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川普暴潮嚇壞了全球,台日韓將有變局?

2016-11-12 07:10

? 人氣

川普當選總統,全球震撼才開始。(美聯社)

川普當選總統,全球震撼才開始。(美聯社)

川普異象嚇壞了全球,馬英九該不該境管?吳敦義突然丟出神秘的「2秒鐘」?柱柱姐大裁黨工433人的瘦身救黨方案?絕食已超過一周的「砍假抗議」?......一切紛紛擾擾的事件似乎全都被淹沒了!

最狂、最敢、最具賭性的政治演員

這次的美國大選之所以成為全球最矚目焦點,主要來自川普「狂暴」似的發言內容。美式選舉的攻訐與抹黑本屬平常,但川普的政見創意和攻擊性語言卻大大超出常態,乃至可以是危言聳聽口不擇言的地步。這樣怪異的川普現象被戲稱為「沒有最狂只有更狂」。

另有一種結果論是:只要你敢說,你就一定會有支持者;你越敢說,你的支持者就會越多;前提是:你必須要會表演而且演技超群;然後,你要有足夠膽量去演非凡角色,無忌得罪全天下人的膽量去演。川普顯然就是具備這樣條件的人物,所以他贏了,哪有甚麼陰謀陽謀!

從他的出身與成功的財富累積,他擁有賭徒完整基因,所以他「敢,賭」,而且他似乎很清楚在這網絡科技社群小眾媒體已趨成熟的年代裡,只要敢押注,就會讓一切都變得可能。

他其實更清楚抓住了:在一個新媒體時代裡,強烈要顛覆主流媒體的群眾慾望與衝動,然後劍走偏鋒,越偏越瘋狂,越偏越足以擊垮主流世界的玻璃心臟;當川普相當非理性持續猛轟主流媒體價值論述系統,且逼得原本自認為穩操勝算的希拉蕊一反常態,開始轉身成為不斷要為其菁英與權貴身分及行為而不斷自我辯護的老奶奶時,儘管幾乎所有主流媒體仍然一面倒的幫她群起擊鼓攻之,也儘管民調都一致性公開呈現川普的敗勢,華貴卻虛偽矯情的柯林頓夫人還是顯然已居下風而不自知。

再等到媒體全面大舉撻伐川普的離經叛道,川普不退反進,及時變裝為苦大仇深的被壓迫者形象,然後以反抗者姿態在罵遍華府所有官僚機構之後,再一夜之間突然改口:FBI是唯一的例外,直接劍指希拉蕊的枉法、欺騙與背德!

你可以看到這是一場主流媒體與分眾新媒體的對決;你也可以看到,成功富人的痞子如何激起貧民用選票擊潰菁英權貴的新式民主戰爭;你更在此看到了,在美式社會下,貧富不均的社會演進,已經讓極大多數的貧下階級,開始想要走出陰暗而進行全面反擊的翻轉的新世界。

全美爆學生罷課示威潮,怒喊「川普不是我的總統」(AP)
全美爆學生罷課示威潮,怒喊「川普不是我的總統」(AP)

顛覆傳統菁英的政治行銷新模式

一位成功的商人,一位被菁英主流唾棄的政治素人,運用極端無限上綱的謾罵詆毀選舉方式,而讓長期屈辱在下層社會生活著的人民,終於相信這社會是可以用選票翻新的。

有一段很經典的煽動演講應該可以說明川普操弄選舉語言的狂與顛:

「這二十年,中國農村的自殺率下降了90%,文盲率下降至10%不到,壽命提高10歲以上,私人轎車從無到全國性堵車,高鐵佔全球70%、很快50萬人的城市都有高鐵鏈接,高速公路從無到兩千多個縣都通,世界最長的橋、最高的橋、最難的橋,中國人都不當回事建造,中國人有錢的程度北京、上海、深圳的房價快要趕上我們的紐約、還要離婚瘋搶,中國人不去哪個國家旅遊哪個國家就急,中國人不買、世界鐵礦石石油就暴跌,更可氣的是基本沒有恐怖活動膽敢在中國進行……

美國已經成為生活在巨大美元泡沫上,無可救藥的國家了……

投我一票吧,只有我可以拯救這個糟糕的美國了!」

在台灣,類似這樣的內容,是否2018會有人敢將之修改為自己的政見演說範例?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Donald Trump)(AP)
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Donald Trump)成為飾品主角。(AP)

恆久偉大的「美國夢」被川普分解了!

川普諸多口無遮攔的政見中,基本都是反時代潮流的。比如反對移民、主張退出巴黎條約,認為全球暖化議題是假的,他反對所有的貿易協定、主張盟國要支付美國駐軍的保護費、贊成民眾擁有槍枝等等。乍看下,這個人就是在推倒車,但當他進一步論述說:全球暖化就是中國捏造,目的在消除美國製造業的競爭。據此他更理直氣壯主張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公約,反對禁止海上鑽油。身為美國公民,這些都可以像似增加工作機會,這就是貧下階級所想要的「美國利益」,依此與既有中上階層「美國利益」的傳統價值觀切割出一道新的分水嶺。於是,恆久偉大的「美國夢」被分解了!

川普是商界富人,但當他論述政府根本就課不到富人稅時,人民似乎也被他點醒了:「富者恆富,貧者益貧」的簡單道理和事實現狀全都被挖了出來。

所以當他主張:提高徵收美國富人稅、並提高最低薪資時,底層民情沸騰了。所有長期失業的窮人、被邊緣化的白人、討厭墮胎自由化的人,無法接受性平主義的保守卻無奈的份子,一直受不了異教移民的種族偏見者等等,都像受到川普撥弄而開始反思華府政客世界的謊言世界,也開始願意相信素人總統打造新國家的可能性。

人民這樣的心境,在2014到2016期間裡,台灣應該也曾有過,所以並不陌生。

擁有從政30年「黃金履歷」希拉蕊為何在最後敗給川普。(美聯社)
擁有從政30年「黃金履歷」希拉蕊為何在最後敗給川普。(美聯社)

玩政治如經商,新的政治邏輯語言

川普是成功的商人,炒地皮和行銷房地第一流的商人,所以他絕對會精打細算,一切用錢量化,既簡單又很容易被聽懂被接受。

他說:

「這二十年來,我們以國際警察和民主鬥士自居,大力推行民主。 我們美國人拿著槍和美金,在二十年內,相繼幹倒伊拉克的薩達姆、利比亞卡扎菲、敘利亞,埃及,烏克蘭,土耳其,希臘。 請問我們美國人得到了什麼?

我們的商人不敢去中東和非洲做生意;在巴西奧運會不敢打國旗;在中東石油產區只要承認自己是美國人,直接是作死的行為。得罪了普京,得罪了歐盟,得罪了中國。...... 」

易言之,過去的美國的總統並不是在跟世界做生意,否則怎麼總會是虧本又折兵?大力推行民主的最後結果,則是國勢越來越弱。現在只有他,才能讓美國更強盛。所以他主張:要提高軍事支出以提升軍備的數量及品質,但不輕易動用地面部隊,以切斷資金來源摧毀原油設施等方式對付伊斯蘭國IS。反對推翻敘利亞總統阿塞德,贊成與俄國總統普亭合作共同打擊IS。其意即是:我出錢,讓俄國人去幫我們打仗,自此俄國成了美國傭兵,很合美國人心意。

我出錢,你出兵,美國全球新戰略

只是,如果美國要在全球各地用武不是打著捍衛普世價值的旗號,也就是川普在煽情演講中所說的「以國際警察和民主鬥士自居,大力推行民主」,那美國對外用兵還能「師出有名」嗎?那美國還有所謂全球戰略可言嗎?這就是造成全球政經恐慌的原因之一。

當川普鼓吹美國應該放手讓日本、南韓自己去對付北朝鮮,更甚的是,他認為:既然北韓有核武,那日本也應該要有核武。所以川普當選一確定,日韓兩國即時召開緊急最高級國安會議。

如果日本「被放手」可以自造核武,首先頭痛的當然是中共,這可會是天大地大的國際糾紛。然後美國自日本撤軍,否則就讓日本償付龐大駐軍費用,日本會怎麼選擇?

同樣論調,原本已決定要裝配在韓國的「薩德系統」,韓國會不會接受川普所索要的付費安裝?正當朴槿惠聲望掃地仍被攪在閨蜜門風暴被迫必須讓出總理提名權之際,「薩德系統」很可能又會成為朴槿惠的另一場噩夢了!如果再加上撤軍通牒,韓國就注定要亂成一大團了。

日本的經濟搞得再厲害,沒市場支撐又何奈?短期内要維護自已的國防重任實在難以勝任。美日同盟一旦被川普瓦解,所引發的政經危機,絶非日本老人化的社會承擔得起。韓國則更慘了,可憐的台灣則是一點機會都沒有。

川普當選,全球股市震盪。(美聯社)
川普當選,全球股市震盪。(美聯社)

川普、國會兩院、國務院三方展開角力

中國和美國的貿易戰會先興起,但日韓台灣卻和中國同一邊,屆時只要中國控制得住而不讓爭端發生極端軍事衝突,大市場趨勢就很自然會往中國這邊移動,人民幣的價值會提昇,簡單說,川普這種主張的美國就是在將天下霸主的主導權騰讓出來拱手送人,果真如此,就看中南海有多少智慧可以如意承接了。

我倒想質疑,既投機又極端現實的美國國務院技術官僚系統,會真的接受川普這樣的狂想曲嗎?那些拚了命要維繫「美國夢」於不墬的國會兩院元老們會眼睜睜看川普這樣斷送美國的「偉大」?

還有一件可觀察的趣事,對菲律賓的另一狂人杜特蒂可能形成有趣對峙局面。菲律賓學者已開始公開表示憂心之情:「坦白說,菲律賓政府本身的外交政策已是難以預測,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加上川普,這可能製造更大的問題。」至於會發生有如杜特蒂自嘲的「終於不用再和美國吵架」,抑或是川普可能會跟他單挑打一架,則尚待觀察。

選前敢於幾度對中共爆粗口,選後呢?

選前有媒體對亞洲各國做民調顯示:中國最樂見川普當選。主要原因可能是川普曾再三揚言要退出亞洲。這當然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中國是美國的最大挑戰者,是亟欲要成為國際規則制定者,也聲明要跟美國建立「新型大國關係」,說白了,就是要跟美國利益分一杯羹。長期看,中國仍然是會是美國的最大敵人,因為中共要爭奪美國利益是恆持不變的趨勢。

在總統選舉期間,川普就根本不對中共假以辭色,甚至還經常爆粗口大罵三字經。最有名的幾個段子,很值得回味:

★2015年6月16日川普在演說中痛批,「中國偷走美國的就業機會,如同用商業手段「扼殺美國」。川普自認是很強的談判者,會在跟北京當局談判的時候輕易「擊敗他」。

★在2016年3月2日川普宣稱,「我會要蘋果把他們生產的電腦與iPhone,在我們的國土生產,而不是在中國。」「把工作機會找回來」。

★2016年5月1日川普在造勢活動上,把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比作「強暴」(rape),他暴怒說「我們不能繼續放任中國強暴美國,那正是他們現在的所作所為。」「我們要扭轉這種狀況,別忘了,我們手上有牌可打。」

當年,尼克森聯合中共,裂解了中蘇共產世界,再進一步導致蘇聯土崩瓦解;於今,川普是否倒轉過來,改為聯合普丁的俄國來制衡衝撞中共?若是這樣,則美國的代價會是最低的,且一舉超越奧巴馬重返亞洲的政軍格局。

基於種族主義者的白人至上論,所以川普當然會喜歡普丁,不喜歡中國共黨老大。

雖然川普曾批評墨裔非法移民都是「強暴犯」,還誓言在美墨邊境蓋起高牆,卻還是獲得29%的拉美裔選票。(美聯社)
雖然川普曾批評墨裔非法移民都是「強暴犯」,還誓言在美墨邊境蓋起高牆,卻還是獲得29%的拉美裔選票。(美聯社)

台、日、南韓,先捆在一起自保

我們當然要關心台灣如何因應這麼多的不確定。然而面對川普暴潮,台灣按例仍然還是藍綠對決的二分法。

藍營仍是援引中共論調,將川普操弄民粹勝選的案例,用來證明「民主」已經失靈,並突顯台灣親美選項的大失當。這當然是投降派一貫立場,取暖自慰成分居大,也可以認為是要向對岸交個小差,其實並不認真檢視「台灣利益」。比如某人可以公然向媒體公開說川普勝選他「為北京高興」。

綠營則依然無視日、韓的緊張危局,繼續強調共和黨親台友台的傳統友誼,簡單咬定美國政策不會一夕驟變。執政者安定人心,維持現狀當然是續彈老調。

我個人則認為,台灣只能跟日韓綁在一起來看待川普變局。因台灣少了美軍駐紮問題,所以較單純的只是武器採購的價與量。如果川普真的是按商業法則在布局全球,那麼台灣在策略上只要讓川普認定台美關係是美國穩賺的一方,那大概還可以維持穩定關係,可是,國與國的關係真的這麼簡單嗎?

北朝鮮才是一個不定時炸彈。按川普選舉說法是:處理這個小胖子本該是中國的任務。設使如果中國將這任務拿來換取台灣利益,川普的商業算盤會怎麼乘除?美國國會又會怎麼盤算?日本呢?韓國呢?

既然有這麼多邊都無從選擇的一定會被捲進這危局裡,川普的商業算盤就複雜到很難打出自己的答案了!

所以一切未定,一切都不確定,一切都只能是走著瞧!

跟瘋子你談甚麼未來?跟狂人計較,有理也當無理!

川普、朴槿惠,美韓關係。(風傳媒合成/圖片來源:美聯社)
川普、朴槿惠,選後熱線談美韓關係。(風傳媒合成/圖片來源:美聯社)

選戰已落幕,該怎樣就怎樣去吧!

瘋狂激情的選舉表演已落幕,川普也似乎急著要讓自己脫軌太大的言行盡快回到正軌上。他在「勝選感言」裡首先就表示:

「我剛剛收到了克林頓國務卿打來的電話,她向我們表示祝賀。就我們的勝利,我也祝賀她和她的家人經歷過這場非常激烈的惡戰。

我的意思是她戰鬥得很辛苦。很長一段時間裡,希拉蕊堅持不卸、很辛苦地工作,對她服務於我們的國家,我們欠她一份感激之情。

我說的是肺腑之言。現在是時候美國包紮起分裂的傷口,成為一個整體,對於所有的共和黨人、民主黨人和無黨派人士,我說現在是時候了,我們走在一起,成為一個團結的民族。 」

選前狂傲表示敗選不認輸的態度,在當選後卻要求民族團結,你想,他前後哪一句話會是真的?

選前罵盡全球各國對不起美國的川普,選後即中規中矩的宣示:

「我們有一個偉大的經濟計畫。我們將加倍增長,成為世界最強大的經濟體。同時,我們會與所有願意與我們友好的國家保持友好關係。我們將有偉大的邦交,我們期待偉大的邦交。 」

似乎在選戰謝幕時,狂顛演員在諷刺性的愚弄世人說:「好戲已劇終,卸妝後我就會坐上總統大位,做為真誠觀眾的你們也都別太認真了!」

不過我們或許真的是該好好檢視自己是觀眾或是不由自主而投入的參與者。

美國總統歐巴馬與副總統拜登9日對大選發表談話。(美聯社)
美國總統歐巴馬與副總統拜登9日對大選發表談話。(美聯社)

我們首先是美國人,我們首先是愛國者

歐巴馬在川普當選總統的講話中,也可能提供我們最佳答案吧:

「人人都會在自己一方敗選時感到傷心,但是第二天,我們必須記住,我們實際上都屬於一個團隊。這好像是學校內部的瘋狂比賽。我們首先不是民主黨人或共和黨人,我們首先是美國人。我們首先是愛國者。」

是的,人家美國人一起演出的選舉大戲,你也跟著瘋狂甚麼呢?

台灣經濟如何升級起飛,才該是我們最該關心的喔!

否則,未來川普要敲詐的龐大軍事先進武器採購費用何來?

*作者為桃園農田水利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曾任立委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