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小時「一鏡到底」,動作做錯就得全片重拍!揭金球獎最佳劇情片《1917》幕後拍攝祕辛

2020-01-10 14:55

? 人氣

電影《1917》採「一鏡到底」的方式拍攝戰爭題材,這對導演及拍攝指導而言都是相當大的挑戰(圖/IMDb)

電影《1917》採「一鏡到底」的方式拍攝戰爭題材,這對導演及拍攝指導而言都是相當大的挑戰(圖/IMDb)

你有想過一鏡到底的戰爭片,看起來會是什麼樣子嗎?曾以《美國心玫瑰情》榮獲奧斯卡最佳導演的Sam Mendes(山姆曼德斯),這次找上老搭檔攝影指導Roger Deakins(羅傑狄金斯),將以「一鏡到底」的方式呈現他2020年最新的一戰電影《1917》。 此片並不算是真正反映史實的電影,而是導演Sam Mendes依據自己祖父Alfred Mendes,於一戰時期的親身經歷,虛構兩名年輕士兵身負重任,橫越戰場傳遞重要情資的故事。本文將從導演與攝影合作的理念、設備選擇,以及拍攝遇到的困難等面向,帶讀者一窺這部「一鏡到底戰爭片」的幕後秘辛。

黃金搭檔再度合作,打造一部「片長反映真正時間」的電影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我想用真實的時間順序講述兩個角色的故事,並以一鏡到底呈現。」 ——《1917》導演 Sam Mendes

早在《007:空降危機》四分鐘的開場片段,Sam Mendes便與Roger Deakins以帶入感極強的「一鏡到底」引領觀眾,與龐德探員一起深入墨西哥亡靈節現場。然而Deakins坦言,當Mendes帶著比《空降危機》規模更大的「一鏡」概念找上門時,他曾擔心「一鏡到底」會淪為一種拍攝噱頭。 「拿到劇本時,上面寫著整部片的構想是『一個連續不斷的鏡頭』,我還不太相信。」Deakins表示,他希望一鏡到底是用來表現沉浸式的觀影體驗,而不是讓觀眾特別注意到這樣的拍攝技巧。Mendes也補充:「如果你有注意到運鏡,那也許代表我們沒那麼成功。像Roger(Deakins)這種等級的攝影師,能盡全力讓攝影機像是隱形一樣。」

從《奪魂索》到《鳥人》,提升一鏡到底拍攝技法

Mendes與Deakins以驚悚大師Hitchcock(希區考克)的《奪魂索》(Rope)為例,當時一捲底片只能拍十分鐘,時間一到就必須將鏡頭固定對準特定被攝物,換完膠捲再繼續拍攝,笨重的攝影器材也讓運鏡沒有太多變化。 Mendes解釋,以當時種種拍攝限制來說,《奪魂索》只能說是玩轉剪輯的創新拍法,並沒有確實烘托出緊張氛圍;相比之下《鳥人》的「帶入感」更到位,但《1917》要做的更不一樣、更有野心:「《鳥人》做得非常棒,但那都是內景,並且不斷回到相同地方;而我們是線性的,不斷移動到不同場景,你甚至不知道下一個角落長什麼樣子。」

選用ALEXA Mini LF攝影機,搭配TRINITY穩定器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這應該是我目前使用過,最小的攝影機之一。」 ——《1917》攝影指導 Roger Deakins

由於《1917》的一鏡到底全在外景,而且要在許多不同場景之間轉換拍攝,因此Roger Deakins選用ARRI Alexa Mini LF,一款結合Alexa LF系列優異的影像感測器,與Alexa Mini系列輕便機身的電影攝影機,可以同時捕捉高品質的畫面,又方便四處移動。對於機身的輕便性,他逗趣地說:「隨著我越來越老,它們(攝影機)則變得更小更輕。」

此外,Deakins並不喜歡用廣角鏡拍攝特寫,因為畫面容易變形,而Alex Mini LF屬於大畫幅攝影機,搭配Signature Prime 40mm的定焦鏡頭,可以讓攝影師彈性拍攝特寫與遠景,同時保有不扭曲且寬闊的畫面感,也不會有變焦鏡頭的呼吸效應。

即使是一戰背景,Deakins仍追求拍出最清晰的畫面,也不會為了電影的時代背景,去追求復古鏡頭的畫面質感,他表示:「我無法接受光斑或是暈影,就算是刻意製造的畫面效果,也會讓我分心。而且這樣觀眾會注意到,自己看的是『攝影機』拍下的畫面。」

突破畫面限制,TRINITY穩定器提供多元拍攝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傳統的Steadicam會有一定程度的漂浮感,而且能拍攝的範圍與角度比較侷限;相較之下,同樣是ARRI出產的TRINITY穩定器,結合小型搖臂般的俯仰軸與穩定的滾動軸,對於拍攝角度多元、連續鏡頭需求大的《1917》來說,簡直如魚得水。

「你可以從一個人走路的腳拍起,然後上移到他背後,接著再繞到前面。你能做很多Steadicam做不到的事。」身為ARRI系列愛用者的Deakins認為,TRINITY穩定器的多工特性,搭配系列攝影機的套裝組合,將會是未來拍攝電影的科技趨勢。

拍攝遇到的困難:超長排練期、全外景拍攝與天氣連戲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圖/DC FILM SCHOOL影製所)

「你必須要排練到,能完全抓到對的節奏為止。」 ——《1917》導演 Sam Mendes

儘管不是真正的一鏡到底,但為了讓畫面自然流暢,《1917》的每一段畫面都必須行雲流水。為此,劇組在場景都還沒搭建好的情況下,就開始排練拍攝走位,前後耗費整整六個月準備,才正式開拍。

Mendes坦言,拍攝過程中有好幾百個take,都因為忘詞、或者道具問題等小細節,而白白浪費,他笑道:「有一段五分半鐘的片段,本來一切都到位、很完美,結果最後攝影機操作員被一塊墊子拌倒,完全是人為失誤。當下心情真的就是:『不!』」

一次拍攝最長的片段大約是八分半鐘左右,飾演其中一名傳訊士兵的演員Dean-Charles Chapman,甚至在聽到導演喊cut的時候,忍不住激動落淚:「那是我們第一次成功,真的完全擊中我的哭點,一鏡到底的概念就是如此讓人沉醉其中。」

看天吃飯的外景拍攝

由於是外景拍攝,而且會有無死角的鏡頭移動,因此拍攝不太能打燈,多仰賴自然光,還必須面對嚴格的天氣限制。為此劇組準備了兩份劇本,一份是普通文字劇本;另一份則是註明全場人員走位、攝影機運鏡方向等配置的地圖劇本,藉此優化拍攝流程。

而根據劇情設定,必須盡量在多雲的天氣下拍攝才能維持連戲,這意味著萬里無雲的大晴天一點也沒幫助,只能不斷排練與等待,直到雲朵遮蔽太陽才能正式開拍。導演Sam Mendes則表示,為了拍出來的結果更能讓觀眾投入其中,才採用如此克難的方式拍攝。

《1917》預告片

「我想讓人們了解,這些人的處境有多艱困。」 ——《1917》導演 Sam Mendes

對於最令人好奇的剪輯點隱藏處,Mendes故作神秘地表示:「什麼剪輯點?」這個懸念也將留給觀眾親自到戲院中找尋解答。《1917》預計將於2020年2月在台灣上映,不同於預告中剪輯過的片段,電影會帶給觀眾更貼進角色處境、壯闊浩然的觀影體驗,設身感受其視覺震撼。

《1917》幕後花絮

文/黃威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DC FILM SCHOOL影製所(原標題:《1917》一鏡到底呈現戰爭史詩,金獎陣容Sam Mendes與Roger Deakins揭拍攝秘辛)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