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暴犯就在路上〉智利反性侵歌曲傳遍拉美 控訴「警察、法官、國家都是強暴犯」!

2019-12-07 16:30

? 人氣

智利示威,示威歌曲〈強暴犯就在路上〉傳遍拉丁美洲,抗議父權文化漠視性暴力。(AP)

智利示威,示威歌曲〈強暴犯就在路上〉傳遍拉丁美洲,抗議父權文化漠視性暴力。(AP)

大規模示威常常少不了自創歌曲,特別容易激勵人心,但智利11月出現的一首抗爭歌曲,抗議警察、司法漠視性侵案甚至譴責受害者,短短幾周迅速傳遍拉丁美洲各國,成為反性暴力的「國歌」。

南美大國智利從10月中陷入全國性示威,除了貧富不均、社會福利落後等民生因素,更激發不同族群表達對社會文化的不滿。許多女性抗議該國根深蒂固的「強姦文化」,當女性遭遇性騷擾或性暴力,警察與司法單位往往譴責受害者並輕縱兇手,〈強暴犯就在路上〉(Un Violador en Tu Camino)這首歌曲於焉而生。

這首歌於11月下旬開始出現在智利街頭,示威女性在雙眼綁上黑布,數百人甚至數千人一起跳著彷彿「快閃族」的舞蹈,加上簡潔但感染力強勁的歌詞,迅速傳遍拉丁美洲,包括墨西哥、哥倫比亞、委內瑞拉等,大西洋另一端的西班牙、英國、法國也出現響應人潮。

〈強暴犯就在路上〉(Un Violador en Tu Camino)

父權體制是個法官,我們出生就接受審判

我們接受的懲罰,就是你們看不見的暴力

這是「女性滅絕」,兇手逍遙法外

他們無影無蹤,那是強暴案啊

無論我人在哪裡或身穿什麼,那都不是我的錯,

強暴犯可能是你

強暴犯就是你

警察、法官、國家、總統,你們就是強暴犯

這個壓迫的國家,就是個男性強暴犯

強暴犯可能是你

強暴犯就是你

天真的女孩,睡得香甜

不懂得提防惡棍

為了妳的美夢著想

小心妳的警察愛人

強暴犯就是你

強暴犯就是你

這首歌曲由智利瓦爾帕萊索(Valparaíso)市的女性主義劇團Lastesis撰寫,該劇團也承認,最初沒有想到可以流傳如此之廣。劇團發言人柯梅塔(Paula Cometa)說:「這首歌原本並不是『示威歌曲』,是抗議的女性讓它變得更有意義。」

制度性縱容暴力、受害者備受譴責

該劇團表示,這首歌啟發自著名女性主義人類學家瑟嘉托的理論,他認為性暴力氾濫的根源是「政治問題」而非「道德問題」。如同歌詞寫的,在父權社會體制下,警察、司法和政治機構對性暴力的漠視,形成了制度性的暴力,侵犯女性人權──「警察、法官、國家、總統,你們就是強暴犯」。

另一段歌詞則反抗「譴責受害者」的父權慣性文化,「無論我人在哪裡或身穿什麼,那都不是我的錯」

智利示威,示威歌曲〈強暴犯就在路上〉傳遍拉丁美洲,抗議父權文化漠視性暴力。(AP)
智利示威,示威歌曲〈強暴犯就在路上〉傳遍拉丁美洲,抗議父權文化漠視性暴力。(AP)

根據公民團體「智利反性暴力網絡」(the Chilean Network Against Violence Against Women)的彙整數據,智利警方每天至少收到42起性暴力案件,但在2018年,只有25.7%的案件得到司法判決結果。

女權律師團體Abofem發言人海爾斯(Bárbara Sepúlveda Hales)表示,智利的司法體制仍存在很多刻板印象與偏見,因為性暴力受害的女性,往往會在訴訟過程歷經二度傷害。海爾斯說:「在法庭審判時,受害者的生活方式和行為舉止常常被揭露出來,好像這樣就能合理化她們受到的傷害。」

警察暴力造就歌曲爆紅

柯梅塔說,這首歌在示威爆發前已經完成創作,但爆紅現象反映了示威群眾政在面對的國家暴力。智利示威爆發至今,至少已有20多人死亡、7000多人遭拘留。智利警方與安全部隊被控濫用武力,包括刻意朝示威者眼睛發射橡膠子彈、酷刑虐待等800多起傷害事件,性侵女示威者也在惡行之列。

「這首歌恰好符合智利此刻的生活,反映出女性面對的侵犯人權暴行,」柯梅塔說。

一系列快閃舞蹈中,示威者以馬步姿勢蹲低的動作,也是模仿警方逮捕示威者時強迫她們擺出的姿勢。「這是智利警察想出來的『簡易虐待』,」柯梅塔說。

智利示威,示威歌曲〈強暴犯就在路上〉傳遍拉丁美洲,抗議父權文化漠視性暴力。(AP)
智利示威,示威歌曲〈強暴犯就在路上〉傳遍拉丁美洲,抗議父權文化漠視性暴力。(AP)

12月5日晚間,數千名女示威者齊聚在智利國家體育場(Estadio Nacional Julio Martínez Prádanos),再次配著〈強暴犯就在路上〉跳起了舞,也是近2個月來最大的反性暴力示威之一。智利國家體育場一向被視為極權體制與壓迫的代名詞,1973年獨裁者皮諾契(Augusto Pinochet)政變奪權後,就把體育場當成政治犯拘留所,至少四萬人在此遭受酷刑、虐待和槍決。曾有官方人權報告調查,幾乎每個女性政治犯都承受過性暴力對待。

該次示威中,曾受過極權統治的老奶奶們也站出來,和年輕示威者一起吶喊。71歲的嘉拉朵(Victoria Gallardo)回憶,過去政府曾把犯人關在體育場,女性都被獄警騷擾和性虐待。

「第一次聽到〈強暴犯在路上〉這首歌我就哭了,我對今日的年輕女孩感到驕傲,這場演出代表了我們所有女性,」嘉拉朵說。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