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新納粹政黨不必解散 民眾抗議聯邦憲法法庭判決

2017-01-20 07:00

? 人氣

德國國家民主黨支持者在憲法法庭外聲援。(美聯社)

德國國家民主黨支持者在憲法法庭外聲援。(美聯社)

德國聯邦參議院在2013年向憲法法庭遞交聲請書,請求解散新納粹政黨「德國國家民主黨」(NPD),本案終於在本月17日判決出爐。然而,判決書指出,NPD的理念雖然與憲法相違背,且明顯具有納粹黨基因,但有鑒於NPD對群眾缺乏號召力,種種跡象顯示此政黨「並不具有威脅德國民主的潛力」,因此不予解散。判決結果在德國社會引發譁然。

承繼危險納粹基因 但不予解散

憲法法庭宣判,德國國家民主黨對群眾缺乏號召力,「並不具有威脅德國民主的潛力」,因此不予解散。(美聯社)
憲法法庭宣判,德國國家民主黨對群眾缺乏號召力,「並不具有威脅德國民主的潛力」,因此不予解散。(美聯社)

在298頁的判決書中,憲法法庭表示,NPD懷有危害現行德國民主法治秩序的理念,「他們提倡以種族為區分依據的極權民族國家,意圖藉此取代現行的憲法秩序。」除此之外,憲法法庭亦同意,NPD蔑視民主原則、輕賤人類尊嚴,並和納粹有絕對連結,「⋯⋯刻意選擇納粹單字、文句、歌曲、標誌等,展現他們與納粹思想之間的繼承關係」。

憲法法院院長佛斯庫勒(Andreas Voßkuhle)在宣佈判決時表示,「這項結果可能會令一些人感到不悅,但是解散政黨的決議不該由意識形態決定」。(美聯社)
憲法法院院長佛斯庫勒(Andreas Voßkuhle)在宣佈判決時表示,「這項結果可能會令一些人感到不悅,但是解散政黨的決議不該由意識形態決定」。(美聯社)

然而,裁決書寫道,「但目前缺乏具體的跡象證明,他們的作為能夠成功達成目的。」因此最終裁定,聯邦參議院聲請書中對於NPD目前的指控「無足夠理據」,若要防範NPD的行動,只需以一般政治手段應對即可。憲法法院院長佛斯庫勒(Andreas Voßkuhle)在宣佈判決時表示,「這項結果可能會令一些人感到不悅,但是解散政黨的決議不該由意識形態決定」。

「自由」遭到危險運用?

此次政黨解散案之兩難,在於「言論及結社自由」與「防範仇恨性政黨」之間的取捨。在納粹與戰後共產東德的歷史傷痕之下,德國對於後者特別敏感,但自二戰後至今,也僅宣布解散過兩個政黨:1952年解散納粹後繼者「社會主義帝國黨(Sozialistische Reichspartei)」、與1956年的西德共產黨。

德國國家民主黨黨主席法蘭茲(Frank Franz)。(美聯社)
德國國家民主黨黨主席法蘭茲(Frank Franz)。(美聯社)

而NPD成立至今,從未贏得任何國會席次,甚至還在去年9月輸掉了他們在地方議會的唯一一席。對於此次逃過一劫,黨主席法蘭茲(Frank Franz)表示,「陰影已經過去,黨沒有被解散,現在我們又可以循政治手段捲土重來了。」

憲法法庭常客 新納粹政黨罄竹難書

德國新納粹政黨「德國國家民主黨」(NPD)成員。(美聯社)
德國新納粹政黨「德國國家民主黨」(NPD)成員。(美聯社)

聲名狼藉的NPD早已不是第一次被告上憲法法庭,2001年右翼極端分子暴力事件頻傳,德國聯邦政府與聯邦參眾兩院皆不約而同地針對NPD向憲法法庭提出聲請解散案,但最終因線民醜聞而不了了之。直到去年3月,憲法法庭才再次在聯邦眾議院的聲請之下,再次審理NPD政黨解散案。

德國國家民主黨支持者在憲法法庭外聲援。(美聯社)
德國國家民主黨支持者在憲法法庭外聲援。(美聯社)

事實上,早在2012年,德國聯邦參議院就已決定,即便聯邦政府和聯邦眾議院不打算發起解散NPD的聲請,他們也要單獨行動。很快地,他們在隔年便向位於卡斯魯爾(Karlsruhe)的憲法法庭遞交聲請狀,內容指控NPD違憲、散布恐懼,並舉出數千條NPD成員的公眾發言、宣傳文案等作為指控的證據,匯集多達400頁以上。

判決引發德國各界不滿

憲法法庭宣判,德國國家民主黨對群眾缺乏號召力,「並不具有威脅德國民主的潛力」,因此不予解散。(美聯社)
憲法法庭宣判,德國國家民主黨對群眾缺乏號召力,「並不具有威脅德國民主的潛力」,因此不予解散。(美聯社)

除了明確證據之外,多起暴力事件也被謠傳與NPD相關聯,因此此次判決結果自然引發許多政界與法律界人士的不滿。德國《明鏡》(Spiegel)駐卡斯魯爾專員希普(Dietmar Hipp)即重梳歷史脈絡,點名此次參與判決的穆勒法官(Peter Müller)應當在17日的判決中迴避。

希普指出,2001年穆勒擔任薩爾蘭邦(Saarland)內政部長期間,曾對NPD的政黨解散案表達反對,10年後,他在2011年上任憲法法官,剛好又參與了此次的判決。希普因此質疑,穆勒恐怕難以在「政治人物穆勒」與「憲法法官穆勒」之間做好角色分際的拿捏。

社民黨(SPD)國會議員赫格(Eva Högl)亦對判決結果感到失望,但仍表達積極防堵極右翼勢力的意願,希望從教育啟蒙、民主價值宣傳等途徑,改變右翼分子的思想。基社盟(CSU)主席澤霍費爾(Horst Seehofer)則表示「憲法法庭的決議令人惋惜,但應該受到尊重。」

薩克森邦內政部長烏爾畢西(Markus Ulbig)則消極認為,判決結果為極右翼提供了「指導方針」,等於告訴右翼分子,他們能夠再繼續挑戰憲法的底線。「這與各邦期待的結果不符,」烏爾畢西認為,眾議院的聲請書中非常明顯地透露出了各邦的期望,是「設立一個明確的標誌、遏止NPD在德國數個地區散布的恐懼氛圍,同時剿滅滋養他們的溫床。」

德國國家民主黨支持者在憲法法庭外聲援。(美聯社)
德國國家民主黨支持者在憲法法庭外聲援。(美聯社)

德國憲法法庭的判決結果,也引來猶太社群的批評。國際奧斯威辛委員會(Internationale Auschwitz Komitee,IAK)副執行長霍布納憤怒回應,直接稱「今天是民主悲劇的一天」、而此判決結果「對於猶太大屠殺的倖存者而言,一項脫離現實、令人憤怒與震驚的決定」。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