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川普震撼」與台灣生存之道

2016-11-14 07:10

? 人氣

川普當選全球震撼,台灣不能輕忽。(美聯社)

川普當選全球震撼,台灣不能輕忽。(美聯社)

川普當選讓美國全球盟友同覺震撼:對內「白人至上」,對外「美國優先」,加重了美國的種族主義、保護主義、孤立主義傾向;川普不但貿易上反全球化,軍事上也反美國世界責任;他像指出「國王的新衣」(美國衰落現實)的孩童,但他又是想利用美國剩餘威望,向盟邦大收保護費並和美國敵人大和解(其實是大談交易)的精明商人。

「川普震撼」對台灣的傷害有可能大於其他國家。如果川普都表示不必然會援助波羅的海三小國,又暗示勝選後會承認俄國兼併克里米亞,那比波羅的海三小國及烏克蘭更無國際地位的台灣,命運又如何?台灣近年先經歷了中國「大國崛起」的變局,現在又面對美國「世界責任」大退潮(也就是福山「歷史的終結」的終結)的變局,台灣如何自求多福,已經不是利益選擇問題,而是生存之道(這個國家還活不活得下去)問題。

誠然,川普不是鐵板一塊,「候選人川普」和「總統川普」必然有些不同。例如他選前刻意撕裂國家,選後誓言團結國家(不幸的是,撕裂者很難再扮演團結者);剛當選時面對各大城示威抗議,先是歸咎媒體煽動,繼之稱讃抗議民眾展現愛國熱情(因為他發現與全國一半人為敵很難治理國家);選前痛罵歐巴馬、希拉蕊,選後誇獎他們;選前要廢除歐記健保,選後考慮部分保留;甚至包括多項強硬政策,如嚴禁穆斯林入境、遣返非法移民等,也可能修正調整後再付諸實施;更不用說他與日韓領導人電話會談,一改選前斥責對方免費搭安保便車,變為願強化盟友關係、重申協防承諾;等等。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左)與現任總統歐巴馬(右)首度會面(美聯社)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左)與現任總統歐巴馬(右)首度會面。(美聯社)

更重要的,美國有國會制衡及輿論第四權監督,川普支持者中的保護主義者也未必是孤立主義者;所謂「眾怒難犯」,民主國家總統既不容一意孤行,任何政黨支持出來的候選人更不可能脫離該黨而獨治。因此,美國的多元社會及「世界責任」不太容易急遽退潮,較可能像當年英國結束世界霸權那樣,逐步退出。

儘管如此,美國畢竟是總統制國家,川普又不像雷根總統那樣從善如流、倚賴専家。他是自信滿滿又自負成功經驗的生意人,他的「在商言商」思維有異於美國政治傳統(他連政權交接團隊都大量派仼金主及說客,還包括四名自己家人,一點都不避諱)。二次戰後美國「兩強對峙」的冷戰格局及「一超獨強」的後冷戰格局,很可能被他破壞,美國的「戰略利益」轉向金錢至上。而金錢至上一定沒有朋友,一定勢交利結,利盡交散。連「素人」柯文哲都會因搶錢而激怒了台北市民,「商人」川普又怎麼不會因搶錢而激怒了世界,讓美國真正成為「沒有永久的朋友及敵人,只有永久的利益」?

其中美國盟友中最值得憂慮的是台灣。台灣沒有國際地位,不受聯合國甚至國際法保護。美國對台灣的「關係法」及所謂「六大保證」更可以隨時修正、說變就變,尤其在最會「隨機應變」、「說變就變」的商人素人主政下。聯合報有一篇《商人川普重利  台灣有何籌碼》投書,極為發人深省:「此種商人的現實性格,就正面而言,什麼都可以協商,沒有定論。但就負面而言,為了利益,任何東西都可能被出賣,不可低估它的風險性和傷害性。做為小國的我方,較少國際可用籌碼,更需謹慎。」

而且近年美國「棄台論」暗潮洶湧。一種是如米爾斯海默《向台灣說再見》,指出如果台灣太親中,可能促使美國放棄台灣,也可能讓台灣陷入美中兩面不討好;「台灣在貿易上成全一個中國巨人,而這個巨人卻要終結台灣的獨立。」「一個強大的中國對台灣而言,不只是一個問題,而是一場噩夢。」另一種是如肯恩《為了拯救我國經濟,拋棄台灣》,建議停止對台軍售,交換美國對中國高達一兆多美元的債務,「反正台灣遲早要落入中國手中,不如用台灣當籌碼,與中國談判。」更過分的一種說法是,如果台灣要偷偷與中國協議,靠向中國,美國可以用更好的價格先出售台灣。

這些「棄台論」以往只是談談,但川普上台後,美國很可能淡化「世界責任」,也就是國際領導角色,包括放棄「亞洲再平衡」,重回布里辛斯基國際大棋盤的「遠東之錨」思考,形成海權的日本、陸權的中國與美國在東亞的合作關係。

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直言,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會影響美國與歐盟的關係(美聯社)
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直言,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會影響美國與歐盟的關係,而台美關係將如何發展,又豈能輕忽樂觀。(美聯社)

當然這種合作關係必須以某些中國讓步為前提,中方滿足川普搶錢及美國安全的需要,美方則尊重以中國為主導的新東亞國際體系(被稱為類似明朝的「封貢體系」。該體系有別於之前中國的「天朝體系」。前者建立較平等的國際關係及東亞秩序,後者視他國為藩屬,沒有平等關係)的出現。而自二〇〇八年金融海嘯以來,「領導世界」越來越力不從心的美國,正好順勢將東亞交棒於中日。

如果情況真是如此,台灣的生存(存活)之道是什麼?這已經不是蔡政府或民進黨、國民黨任一方的責任,而是全體台灣人的責任。台灣必須維持與美中二方的和睦關係,努力保持獨立,而不是搞台獨(阿扁時代的例子證明,越搞台獨台灣越孤立,不只中共要對付台灣,「紅線」被越過的美國也要對付台灣,最壞劇本就是「放棄台灣」)。

同時台灣要知道,「中國崛起」勢不可擋,只要中共不犯太大錯誤,習近平的「民族復興之夢」真的會實現。全世界凡是美國放棄的區域,如非洲、拉丁美洲與未來的東南亞,中國都大舉入駐。《中國的第二個大陸》一書,美國作者如實記述了中國在非洲的擴展,作者的引言特別值得台灣人注意:

「如今全球化第一波浪潮已到達顛峰,未來將有更新浪潮予以取代。而中國面對新世代,已不再是被動的參與者,而是更強硬的直接介入者。中國正在迅速崛起,成為全球經濟變動的主要因素。」「中國的銀行、營造公司與各類企業主正遊走於世界各地,為資金及貨品尋找出口,開創新的商機與市場。於此同時,中國開始制定自己的規則,依據自己想像藍圖重新改造全球化風貌,逐漸取代歐美多年來壟斷第三世界所立下的諸多準則與規範。」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