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志雄觀點:韓國瑜的「隱形的翅膀」

2020-01-07 06:40

? 人氣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說所有支持他的「韓粉」都是他的隱形的翅膀。圖為韓國瑜舉辦國政發表會,以台中大雨中造勢支持者不退為背景。(簡必丞攝)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說所有支持他的「韓粉」都是他的隱形的翅膀。圖為韓國瑜舉辦國政發表會,以台中大雨中造勢支持者不退為背景。(簡必丞攝)

很喜歡張韶涵的一首歌:「隱形的翅膀」

從小到大,在親朋好友同事間,我總會遇到兩種人。

第一種人,在沒有遇到事情的時候,話總是說的很大聲,很好聽,可是碰到事情的時候,便只會尋找藉口,推卸責任。

第二種人,平常很安靜,不太說話,但是真正遇到事情的時候,總會默默承擔,扛起責任,就像一雙隱形的翅膀。

如果一個國家是正常的,第一種人在社會中,通常不會太多,也不會有太大的成就。因為無知的誇口與驕縱的自大,往往只會讓自己自曝其短,自慚其穢。相反地,第二種人在自己的崗位上腳踏實地,默默耕耘,到最後總能夠力爭上游,成為國家社會的中堅砥柱。

在一個社會裏,如果第二種人越多,第一種人越少時,這個國家便會越進步,越穩定,人民也會越和諧,越文明。因為只有隱形的翅膀,才能帶你飛翔,遠眺。

但是,如果一個社會國家生病了,第一種人往往會雞犬升天,到處充斥,變的非常囂張活躍,氣勢凌人。而第二種人,往往會被當成魯蛇草包,受盡奚落霸凌,讓人嫌棄到不行,覺得丟臉。時間久了,這個國家一定會退步衰落,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人民會越來越弱智短視,年輕人也會越來越沒有教養。

因爲無知的狂傲,只會讓你自嗨,自大。所以要看一個國家的教育成不成功,只要看這個社會是第一種人的聲音大,還是第二種人的聲音多。

很顯然,第二種人的聲音,目前在台灣是不太受到年輕人的青睞。現在的台灣,酸民當道,直播網紅,多如春筍,電視上的名嘴學棍,到處充斥,伶牙驕縱的政客,不可一世。

這些人的共同點是,說起話來頭頭是道,三句不離護民主顧主權,拍起胸脯高喊守護台灣,勇猛無比,在鏡頭前嗆辣嗆狠,雖千萬人吾往矣。這些人占據了台灣主流媒體的版面,引領社會風潮。除了少數媒體之外,大部分的媒體都對執政黨歌功頌德,因爲政治正確,是他們賴以維生的糧草與春藥。

可是不知為什麼,看到這些人,總會讓我聯想起從小到大,看到的第一種人的那些嘴臉與行逕。

那些講話講的最大聲的,往往不會是努力認真做事的;那些拍胸脯拍的最勇敢的,往往不會是跑到第一線奮勇抵抗的;而那些喊愛台灣喊的最大聲的,往往不會是陪你在台灣留守的。到最後,真正會守護台灣的,其實還是那一雙雙隱形的翅膀,是那些單純善良,被他們奚落,嫌棄到不行的魯蛇草包。不會是辣台妹,不會是飆撼哥,更不會是海外獨台會。

台灣經過20多年失敗的教改,現在已經慢慢在自食惡果。

台灣年輕的一代習慣了接受淺碟式的速成文化,對事實的真相缺少追根究底的精神,已經讓台灣逐步變成一個投機弱智,自以為是的社會。今天在台灣,認真做事的人是傻瓜,堅持四維八德的人是迂腐,行事光明磊落的人是魯蛇,誠實說話的人是笨蛋。

無知的自大,只會讓一個國家倒退衰敗。

一年多來,批韓罵韓成了台灣顯學。韓為年輕人提出了許多的青年與教育政策,可是年輕學生,藍綠政客,新聞媒體,政論名嘴,網路酸民,卻每天24小時不斷地在電視網路上,嘲諷揶揄韓是個大草包。這就好像是一個在外面辛苦工作,養家糊口的工人,回到家裏,卻被自己的小孩跟小孩的朋友嘲笑,看不起。

我忽然想起在電影 Braveheart,William Wallace 說的一句話:「Every man dies, not every man really lives.」沒錯,Everyone talks, but not everyone will actually fight. 究竟,誰才是真正愛台灣呢?

韓國瑜如果會贏得2020總統大選,那是因為有眾多隱形的翅膀,能夠「在徘徊孤單中堅強,就算很受傷,也不閃淚光」。願意「用心凝望不害怕」,勇敢默默地陪他翱翔,飛過絕望,迎向希望。因為我們相信,我們的未來應該是「哪裡會有風,就飛多遠吧!」

「隱形的翅膀,讓夢恆久比天長。留一個願望,讓自己想像。」一月十一號,我會勇敢地站出來,不再隱藏。

*作者為美國伊利諾芝加哥大學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