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你希望韓國瑜當選嗎?

2020-01-03 06:20

? 人氣

20191229-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陣營舉行「 國政領航、台灣富強,大台中勝選晚會」,韓國瑜致詞。(盧逸峰攝)

20191229-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陣營舉行「 國政領航、台灣富強,大台中勝選晚會」,韓國瑜致詞。(盧逸峰攝)

「你希望韓國瑜當選嗎?」這個問題的反面是,「你還希望蔡英文連任嗎?」總統大選倒數一周,貫穿一整年的問題依舊在,選民決定投票意向一般正常思考是喜歡誰、希望誰當選就投票給誰;不過,二0二0總統可能碰到前所未有的尷尬處境,除了正向思考之外,影響選舉結果的關鍵,可能是中間(或者少數)選民的反向思考選擇模式:「無法忍受蔡英文連任」和「不能接受韓國瑜當選」的比拚。

從這個角度看,不能不承認韓國瑜即使不是「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也是對比當今政壇朝野人物中,十二萬分「脫跳的奇才」,連大腦廻路和朝野政客大不相同的台北市長柯文哲與之相比,大概也只能打個五五波。

以賴清德之矛,攻蔡英文之盾

「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這句話,是前行政院賴清德在年初登記民進黨提名初選時,對韓國瑜的讚譽,當時賴的民調遙遙領先力拚連任的蔡英文,賴清德摩拳擦掌要與韓國瑜在大選場上一搏,不論是真心還是半嘲諷,擺在民進黨被「韓流」擊潰的九合一選舉大敗之際,雖矯情但不突兀;不過,這句話被韓國瑜在電視辯論會上,援引為「自誇」,讓人愕然之餘難免對韓為之側目相看,畢竟尋常人再自負,也不至於公然自傲而毫不害羞。

韓國瑜在十二月選戰短兵相接前,接受廣播節目專訪,第一次拿賴清德稱讚他的語言自辯:「我怎麼可能是草包?」他忍了一整年到最後關頭才對網軍貼給他的標籤正式反擊,但顯然力道不夠,直到三場政見會火力四射,完全掌控議題設定;辯論會上,很難判定是否因為賴清德也在現場,才讓他神來一筆,如此理直氣壯,而他的前言後語正砲火猛烈的批判新潮流治國,蔡英文只是被新潮流架空的傀儡。

首先,賴清德能出任行政院長,拜新潮流之賜;賴清德初選落敗,同樣拜新潮流背刺之賜,蔡英文被架空是否屬實?不重要,若被架空,蔡英文是值得同情的總統,但國家不能交付給被架空的傀儡;若不是被架空,那更糟糕,這表示過去三年七個月的爭議,責都在蔡英文,那麼不能忍受蔡英文連任豈不更順理成章?

20191229-民進黨總統參選人蔡英文參與公視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於會後召開記者會,右為副總統參選人賴清德。(蔡親傑攝)
賴清德(右)陪同蔡英文參與公視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會。(蔡親傑攝)

沒有韓國瑜,下一個目標就是柯文哲

其次,賴清德初選敗下陣來,還不得不與蔡英文搭檔;韓國瑜挨打一年,即使傷痕累累,還在擂台上做最後的拚搏;賴清德沒打贏的,韓國瑜代打,若僥倖能贏,則民進黨重新洗牌,證明賴清德當初登記初選是對的─蔡英文打不贏韓國瑜;若功敗垂成,民進黨難免還是要為下一權鬥拉開序幕,但賴清德就是被綁在蔡英文身邊,承命辦事的副手;賴清德四年後捲土重來,還是要打過黨內這一關,很難講到底韓贏還是韓輸對賴更有利,對柯文哲而言,亦然,否則不會盤算蔡英文連任,下一個清算目標就是他。

韓國瑜總是踩著地雷前進,仰攻民進黨高難度,劍走偏鋒單挑新潮流,配合辯論會上繫的北農領帶,喚醒選民對「韓流」崛起的記憶,萬般有罪,罪不在韓國瑜參選,而在新潮流硬吃北農,就像民進黨過去三年多大小通吃,讓新潮流成為全民公敵,不論他是否當選總統,這個「仇」算是報了;若能提醒選民:你還要讓新潮流(民進黨)再吃四年嗎?那就是「超完美復仇」。自有總統大選以來,哪個候選人能像他,首尾相連佈局嚴密?連一條領帶都能成為佈局的一環?能不承認他是「奇才」嗎?

直面爭議,是韓國瑜另一個「特異功能」,「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放下它」是聖嚴法師的教誨,却不是尋常政客的正常反應,政客的反應多是「看到它,閃躲它,推掉它,推不掉就想盡辦法忘了它」,民進黨和蔡英文堪謂典型,萬般有錯,不是中國的錯,就是馬英九的錯,台大校長爭議一年,怪不了中國也怪不了馬英九,那就怪給讓管中閔上任的前教育部長葉俊榮;陳水扁保外就醫趴趴走兼還站台輔選,是中監的事;監委惡搞司法,是監察司法兩院的事;警調無視社維法逾期兩個月行為不得再詢問移送的法律,照樣違法約談,是調查局的事;蔡英文或許可以推責,却不能解釋,為什麼民主三十多年逐步建立的「依法行政」,在她主政三年多,就一塊又一塊剝落?

20191231-台北市長柯文哲31日主持記者會,宣示落實居住正義的決心。(台北市政府提供)
台北市長柯文哲是民進黨下一個打擊目標?(台北市政府提供)

打破「總統的想像」VS.民進黨全面執政讓人驚嚇

落漆的不只是司法、行政(中立)、和監察,還有韓國瑜暴走痛駡的媒體,毫無疑問,媒體幾成社會兩極對立的幫兇,陷入惡循環而不可自拔,韓國瑜連珠砲的痛駡一洩心頭積壓一年之怒,但從制度面看,唯一應該也必須追究的是,「黨政軍退出媒體」條款依舊在,為什麼落到蔡政府手上全部崩盤?媒體可以各有立場,但媒體老闆成為民進黨派系金主,還能指定一席不分區立委,民進黨不以為怪,駡了也沒用。

這一切都足以讓「你還希望蔡英文連任?」的問號愈來愈巨大,但這還不夠,韓國瑜直面民進黨曾經對他的質問「憑什麼」,一砲轟倒三位前總統和現總統,連馬英九都中槍,一問「還要台大法律系的當總統嗎?不能換人嗎?」二問「什麼人能當總統?總統該像什麼樣?」三問「總統能和大企業家吃牛排喝紅酒,不能和小老百姓路邊攤吃熱炒喝啤酒嗎?」他要打破的是過去三十年來選民對「總統的想像」,就像他直攻「博恩夜夜秀」,創造超過五百萬的瀏覽,年輕選民會因此轉向嗎?未必盡然,但不能不承認,誰規定總統必須從同一個想像的模子裡產生?

韓國瑜看到了影響大選的關鍵:「你希望韓國瑜當選嗎?」VS.「你還希望蔡英文連任嗎?」他把自己攤平在選民面前,「做不好,四年後讓我滾蛋!」蔡英文看不到或不想看到,歲末年終限期三讀通過《反滲透法》,主動提示選民,過去三年多全面執政的民進黨,「逕付二讀限期三讀」的爭議法案罄筆難書,台灣還要民進黨再吃四年?再逕付二讀四年?或者警調網路巡邏群組發言四年?七天後,這兩個問題必須有一個答案,台灣人會做何選擇?實在難論,可以確定的,經過韓國瑜這一年的「熱炒」,沒有韓國瑜的政壇,勢必枯燥乏味,悶得將不只是經濟。

本篇文章共 2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23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