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愛國電影是民主的禁忌?

2019-12-08 05:40

? 人氣

《祭旗》高雄首場特映會,觀眾隨劇中人主動起立唱國歌。(作者提供)

《祭旗》高雄首場特映會,觀眾隨劇中人主動起立唱國歌。(作者提供)

電影「祭旗」,十二月一日在空軍官校67期高雄校友包場支持下,揭開首場特映會的序幕。電影接近尾聲,現場觀眾主動起立,隨著劇中八位主角高唱國歌,甚至熱淚盈眶,整個戲院彌漫著濃厚的「中華民國」感!而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也將抽空到戲院觀看,掀起了「愛國狂潮!」

這段影片上傳臉書之後,引發同溫層的關注,很多網友說「台灣已有卅多年,沒有在電影院唱國歌了,深受感動!」甚至有人說「如果是韓粉,一定要看『祭旗』;如果沒看過『祭旗』,一定不是堅定韓粉!」彷彿這是一部標準的「韓粉片」!

難怪,在BBS討論區,就有網友酸「拍這種愛國教育宣導片,應該會賠不少錢吧!」還因為宣傳海報寫著「沒有中華民國,哪有台灣這個家」,被網友嘲諷「沒有台灣,中華民國早就滅亡了!」

其實就是因為這樣的歧異,讓導演王重正在四年前興起了要拍一部從「特定人物」眼中,看台灣卅年來變化的電影,而這「特定人物」的選擇,就以他最熟悉的「退伍軍人」為主體。因為,「他們」不同於士農工商,而是因為「愛國」,所以,從幼年,就把自己的生命與「國家」緊緊的綁在一起。而這樣一種「特殊」的人生際遇,符合了戲劇諸多的元素。

中華民國的軍人,一直都是「悲劇角色」,青春的軀體在連番血腥的征戰中,慷慨壯烈的從容就義,讓白髮的父母,帶著年輕的兒媳與孫輩,在顛沛流離的世道裡載浮載沉,在饑貧潦倒的窮途中啜泣悲鳴。但是,整個家庭的破碎,換來國家的太平安穩,竟也能引來「米蟲」這樣莫名的嘲諷與羞辱。

導演如果有一丁點政治敏銳度的話,肯定知道選擇這樣的題材,一定會招來「政治不正確」的爭議,尤其在這個紛雜多元的社會中,人言言殊,各執己見,至為正常,見怪不怪,哪怕被視為「最大公約數」的「中華民國」,都有人不以為然!

不過,對電影「祭旗」抱持批判的朋友,應該還沒有看過這部電影,這,沒什麼關係,因為在台灣確實是這樣的,很多時候對事情還未瞭解清楚,責難辱罵就紛至沓來,對於影視藝文作品,亦不例外!

也許導演早已意識到這一點,所以,在這部百分之八十以上真人實事改編的電影中,對於人物設定,他們退伍後的工作,與你我沒有兩樣,有當保全員的、有開餐廳的、有當律師的、有開葬儀社的、有新聞從業人員。他們早就「自以為」融入這個社會,為了三餐打拼奔忙,哪還有什麼「意識形態」!就像開餐廳的小毛說的「人都要吃飯,我還管他藍的、綠的!」為求溫飽,他沒有挑客人的權利。又如開葬儀社的師公王說的「不管是被車撞的,還是路邊倒下的,先蓋先贏!」藍綠統獨在新台幣面前,根本微不足道。

看得出來,導演很努力的讓台灣各種多元的主張,在電影中並陳,所以,才會有主張台獨者,在餐廳中高喊「台灣國萬歲!」陸客頌揚「大陸那麼大,沒有共產黨還真不行!」眷村媽媽罵退伍軍人老公「中華民國沒有你,也不會倒,但你不去幫忙端菜,恁祖媽馬上給你倒!」當然,也有「捍衛中華民國,是我們終身堅守的價值!」這樣一種從幼年從軍,終身信奉的理念。

既然是一個民主多元的社會,我們在看電影的同時,是不是可以省思一下,被部份人士奚落為「最保守、最僵化」的一群人,他們對中華民國的堅定支持,真的不值得一丁點的尊重與包容嗎?為什麼擁抱中華民國竟要如此彆屈?愛國,有錯嗎?愛中華民國難道就一定等於不愛台灣嗎?

今天在台灣要拍一部「愛國」電影,真的很辛苦!它要去平衡各方的意見,既便想從單一視角,看社會的變化,都還要得提出另一面的反思批判,來形成「假公正!」否則,抨擊的聲浪,宛如霸凌般招呼到你趴倒在地為止。儘管在楊蕙如的「網軍」遭法院認證之後,但在網路上「隨聲吠影」所謂「帶風向」的情況,不會因此消散。這樣的一種對「異議」的壓制,不啻是對民主赤裸的諷刺。

「只要我當總統一天,我會努力,沒有人需要為他的認同而道歉。」蔡英文在當選之夜的談話,現場贏來了震天價響的掌聲。由衷希望,在台灣拍「祭旗」這樣一部講述捍衛中華民國的故事,也能受到一定程度的理解與敬意。因為講這個故事的人,是一群從十五歲,就在國旗面前莊嚴立誓「要毀棄肉身,以不屈的靈魂,效忠國家,保衛人民」的職業軍人。

*作者為影評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