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犯錯,全班一起陪葬」、「老師『為你好』所以罵你『無恥』」⋯10筆錄音揭台灣校園真實暴力

2019-11-25 15:40

? 人氣

25日上午人本教育基金會記者會召開記者會,揭開一段段真實錄下、老師辱罵學生的錄音檔。(資料照,圖取自pixabay)

25日上午人本教育基金會記者會召開記者會,揭開一段段真實錄下、老師辱罵學生的錄音檔。(資料照,圖取自pixabay)

「他是全班最爛的一個、他一個事都做不到,你要跟他一樣嗎?不覺得自己很爛、很無恥嗎?」天天都在言語暴力環境成長,孩子將會變得如何?今(25)日上午人本教育基金會記者會召開記者會,以一段段真實錄下的、老師辱罵學生的音檔揭開現今台灣校園難題。

人本執行長馮喬蘭表示,據問卷調查台灣校園有高達45.3%,即每2個之中就有1個,國高中生表示經歷過來自老師的言語暴力,顯示在台灣要碰到1個不會辱罵的老師是要「看運氣」的,而目前人本進行的「上學看運氣」活動,即以10段老師對學生辱罵的錄音檔揭開校園實況,也盼民眾連署支持修法、明確禁止教師對學生言語暴力,喊話「他們常說『說者無意,聽者有心』,我們不能允許這樣的標準,不該覺得合理、稀鬆平常!」

馮喬蘭表示,儘管「笨蛋」、「白癡」等語在人們日常生活中偶爾會出現,但若發生在校園裡,帶給孩子的傷害會非常大,如今台灣校園也有非常高比例的小孩會在班上聽到老師辱罵的語言,而以下由家長提供的錄音檔,僅是其中的一小部份:


「讓五甲討厭你最快的方式,就是只要你犯錯,他們全部一起陪葬──你不知道導師的權利有多大,你不用在我眼中是最優秀的學生,你可以是他們眼中害死他們的凶手!」、「他是全班最爛的1個、他1個事都做不到,你要跟他一樣嗎?不覺得自己爛、很無恥嗎?」、「你以為你是誰啊?死人骨頭,死人吶,你要是這樣子,我什麼都不讓你參加!」、「原來你是這樣的人,你就是這樣的人,你這種人還有什麼資格好尊重的?」

「很多人不覺得言語辱罵有那麼嚴重,但你實際聽到這些錄音,人們心中感覺很不同⋯這樣聲音不能只有小孩聽到,應該讓社會大眾了解跟聽到。」馮喬蘭說。

20190502-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2日出席「女兒遭霸凌輕生,我要的只是一句道歉」記者會。(顏麟宇攝)
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見圖)表示,根據問卷調查,台灣國高中生,每2個之中就有1個,曾經歷過來自老師的言語暴力。(資料照,顏麟宇攝)

學生被指派當告密者,家長控學校成威權體制

教師霸凌學生的方式百百種,1名不願具名受害家長S說,日前教育部推出一系列反霸凌宣導影片獲極高評價,然而,事實上霸凌不只存在學生之間,老師對學生的霸凌更可怕。S孩子的班導師,不僅在臉書公開貼文指稱不服管教的孩子是「巨嬰」、「屁孩」,也在班上找來稱為「天眼」的孩子,執行密告制度, 被告狀的同學沒有為自己辯護的機會,老師也曾因為1次收到太多密告,對全班學生摔課本、破口大罵:「老天爺都是站在我這邊的,你們會遭天譴!」

而當S與其他家長對學校投訴,得到回應則為「老師只是『用心管理班級』、「密告孩子只是老師的『小幫手』」。

「學校是1個教育場所,老師身負教導孩子正確價值觀的責任,卻在民主社會中以威權方式進行班級管理、賦予特定孩子祕密警察權力、製造一言堂的恐怖氛圍,像這樣的教育工作者,如何帶給孩子正確的價值觀呢?」家長S質疑。

台灣青年民主協會林彥廷則說,上周他去屏東某公立高中演講時,很驚訝提問表單裡獲得學生讚數最高的問題是:「請問我們今天用成績高低判斷1個學生做人好壞,您同意嗎?」林彥廷非常困惑為何會有這樣的問題,一問同學才知,有老師上課對同學說:你成績爛,沒救了。

大學教授:遭受羞辱,學生尊嚴會被毀損

人權公約施行監督聯盟召集人黃嵩立表示,他今年50多歲、在國立大學當教授,可以想像他從小到大是非常受老師肯定與呵護的學生,但當他看到人本揭露的錄音檔,也會記得:「我曾經也抽到這種籤王。」

「我剛聽到這樣的錄音,我心裡的創傷都還在⋯不要以為這事會忘記,我雖然被打得比較少,但我無法忘記同班同學如何被老師羞辱跟懲罰,不只是受罰同學創傷,看到的、耳聞的、浸泡在這樣情緒的我們,都是創傷的世代。」黃嵩立說。

黃嵩立表示,他非常希望政府能下定決心改掉這樣的惡性循環,教育是要培養並尊重學生的尊嚴、人格,若在這過程中羞辱學生,學生尊嚴是被毀損的、長大就會覺得尊嚴是不值一看的東西、會覺得成績成就很重要,認為當今社會應該透過法律制度來修正過去教育的錯誤。黃嵩立也引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表示,所有教育都必須以尊重學生尊嚴為前提,禁止任何形式的暴力,並且定義精神暴力包括「造成長期損傷的人際互動」、「孤立、忽視、偏心」、「取笑兒童情感」等等。

賴芳玉:言語暴力規範應納入《教師法》母法

在律師賴芳玉看來,學校體制其實是在複製父權結構、是一層層剝削的組織,學校剝削老師、老師就剝削最弱勢的學生。對這樣的狀況,賴芳玉說過去《教師法》想將言語暴力納入明確規範,教育主管機關卻回應,「目前已有相關細則定義教師之違法處份包括『體罰、誹謗、公然恐嚇及身心虐待』」,對此,賴芳玉建議,若將這些規範列入母法,效力會更為清楚。

20190118-律州聯合法律事務所主持律師賴芳玉18日出席「兒虐悲歌何時了?我們需要政院級兒少保護辦公室」記者會。(簡必丞攝)
面對老師言語霸凌學童,律師賴芳玉(見圖)認為,學校體制其實是在複製父權結構、是一層層剝削的組織,學校剝削老師、老師就剝削最弱勢的學生。(資料照,簡必丞攝)

賴芳玉也說出言語暴力對孩子的長遠影響:「父權結構下小孩被教導的是恐嚇、恐懼跟自卑,我們用創傷教育這些小孩,自己也被這樣教育過⋯你們是否沒有信心?覺得自己再怎麼做都不好?在學校老師是神一般的存在、對學生有打分數的權力,不只是成績,也包括評價學生在學校表現如何,高過父母給學生打分數的權力,而我們要教孩子恐懼還是學習的渴望?我們是個無動力的世代,不是要反思孩子沒動力,而是要反思我們做了什麼,是不是給了孩子恐懼、自卑、羞辱的連結?」

「現行制度是鼓勵老師霸凌學生嗎?」

台中市家長維護學生權益促進會籌備主任委員許佳弘表示,老師的言語霸凌層出不窮、難以解決,問題在個人修養跟不良制度,而以現行校園霸凌申訴制度來說,無論學生背景,都是必輸:「老師霸凌學生,學校不受理、無法申訴。他上課霸凌學生還有薪水拿?現行制度是鼓勵老師霸凌學生嗎?」許佳弘呼籲政府應將老師霸凌學生態樣納到相關法規中、給學校有效公平救濟之管道,「如今20年過去,我們還要等多久?」

台灣家長教育聯盟理事張育憬則說,教育改革是1場全民要參與的社會運動,如果台灣要從1個代工的產業轉型到創新社會,就必須在校園鼓勵孩子「不怕犯錯」,問題是:「我們現在看到的狀況,你會發現小學生很勇於發言問問題,到中學就沒聲音,大學你還要鼓勵他設計、讓他發問!」

「我們想要怎麼樣的公民,就看我們現在投注什麼在我們校園裡」張育憬強調,學校老師絕對比人們在大選投下的政治人物對未來更有影響力,也希望正向能力、正向管教的老師被保護,畢竟在學校進行言語暴力老師不只會霸凌學生,也會霸凌受學生愛戴的老師。

20190908-教師、老師、教育。示意圖。(取自Pexels@pixabay/CC0)
台灣家長教育聯盟理事張育憬強調,學校老師絕對比人們在大選投下的政治人物對未來更有影響力。(資料照,取自Pexels@pixabay)

對於處置不適任教師一事,張育憬也說這不是要懲罰他們,也許是他們真的不適合教職、也或是他們需要幫忙,但無論如何:「課綱改的不是課本,要改的是人心,從尊重每個人開始,就是教育改革。」

人本教育:言語暴力入法《教師法》連署,偶一為之也不容允許

對於以上問題,人本執行長馮喬蘭表示,目前人本發起之言語暴力入法連署,便有以下3點訴求:一,《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應明確禁止對兒少有言語暴力,要採取明確措施拒絕言語暴力;二,《教師法》應明確禁止教師對學生言語暴力;三,學校不應容許老師「偶一為之」的言語暴力。

對於第3項訴求,馮喬蘭解說,人本接獲很多個案去學校申訴時,學校最常說的就是「老師只是一時失控,這不是常態」,對此,馮喬蘭認為,就算是一時失控,也代表國家容許、包庇這樣的老師存在於校園中,雖然今年修《教師法》納入言語暴力未果,校園言語暴力本來就不應該存在,相關團體會繼續發動連署。

本篇文章共 7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625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