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怕褓姆虐待小孩、裝監視器 知名演員丁寧嘆:卻天真地以為把小孩送到學校就沒事⋯

2019-11-25 16:16

? 人氣

人本教育基金會於25日上午舉行記者會,揭露來自真實課堂環境裡老師辱罵學生的多筆錄音檔。(圖取自pixabay)

人本教育基金會於25日上午舉行記者會,揭露來自真實課堂環境裡老師辱罵學生的多筆錄音檔。(圖取自pixabay)

「我們少子化社會都很努力保護小孩,我們請褓姆會裝監視器、怕褓姆虐待小孩──但我們卻天真地以為,把小孩送到學校就沒事了!」校園真是個可以讓孩子安心成長的環境嗎?

今(25)日上午,人本教育基金會記者會揭露來自真實課堂環境裡老師辱罵學生「爛」、「無恥」、「死人」、「你這種人還有什麼資格好尊重的」多筆錄音檔。身為母親的知名演員丁寧嘆,老師也是人,也會情緒失控,然而這些失控對孩子所造成的創傷,可能到成年仍有影響,希望能將「禁止言語暴力」相關規範明確列入《教師法》,讓學生得以健康、安心地成長。

「他是全班最爛的一個、他一個事都做不到,你要跟他一樣嗎?不覺得自己爛、很無恥嗎?」「原來你是這樣的人,你就是這樣的人,你這種人還有什麼資格好尊重的?」這是人本教育基金會接獲之錄音檔的其中一小部份。聽完這些錄音,丁寧感嘆,當今少子化社會的家長都很努力保護小孩、甚至裝監視器怕褓姆虐待小孩,卻天真地以為把小孩送到學校就沒事。

別以為老師不會情緒失控 丁寧:是「絕對會」

「別忘記,老師也是人。」丁寧提醒,若身為家長在家裡會情緒失控打罵小孩,就別天真以為老師絕對不會這麼做,是「絕對會」,因為老師面對的不只是1個小孩,而是「一群」,當過父母都知道面對一群小孩有多煩躁,老師壓力無法釋放會非常自然地轉送到小孩身上,而當這種情緒失控被習慣、被認同、成為一種制度,在這樣制度下的孩子便會有很多創傷。

丁寧自認是運氣很好的家長,遇到的老師都很好,她舉例,孩子第1次考了40分、全班無一人考到這種成績,丁寧其實覺得沒怎樣、孩子沒學過ㄅㄆㄇ有這般成績很正常的,雖然老師依然把她叫去辦公室說了一堆,丁寧告訴老師:「我不在乎我小孩的成績,但如果你在乎,你要告訴我。」這時老師說,其實是怕孩子會因為成績不好,在班上碰到同儕壓力,丁寧則問老師說該怎麼做比較好,徵詢老師建議,雙方一起溝通、處理問題。

20170822-由左到右為民視節目主持人夏立民、民進黨立委尤美女、藝人丁寧、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呂欣潔。(婚姻平權大平台提供)
知名演員丁寧(右二)表示老師失控對孩子所造成的創傷,可能到成年仍有影響。(資料照,婚姻平權大平台提供)

然而,並不是每個孩子都有這般運氣。丁寧分享,前陣子她曾在1場「創傷修復」課程碰上1位香港女生,年約30,是才華洋溢的室內設計師,理應要有自信,但當課堂要那香港女生發言,她就支支吾吾地快哭出來了,老師引導那女生細想過去,她才想起原來自己以前被班導否定過:「妳做不到的,永遠沒辦法做好。」

「看到很多事情想講不敢講、想發言說不出來,你以為這就是你自己的個性,但你不知道這就是創傷⋯這創傷非常恐怖,她都30歲了還永遠覺得自己做不好,這樣心態會永久影響到她的人生,我希望家長跟教育部重視這樣的事情。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沒列入教師法呢?希望有個制度,讓學生可以健康、安心成長。」丁寧說。

對於人本教育基金會目前進行之連署活動,丁寧也大力支持:「呼籲各位家長們,無論你的小孩運氣好不好,都先上這網站連署。因為你不知道你的孩子何時運氣會不好!」

多元教育家長協會:老師怎麼能說自己「說者無意」呢?

同為媽媽的多元教育家長協會代表吳尚芳則說,教師的羞辱會將孩子推入水深火熱環境,卻總會有人替這些老師辯護,說他們是「刀子口,豆腐心」、說不要給老師壓力。對於這些辯護,吳尚芳駁:「你若身為校內教育工作者,你首要任務不就是把道理說清楚、讓人家聽明白嗎?班上有來自不同家庭背景學生,你怎麼說是他們自己聽者有心,還要自己無辜喊個『說者無意』呢?你的工作是說話耶,如果要這樣開脫,表示你對工作內容不夠有自覺,你不該踩那條線!」

對於「愛之深,責之切」這話,吳尚芳更直接反問,如果1個大人平時不會對路人說「欸,你很肥」,那怎麼會對愛的人這麼說?

日本街景、日本學童、日本兒童。(美聯社)
多元教育家長協會代表吳尚芳認為,教師的羞辱會將孩子推入水深火熱環境,不應該替這些老師辯護。(資料照,美聯社)

吳尚芳也說,當今家長若對孩子有不當打罵,小孩跟鄰居都知道要打113、社工跟警察會來處理、嚴重者甚至孩子被帶離原生家庭保護,但同樣場景換到學校、學生長期被老師語言暴力對待,就會變得好像被吸入黑洞一樣,小孩跟家長不太知道可以找誰幫忙,什麼救濟管道都沒有,「學校是默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地方嗎?」吳尚芳嘆,如今守護孩子身心健康的安全網已讓語言暴力弄出大洞,而國家該把這洞補起來。

台灣人權促進會副秘書長施逸翔表示,校園言語暴力本質上一點教育意義都沒有,而是言語暴力者傷害學生心靈、貶低人格價值、其創痛深入人心。施逸翔強調,學校應遵《兒童權利公約》保障兒童身心發展、表意權利等,並鼓勵社會大眾、媒體展開討論預防機制、找到暴力的結構性原因等。

台大學生會長:別以為暴力很遠,校園天天上演

而台大學生會長涂峻清則嘆,雖然現在的學生可能會以為威權、暴力離自己很遠,事實上這些事情仍天天在校園上演,而學生在校園無論面對語言或肢體暴力都沒有還手空間,若被老師羞辱、指責就只能繼續被羞辱,若有天反擊了、告訴老師這樣是不對的,可能換來更嚴重的侮辱與羞辱,而且對象不只是被老師羞辱的人,看不下去、不加入霸凌、不表示認同的同學也很可能被列入下個目標。

台大校園(風傳媒)
台大學生會長涂峻清表示,雖然學生多以為現在威權、暴力離自己很遠,事實上這些事情仍天天在校園上演。(資料照,風傳媒)

涂峻清表示,這些現象代表校園民主化仍延續過去威權的管控,「這些老師過去在這樣教育環境成長出來,我們怎麼期待他們用更民主尊重的方式跟學生互動呢?」該如何解決這些問題,涂峻清認為應從權力關係解套 、告訴學生如何面對自己的權利、面對不公平情況下如何保護自己、為自己發聲、決定自己要成為怎樣的人,讓學生學會去做自己的主人:「民主社會要透過討論決定我們的共同未來,不是變成用暴力壓制別人、造成惡性循環 。」

對於以上問題,人本執行長馮喬蘭表示,目前人本發起之言語暴力入法連署,便有以下3點訴求:一,《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應明確禁止對兒少有言語暴力,要採取明確措施拒絕言語暴力;二,《教師法》應明確禁止教師對學生言語暴力;三,學校不應容許老師「偶一為之」的言語暴力。雖然今年修《教師法》納入言語暴力未果,校園言語暴力本來就不應該存在,相關團體會繼續發動連署。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