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死考上月薪7萬公職,卻換來右手廢掉!一場大病讓她看清「為爸媽而活」沉痛代價

2019-11-01 09:10

? 人氣

拚命考上月薪7萬的夢幻公職,真能換來全家人幸福嗎?在菜市場長大的8年級女孩鯉魚(化名)從小就是家裡最會讀書的孩子,爸媽期待她考上調查局改善一家人生活,她也在大四開始過著同時打工、讀書、準備考試的日子,一天只睡3–4小時、天天挑戰半小時要寫滿幾面試卷──努力兩年她終於通過筆試,卻也發現自己因為忽視舊傷、右手長期操勞疼痛到無法使用,幾近報廢。

「那時候突然想通,我身體可能比我媽還差,再這樣下去我可能會比我媽早死……我的謀生工具就是手,那時候會覺得考試就算了,我都沒辦法生活了!」鯉魚說,長期壓力讓她的身心出現狀況,失眠、從骨盆疼到頸椎、每一天都在苦撐。

貧困家庭渴望靠「努力」改變一切有多難,鯉魚再清楚不過。儘管她自認幸運、不必像國中同學一樣畢業就出來工作,但就算考上政大她也必須拚命賺生活費,好想好想睡覺、好困惑自己為何要那麼努力賺錢,而一場大病與廢掉的右手,也迫使鯉魚重新思考人生:到底該怎麼做,才是真正「替家裡想」呢?

想趕快好好休息、出國去玩、放很多天假…小吃攤媽媽的「翻身」夢:我考上公務員,就是她的希望

高中讀的是北一女、大學與研究所讀的是名校法律學系,像鯉魚這樣出身勞動階級而一路拿到漂亮學歷的年輕人,或許會成為每年考試季節的「勵志」範本、或許會被視為「人生勝利組」,只是鯉魚自己很清楚這路走來並不容易,也曾經一度不知道未來該往何方──她原本想像的未來,都是媽媽的期待。

20191007-貧窮、萬華、住宅(謝孟穎攝)
大學同學的爸媽下班後或許還可以去運動跟散步,但所謂「休閒」對勞工家庭來說是一種奢望,鯉魚的爸媽幾乎不敢休息,長期辛勞下來,便很自然把「退休」的期望放到鯉魚身上(示意圖,謝孟穎攝)

鯉魚從小在菜市場長大,爸媽做的是小吃攤,清早8點就要起床採買備料、一路忙到收攤已是凌晨1–2點、一周只休息一天,大學同學的爸媽下班後或許還可以去運動跟散步,但所謂「休閒」對勞工家庭來說是一種奢望──有開店就有賺錢、沒開店就沒收入,鯉魚的爸媽幾乎不敢休息,長期辛勞下來,便很自然把「退休」的期望放到鯉魚身上:

「他們以前生活也過得滿辛苦的,在我出現以前過得更辛苦,一直在搬家、整個舊台北都搬過,很希望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所以我媽一直很想趕快退休、趕快做自己的事情,我考上公務員是她的希望,她覺得如果我考上調查局或警官,她就可以趕快好好休息、可以出國去玩、可以放很多天假……

為何媽媽執著在調查局與警官,在鯉魚看來或許是因為媽媽老家附近是兵營、許多姐妹都與軍警結婚,這些姐妹看似過得不錯、甚至不必工作,媽媽看著看著就這樣對軍警產生一種「夢幻職業」的憧憬;再加上爸媽開小吃攤工作養大3個孩子其實沒存到什麼錢,「對他們來說老化是件非常可怕、沒有未來的事情」,這股對「退休」的極大焦慮自然轉嫁給孩子。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