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川普震撼」與台灣生存之道

2016-11-14 07:10

? 人氣

川普當選全球震撼,台灣不能輕忽。(美聯社)

川普當選全球震撼,台灣不能輕忽。(美聯社)

川普當選讓美國全球盟友同覺震撼:對內「白人至上」,對外「美國優先」,加重了美國的種族主義、保護主義、孤立主義傾向;川普不但貿易上反全球化,軍事上也反美國世界責任;他像指出「國王的新衣」(美國衰落現實)的孩童,但他又是想利用美國剩餘威望,向盟邦大收保護費並和美國敵人大和解(其實是大談交易)的精明商人。

「川普震撼」對台灣的傷害有可能大於其他國家。如果川普都表示不必然會援助波羅的海三小國,又暗示勝選後會承認俄國兼併克里米亞,那比波羅的海三小國及烏克蘭更無國際地位的台灣,命運又如何?台灣近年先經歷了中國「大國崛起」的變局,現在又面對美國「世界責任」大退潮(也就是福山「歷史的終結」的終結)的變局,台灣如何自求多福,已經不是利益選擇問題,而是生存之道(這個國家還活不活得下去)問題。

誠然,川普不是鐵板一塊,「候選人川普」和「總統川普」必然有些不同。例如他選前刻意撕裂國家,選後誓言團結國家(不幸的是,撕裂者很難再扮演團結者);剛當選時面對各大城示威抗議,先是歸咎媒體煽動,繼之稱讃抗議民眾展現愛國熱情(因為他發現與全國一半人為敵很難治理國家);選前痛罵歐巴馬、希拉蕊,選後誇獎他們;選前要廢除歐記健保,選後考慮部分保留;甚至包括多項強硬政策,如嚴禁穆斯林入境、遣返非法移民等,也可能修正調整後再付諸實施;更不用說他與日韓領導人電話會談,一改選前斥責對方免費搭安保便車,變為願強化盟友關係、重申協防承諾;等等。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左)與現任總統歐巴馬(右)首度會面(美聯社)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左)與現任總統歐巴馬(右)首度會面。(美聯社)

更重要的,美國有國會制衡及輿論第四權監督,川普支持者中的保護主義者也未必是孤立主義者;所謂「眾怒難犯」,民主國家總統既不容一意孤行,任何政黨支持出來的候選人更不可能脫離該黨而獨治。因此,美國的多元社會及「世界責任」不太容易急遽退潮,較可能像當年英國結束世界霸權那樣,逐步退出。

儘管如此,美國畢竟是總統制國家,川普又不像雷根總統那樣從善如流、倚賴専家。他是自信滿滿又自負成功經驗的生意人,他的「在商言商」思維有異於美國政治傳統(他連政權交接團隊都大量派仼金主及說客,還包括四名自己家人,一點都不避諱)。二次戰後美國「兩強對峙」的冷戰格局及「一超獨強」的後冷戰格局,很可能被他破壞,美國的「戰略利益」轉向金錢至上。而金錢至上一定沒有朋友,一定勢交利結,利盡交散。連「素人」柯文哲都會因搶錢而激怒了台北市民,「商人」川普又怎麼不會因搶錢而激怒了世界,讓美國真正成為「沒有永久的朋友及敵人,只有永久的利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