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髮73載,還是要牽你的手 共享安寧病房的美國退休軍官夫婦

2016-12-25 08:07

? 人氣

94歲的美軍退休上校莫里斯與91歲的妻子艾勒絲。(貝爾沃堡社區醫院網站)

94歲的美軍退休上校莫里斯與91歲的妻子艾勒絲。(貝爾沃堡社區醫院網站)

美國陸軍退休上校喬治・莫里斯(George Morris)已高齡94歲,目前在維吉尼亞州(Virginia)的貝爾沃堡社區醫院(Fort Belvoir Community Hospital)接受安寧照護。這間醫院的安寧病房都是單人房,但允許病人的陪伴者使用沙發床。不過這對喬治91歲的妻子艾勒絲(Eloise)來說實在太辛苦了,何況她曾罹患癌症、兩度髖骨骨折,肩膀也受過傷,自己根本也算是個病人。

那怎麼辦好呢?

《華盛頓郵報》報導,貝爾沃堡社區醫院為高齡近百的莫里斯夫婦開了特例:讓艾勒絲登記成為病人,入院和喬治共享一間病房。他們的病床緊緊相依,成為這對婚齡73年夫婦最後的婚床。

七十多年前的一見鍾情

喬治無法說話,躺著靜養,艾勒絲則戴著巨大的雙焦點眼鏡,坐在病床上回憶他們的初識,七十餘年的歲月使她的頭髮斑白。

「中學二年級時,我去一所公立學校觀賞戲劇表演,他注意到我,回家跟他媽媽說:『我遇到了一個女孩,我要跟她結婚。』」喬治端詳了她半天,發現艾勒絲全身上下唯一不完美的地方,只有一顆長歪的牙齒。

他們很快開始交往,第一次約會是在電影院。艾勒絲忘記那天看了什麼電影,因為她趁暗握住喬治的手,哪裡還記得其他事。

之後的野餐約會則讓艾勒絲印象深刻,每個細節都歷歷在目。「喬治帶著一個有彎曲把手的機器出現,我不知道那是什麼。」那是一台攜帶式留聲機,需要轉動把手才能播放音樂。那個美好的午後,喬治不停轉動把手,為艾勒絲放同一首流行歌《甜美的艾勒絲》(Sweet Eloise)。

當時艾勒絲住在肯塔基州(Kentucky)拉塞爾斯普林斯(Russell Springs)的一座農場,喬治則住在鄰近的哥倫比亞市(Columbia),兩地相隔約13公里。喬治還沒有車,總是徒步往返兩地,只為了見到她。艾勒絲15歲時,兩人就訂婚了。

兩人結婚後育有兩子,全家人玩壘球時,飼養的德國牧羊犬總是擔任外野手。他們曾在東京和阿拉斯加生活,最後定居維吉尼亞州安嫩代爾(Annandale)。

年輕的喬治極富魅力,「他有濃密的粗眉和會讓人陷落的雙眼,我從來沒見過那麼好看的人,而且他也是我遇過最聰明的人。」

病床上的喬治眉毛稀疏,半闔的雙眼也不復神采,但艾勒絲說話時他不時會應聲,兩人的嗓音和諧地交織在一起。「喬治總是堅持己見,但不至於專橫。我了解讓人開心的方法,有些人可能覺得這很狡猾,但我就是知道,如何讓喬治覺得他是當家作主的人。」

笑容是美滿婚姻祕訣

「我們一起度過困難的時刻和美好的時光,」艾勒絲說:「我們沒有很多物質享受,但我們的生活總是充滿甜蜜與愛。喬治讓我很有安全感。」這和艾勒絲的年少時期完全不一樣。艾勒絲出生前,父親就丟下母親離開了,她和母親以及祖父母相依為命,幫忙照料農場的雞、牛和羊隻。

和飛行員結婚,確實需要面對一些挑戰。喬治曾帶艾勒絲一起上P-51野馬式戰鬥機(P-51 Mustang) 做一些特技動作,談起那次經驗,她還是後怕不已。「我聽不到任何聲音,只覺得反胃。翻滾(roll)還可以接受,但我受不了觔斗(loop),它讓我眼前漆黑一片,連嘴都合不起來。」

喬治的很多戰友都為國捐軀。越戰期間,他曾告訴艾勒絲,他覺得最難過的事情是將戰友的遺體帶回家,「那使他心碎,因為死者都非常年輕」。第二次世界大戰、韓戰和越戰時,喬治都需要出任務,離家的時間很長。「我們非常非常愛彼此,所以當我們分隔兩地時,會非常非常寂寞。當他回家時,我就像在天堂一樣幸福。」

喬治在1970年代終於退伍,回到艾勒絲身邊。

談到70多年愛情的祕訣,艾勒絲說:「要開心。不管你是不是真的開心,都要笑。」。有一次搬家時他們比託運物品先到達目的地,手邊沒有棉被枕頭,於是把行李袋塞滿報紙睡在上頭,「睡覺翻身時報紙會發出悉悉簌簌的聲音,我們為此笑了一整晚。」

人生最後旅程 依舊牽手

兩人的主治醫生,美國陸軍少校杜克斯(Seth Dukes)說,接受艾勒絲入院不是什麼困難的決定。「軍人年輕時為國家付出,現在換我們付出、照顧他們,而我們也會照料他們的愛人。」喬治目前接受安寧照護,杜克斯表示醫療人員的目標就是盡量讓他感到舒適。

貝爾沃堡社區醫院。
貝爾沃堡社區醫院。

他們的兩個兒子在近四年內相繼去世,孫兒們有時會來訪,但都住得不近,因此大部分時候他們只有彼此陪伴。對艾勒絲來說,看著喬治無法說話又吃得不多,是一件難受的事。「他的表情變了,現在他的眼神很僵硬。看著他逐漸失去生命讓我心碎,尤其是在他認不出我的日子。」

不過有艾勒絲在旁陪伴,喬治的狀況確實就會比較穩定。「他會夢囈,如果我把手放到他的手上,他就會停止。」白天時,艾勒斯會對他說話,「儘管我不知道他能不能聽見我,我總是很感謝他這些年來的照顧。」

艾勒絲似乎累了,所以她躺下來,在喬治身畔伸手觸碰他。他們的手血管浮突錯節,滿是皺紋和深淺不一的斑點,但相觸時仍自然地彼此交握。

就像此前的73年一樣。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俞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