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祥觀點:多黨不過半,迎接立法院尾巴搖狗的時代

2020-01-07 07:10

? 人氣

自組民眾黨力拚兩大黨的台北市長柯文哲表示,藍綠除了統獨意識形態,有什麼不一樣?肥貓酬庸、搶國營事業、綁樁腳。柯文哲後來發現「國民黨餐桌禮儀還比較好」。(方炳超攝)

自組民眾黨力拚兩大黨的台北市長柯文哲表示,藍綠除了統獨意識形態,有什麼不一樣?肥貓酬庸、搶國營事業、綁樁腳。柯文哲後來發現「國民黨餐桌禮儀還比較好」。(方炳超攝)

立法院如果各黨都不過半,則將打破過往由單一政黨控制國會的時代,成為關鍵少數主導政局。這次立委選舉,國民黨和民進黨都在拚過半,但情況不容樂觀,台灣民眾黨和時代力量加總起來,應有5席以上實力,很有機會成為牽制兩大黨黨舉足輕重力量。

立法委員選舉,藍綠都希望過半,而且都為了營造聲勢,各都宣稱可以過半,其實無論內部評估還是外界看法,都沒有那麼樂觀,過半很拚。

國民黨副主席曾永權評估,立院要單獨過半拿58席。他的算法為:14不分區立委加44區域立委。其實,不分區訂14席的原因很簡單,因為黨主席吳敦義排十四,如果內部評估少於這個數字,等於是吐槽主席,所以不分區抓14席堪稱合理,但只能說是「政治正確」,實際上並非根據選情作精確評估。

至於總席次,因為立院總席次113,過半是57,為了展現「勝選決心」,曾永權抓了一個58的數字。國民黨內部人士坦承,目前至少有10席在拉鋸中,必須全過才能達標。深究其實,這次國民黨想達到58席,難度很高。

20200106-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秘書長曾永權出席1/9凱道勝利晚會宣傳記者會。(蔡親傑攝)
國民黨秘書長曾永權評估國民黨過半不易。圖為曾永權(左)和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右)出席1/9凱道勝利晚會宣傳記者會。(蔡親傑攝)

2016年國民黨遭遇政治「大海嘯」,總共只選上選了35席,當年原住民4席(山地原住民+平地原住民),不分區11席, 所以真正的區域立委,全台73區,只上了20席。這次目標58席,等於區域立委必須選上40席以上(假設原住民依舊拿到4席),從20變40以上,國民黨必須保證先保住上次勝選的20席,再倍增多拿20席區域立委,才有可能達標。國民黨立委選情雖然優於前次,但多拿20席,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何苦,現在年輕人普遍不支持國民黨,不分區得到12席比較合理,想拿14席絕對是硬戰。所以,國民黨想單獨過半,沒那麼簡單。

至於民進黨,上次拿68席,不分區18、區域49、原住民1。這次只要多掉11席,就無法達到單獨過半的目標。民進黨內部評估,以去年地方公職選舉全台大輸16縣市,總得票只有498萬,儘管2019年情況略有改善,依靠年初習近平「一國兩制」講話以及香港6月以來的「反送中」運動,民進黨撿到槍,撿到砲,聲勢浩大,但現在的狀況因為一連串負面事情而衰退,想要回到2016年的完全執政盛況,根本是緣木求魚,即使對立法過半,也沒有那麼大信心。

所以,最後藍綠兩大黨都不過半的機率其實是很高。一旦藍綠都不過半,小黨雖然小的可憐,但區區幾席就可以耍的虎虎生風。未來國會法案、預算,關鍵的第三黨或第三勢力組合將可發揮臨門一腳的效果,這也就是為什麼這次會有這麼多小黨參選立委想要前進國會的原因。

這次實力最強的三大小黨,分別是台灣民眾黨、時代力量跟親民黨。台灣民眾黨由柯文哲領軍,時代力量靠黃國昌,親民黨則有總統參選人宋楚瑜當母雞。目前看來,民眾黨、時力立委總席次應該都會過5%門檻,拿兩席以上的實力,親民黨則狀況不妙,過不了5%的可能性較高。第三勢力席次加總應多餘5席。國民黨和民進黨應該都略低於過半席次。

20200106-民進黨主席卓榮泰6日陪同立委吳思瑤出席「回到故鄉,守護台灣」車掃記者會。(盧逸峰攝)
民進黨拚過半也很困難。圖為民進黨主席卓榮泰陪同立委吳思瑤出席「回到故鄉,守護台灣」車掃記者會。(盧逸峰攝)

過去立法院除了2004年因為親民黨取得15%席次,以致於沒有一黨過半,從來都有一黨居主導地位,即使執政黨和立法院多數黨曾經分屬不同政黨,但都沒有過小黨舉足輕重的情況,讓小黨像尾巴搖狗一樣,可以搖動身子。現在卻有可能發生結構性變化,小黨可以翹起尾巴,跟兩大黨談條件,誰滿足條件就給誰走,談不攏就拉倒。

從好處看,一黨主導國會,難免出現「多數暴力」的情況,如果加上多數黨掌控行政權,則在完全執政的情況下,一黨主宰政治的情況就難以避免,就像現在的情況一樣。一旦出現「小黨說了算」的局面,就可避免大黨霸道執政的惡劣情況,屆時,折衷妥協的民主精神才有附麗的實體。合縱連橫雖非民主必要條件,但相較於一黨獨霸,還是比較可以防止一黨專政,也可緩和兩大政黨極端對立與撕裂民意的惡風。

當然,如果小黨取得與其實力不成比例的影響力,也將扭曲民意結構,使得國會議事反而不能反映民意實況。另一方面,席次絕對少數的政黨左右政局,也將使小黨得以狹持大黨,即使是執政黨也必須屈從小黨的意志,將使執政受小黨掣肘,而難以貫徹政黨意志。如果小黨和反對黨合作,將使執政黨寸步難行;而與小黨合作,則將處處受制。

無論如何,一旦進入小黨尾巴搖狗的時代,台灣政治將變得詭譎難測,而密室協商將變成政治運作的必然模式。兩院之間與政黨之間成為交易型關係,一切談條件,像談生意一樣,價錢談攏則成交,談不攏則拉倒。這樣的政治還有堅信的原則可尋嗎?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前中央通訊社董事長,前中選會委員,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