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參選有老公力挺,王婉諭:小燈泡讓我更勇敢

2020-01-02 18:00

? 人氣

因著一顆幫助更多父母與孩子的心,小燈泡媽媽決定參選,特別關注兒童權益。(柯承惠攝)

因著一顆幫助更多父母與孩子的心,小燈泡媽媽決定參選,特別關注兒童權益。(柯承惠攝)

「憤怒分成兩種不同類型,一種是發自慈悲的憤怒,這種憤怒具有用途,本著慈悲為懷之心,抑或希望矯正社會的不公不義,卻不刻意傷害他人,這是一種值得擁有的良性憤怒。」

請求判王景玉死刑並非因仇恨

二○一九年平安夜,小燈泡案更一審結辯庭開庭,小燈泡媽媽王婉諭特別引用達賴喇嘛的名言,希望社會大眾理解她的憤怒與悲痛,考量目前國家仍未針對出獄後的精神障礙者,建立一個有效且積極的追蹤關懷機制,難保兇嫌出獄後,悲劇不會重演,於是她再度求法院對兇嫌王景玉判處死刑。

四年前的春天,小燈泡騎著滑步車要到捷運站迎接外公,王婉諭走在後方,僅一步之遙,不料王景玉從旁走出即猛砍小燈泡的脖子,導致她當場死亡。而後王景玉被鑑定患有思覺失調症,許多報告也指出,吸食毒品、經濟狀況惡劣與人際關係貧乏是他犯下罪行的遠因。
小燈泡的離世點亮了大眾對於社會安全網的關注與重視。然而,王婉諭卻覺得政府在行政、立法、司法、社福、教育等系統做的都還不夠多,這股憤怒與悲痛促使她答應時代力量(時力)的邀約,加入不分區立委候選人的行列。

從徵詢到答應,王婉諭和家人思考、討論了兩個月,丈夫劉大經是最重要的推手。幾個月前,夫妻倆一起前往律師事務所討論小燈泡案件,委任律師陳孟秀時任時力秘書長,隨口詢問她參選立委的意願,劉大經卻搶先回答:「可以回去考慮看看。」她以為丈夫只是虛應故事,沒想到竟是一片真心。

劉大經理性分析:王婉諭過去擔任產品經理,經常在產品開發過程中解決問題,並在高度壓力下保持準時出品;同時她也長期關注兒童人權、性別教育與親子友善環境等政策,並非為了參政而譁眾取寵。謹慎的個性與滿腹的社會關懷都是他推薦妻子王婉諭的原因。

王婉諭下定決心參選,來自於丈夫的支持與鼓勵。(翻攝自王婉諭臉書)
王婉諭下定決心參選,來自於丈夫的支持與鼓勵。(翻攝自王婉諭臉書)

丈夫挺她參選:可貢獻更多家庭

「如果她有機會進入國會推動這些政策,將可以運用更多的資源擴大影響力,幫助更多的父母及孩子。」劉大經從此提早回家、減少出差,兩人決定在不同的位置守護台灣的孩子。

參選是為了留下來的人。王婉諭過去倡議司法改革、被害者保護,然而她不只是一個被害者家屬,還是四個小孩的媽媽,所思所想都是以兒童為中心,因此她特別注重兒童人權與教育。

接受《新新聞》專訪當天早上,王婉諭比約定時間稍晚抵達,她滿臉歉意地解釋:「因為一大早就有行程,所以小孩也得提早起床才能一起出門,但他們總是會在床上掙扎一下。」丈夫出差,她只好一打三,但仍與小孩理性溝通,不起慍怒。

曾有網友留言問王婉諭:「小孩有拖延習慣怎麼辦?」她打趣地說:「不只是小孩,就連大人,也就是我丈夫同樣有拖延習慣,我都不知如何是好。」她建議:「多給小孩一些時間,將他當成大人一樣對待。」

王婉諭補充,若是大人拖延不出門,多數人的反應都是溝通;若對象換成小孩,大家卻經常斥責他「不聽話、不配合」,要求他必須順從父母親的指令,這種想像即是來自於不對等的角色與權力關係。

來自孩子的當頭棒喝讓她自省

最讓王婉諭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回全家到餐廳吃飯,服務生好意詢問她是否需要兒童餐具及座椅,她順口答應後,卻引來六歲的雙胞胎兒女小鯨魚與小海豹質疑:「這明明是我的需求,為什麼大人都不直接詢問我們的意見、不讓我們自己回答。」孩子的反應有如當頭棒喝,讓她不斷自省。

一被徵詢參選,王婉諭第一時間就和小孩溝通。十二歲的大女兒小蝌蚪已經能理解選舉的荒謬以及可能對家庭造成的影響,但聽聞她的決定時只表示:「你們決定要選喔,好吧。」女兒沒多說什麼,王婉諭解釋:「我們每天生活在一起,早就知道彼此的想法。」

相較於姊姊,小鯨魚與小海豹則說:「我很想要你去,但我也不想你去。因為你參選可以做一些很重要的事情,但一定沒有像現在那麼多的時間陪我們。」三個孩子對於王婉諭參選有擔憂、有期盼,不過當被問起是否支持時,他們總應和:「她是我媽媽欸!」不假思索地表達對家人的支持。

規畫一塊親子共融的空間

王婉諭當天的行程除了接受專訪之外,下午還與同黨地方議員合辦議題座談,接著再到捷運站外助講、拉票,晚上九點將三個小孩哄睡之後才是她的“me time”。晚間九點半,她先前往二十四小時的生鮮超市買菜,並在晚間十一點前趕回電腦桌前,參與智庫的線上會議。

王婉諭從七歲就想要當媽媽,計畫生四個小孩,婚後便擔任全職的家庭主婦,就連教育也自己來,目前三個小孩都在家自主學習,沒有到幼稚園或小學上課,這是她與孩子們溝通後的結果。

因此,王婉諭的參選對孩子來說,像是一堂現成的政治學,小蝌蚪不時詢問:「這次跟上次(地方大選)一樣嗎?」「什麼是區域立委?什麼是不分區立委?」這些問題是好奇也是關心,而王婉諭有機會就會帶著三個小孩四處輔選或參加座談,就連小鯨魚與小海豹都知道香港爆發反送中抗爭。

籌備全台巡迴講座時,王婉諭和時力團隊總是規畫一塊親子共融的空間,地上鋪著巧拼讓幼童可以坐臥、聆聽或是做自己的事,哭鬧或尖叫都被允許,因為她知道辛苦育兒的祖父母、父母親以及小孩都有權利「摻政治」。

不過,王婉諭坦言,家庭關係、親子互動在參選之後一如往常,她最需努力適應的是與媒體的關係。過去做為一個重大社會案件的受害者,她深怕媒體探詢與干擾,然而參選意味著擁有公眾人物的身分,為此她特別去上了一堂「說話課」,就是為了加強在鏡頭前的問答與互動。

緊抓著講稿,王婉諭(左二)在記者會說明自己的參選決心。(柯承惠攝)
緊抓著講稿,王婉諭(左二)在記者會說明自己的參選決心。(柯承惠攝)

小燈泡讓我更勇敢

提名記者會當天,王婉諭一拿起麥克風,只緊張地按照原先寫好的講稿自我介紹,並朗讀參選聲明,講話飛快、眼睛直盯著手上那張紙,面對媒體仍透過陳孟秀回應。不逾一周,她便宣布做好準備,開始上臉書直播宣傳、錄製談話性節目,並積極參與黨內安排的競選行程。

縱然做好準備,每每被問及小燈泡,王婉諭仍忍不住眼眶泛淚,也惹得旁人鼻酸。不少人以為她欲以小燈泡之名求名求利,她難掩無奈,只期盼社會大眾透過這個身分更認識她,「我很清楚我不是在消費她,小燈泡讓我更勇敢去做這些事情。」

王婉諭小檔案
出生:1979年
學歷:台大地質系學士、南加大材料科學碩士
經歷:竹科工程師、司改國是會議委員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佳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