫捕,人數之多已形成法庭的「司法災難」。例如有被捕者見律師的權利剝奪;警方濫捕之後無罪釋放,警方毋須為濫捕承擔責任;當中亦有警方出庭時遲遲未能拿出證據,於是突然改變控告的罪名。又例如由「非法集結」改控「暴動罪」,令辯方沒有足夠的時間做辯護。

五日上水遊行過後,港警用同樣的策略拘捕現場集結人士,多名被捕者的家長在警署門外守候。

於反送中抗爭為被捕者提供支援及籌款的平台「星火同盟」,在去年十二月被警方凍結七千萬港元資金。面對港警濫捕,新一年大型勇武抗爭要付出的成本大大提高,至今被捕者近七千人,超過五百人被控「暴動罪」,勇武抗爭者有案在身,亦難以再上前線。

被捕者、甚至被通緝的勇武抗爭者認為,勇武本身的抗爭武力是沒有「樽頸位」(瓶頸),即時警方武力升級時,香港的勇武抗爭也會進一步升級。現在的勇武抗爭者在六月十二日立法會抗爭前,大部分是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年輕人,由和理非變成勇武的人數達數千人。

有勇武抗爭者向記者說:「不是抗爭模式的樽頸位問題,是人數的問題,沒有再多的和理非演變成勇武,所以你見到又有『捉鬼』(抓內鬼)的言論。」這位勇武派說,區議會選舉之後,雖然大家兄弟爬山 、各自努力,但的確有人開始相信這個制度,也沒有在勇武抗爭中對準政權攻擊。

組工會,在狹縫中找抗爭模式

元旦遊行有不少新氣象,有四十多個新成立或籌組中的工會在街頭宣傳理念,大喊「工會抗暴政」。在去年多次的「三罷」行動中,只有八月五日稍有成果,令多班航班停機。

十一月十一日再發起「三罷」,在「黎明行動」中,學生多處堵路,釀成西灣河的開槍流血事件,以至於引發隨後中文大學和理工大學的攻防戰。香港人開始醒覺工會的重要,於是忙於籌組工會,冀能在今年的立法會功能組別於個別的界別如飲食業、保險業搶得更多議席。區議會大勝之後,鼓吹成立工會,在功能組別「搶攤」之餘,也為未來的「三罷」做出準備。年輕人在相信制度、不相信制度/勇武與和理非之間,也在狹縫中尋找抗爭的模式。

本土派、民主派努力討論實踐社區的「黃色經濟圈」(支持抗爭者以黃色為象徵),各區有各自的黃色商業圈,凡是中資投資的店舖一概罷食罷賣。黃色經濟圈抗爭參與門檻低,推廣的廣度、深度都是可行的。

黃色經濟圈含有濃厚的政治區隔作用,其意義可分幾個層次:現在社區黃色經濟圈強調「本土」;其次,要求店家有政治責任;最後顧客要求的便是生意人的社會責任。

罷課、罷工、罷市支持運動

這是香港公民社會罕見地消費醒覺,而這種消費醒覺就是「手足」(編按:抗爭者互相稱呼為手足)所說的另一「戰線」,透過海外文宣宣傳,要求全球抵制中資,將香港的戰線伸延至其他國家。

由去年的六月九日至今,勇武抗爭者也在宣傳「不衝也罷」,也就是如果不上街頭衝鋒陷陣,也要罷課、罷工、罷市支持運動,這是在鼓動全民參與對抗暴政。二○二○年香港的抗爭不會完,遊行依然,戰場搬到消費、工會層面。


新任香港中聯辦主任駱惠寧(新華網)
中聯辦新主任駱惠寧之前並無香港事務經驗。(新華網)

整頓「治港團隊」,中聯辦主任換人

新年剛過,北京就開始整頓「治港團隊」,北京中央政府駐港代表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被撤換。中聯辦被稱為香港「地下政府」、「第二支管治力量」,近年對香港內部事務涉入愈來愈深,影響選舉、控制社區、不時評論港府政策。


王志民擔任中聯辦主任只有2年3個月,是任期最短的主任。王志民下台,很明顯是為反送中運動以及區議會改選建制派大敗負責。去年11 月區議會選舉後,《路透社》(Reuters)就報導中聯辦誤判情勢,提供中央錯誤訊息。

王志民未滿63歲,而接他位子的駱惠寧卻是屆齡65歲、去年11月從山西省委書記退下,12月28日才轉任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副主委。人大的工作等於是退休養老的閒缺,但上任不到一個星期就被派到香港接中聯辦主任。

從1990年代香港回歸前,王志民就到中聯辦前身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工作,長期從事港澳工作;駱惠寧則完全沒有港澳、涉外經驗。省委書記卸任後調任中聯辦主任也是九七回歸以來首次,回歸前香港新華社主任許家屯是從江蘇省委書記調任。

王志民是福建人,1975年研究所畢業後一直在福建工作到1992年赴港,而習近平則在1985年到福建任職,所以王志民被視為習系人馬。香港媒體報導,王志民下台後將調任中共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院長,這也是個閒缺。
駱惠寧學的是經濟,1980到1990年代在安徽工作,之後赴青海,曾任青海省委書紀,2016年調山西省委書記。

山西一直被視為習近平政敵令計劃家族的地盤,2014年底令計劃兄弟相繼因貪腐被查辦,駱惠寧接掌山西的一大任務就是反腐。據香港《明報》報導,駱惠寧在山西反腐和經濟轉型兩項工作成績獲習近平肯定。(編輯部)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