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觀點:看美國大選民調與媒體因素 想台灣民主與發展的困境

2016-11-17 07:10

? 人氣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美聯社)

半個世紀來,美國總統大選的民調向來「準確」,不料,此次總統大選,各大民調機構和主流媒體的民調率多失靈。唯獨利用人工智慧(AI)和大數據所做的分析,和一家名為Trafalagr的民調機構,成功地預測了川普的當選。

為什麼傳統的民意調查在這次總統大選中失靈了?或許可以從兩個角度來分析。第一個角度是人們使用通訊工具習慣的巨幅改變,第二個角度則是職業結構的改變,而這兩個因素又存在著互為因果的關係。

傳統民意調查的陷阱

傳統的民意調查是針對家庭的固網電話號碼進行隨機抽樣,再針對抽出的電話號碼進行戶中抽樣。當固網電話的普及率高達90%,甚至是100%時,透過固網電話進行意見調查,理論上是可以接觸到任何想要訪問的對象。除了固網電話的普及率外,另一個影響調查的重要因素則是產業和職業結構的穩定性。由於電話民調進行的時間是晚上六點到晚間十點,因此,當產業結構和職業結構穩定時,人們的生活習慣,少有變化性,相對地固定,訪問者可以確認絕大多數的目標受訪者都能按時回到家中。

不過,當行動通訊越來越發達、行動電話普及率達到100%時,當固網電話不再是人們通話的首選,當人們毫不考慮地撥打行動電話聯絡彼此時,當60%、70%的人都從事服務業時,且服務業一周七天、每天24小時提供服務時,當人們的工作與日常生活的流動性越來越高時,傳統戶中隨機抽樣的電話民意調查,已經無法接觸到應該接觸到的受訪者了,當然,也就無法反映真實的「民意」了。也因此,許多學者主張,傳統的電話民意調查,必須輔以人口性別、年齡、學歷等的加權,修正固網座機電話無法找到的受訪者的意見。更重要的是,調查主持者要有歷史的宏觀和洞悉時事的能耐,能夠從中解讀出數字背後的意義。(關於這個問題,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參閱洪永泰教授所著的《誰會勝選?誰能凍蒜?》一書)

此外,隨著行動互聯網和社群媒體的興起,也提供了民意調查的另一渠道。由於社群媒體諸如臉書、推特、Line、微信上頭,同學、同鄉、同一個職業團體、相同的嗜好、興趣、乃至於政治傾向的人都會組成群體,相互抱團取暖,分享觀點;因此,透過社群媒體後端雲計算儲存的大量訊息和數據,進行分析,很容易推估不同候選人的支持度。這次美國大選,川普本身就是推特的重度使用者,他透過推特進行小額募款,也成功地凝聚了支持者,而川普在推特上的支持度,傳統的民意調查方式是無法察覺的。這次美國總統大選,人工智慧和大數據分析贏過傳統民調,關鍵因素在此,而這也是2014年台北市長選舉,無黨籍的柯P大勝國民黨的原因。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朝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