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柱姐揚言包圍小英家 林全卻仍奢望政治和解?

2016-09-24 07:00

? 人氣

林全內閣累了嗎?圖為國民黨立委陳宜民23日於立院總質詢,後方閣員各個疲態百現。(顏麟宇攝)

林全內閣累了嗎?圖為國民黨立委陳宜民23日於立院總質詢,後方閣員各個疲態百現。(顏麟宇攝)

台語說:「歹戲拖棚」;兆豐洗錢案尤甚,如今已演成「奧戲燒棚」的境地。

台灣遭逢的變局缺乏「穩健」政治的基因?

民進黨創黨30周年,小英以總統兼任黨主席身分在活動宣傳記者會上說:30歲的民進黨重返執政,「我們更要用穩健的步伐,和台灣人一起,推動國家的發展」。

穩健的步伐是小英此刻所想的,也應該是他此際最想要維持的執政風格。

想要用「穩健步伐」推動國家發展,必須有許多前提相配合才有可能克竟其功。比如,堅實幹練的執政團隊、政策方向清晰的施政指標;清明團結的官場秩序與倫理、運作高度效率的國家機器,更重要的,競爭政黨必須是忠誠反對黨,而且對於民主體制具備至高信念等等。然而,當今台灣的政治環境有這些「穩健」的條件嗎?

首先,我們假設,如果小英果真要全力推動「轉型正義」,那就必然要將昔日加害者們一一起底,即使不必然會進行懲罰,也一定會損其現在或子孫們的聲譽與虛矯;請問,這些曾經效命於威權者而執行不當迫害的加害者們,會束手認罪嗎?會向被加害者們鞠躬致歉嗎?我看,太難了吧?或是說,離這一步還早得很呢?

20160921-總統兼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偕同中常委召開「創黨30挑戰30 系列活動影像展」記者會..(陳明仁攝)
總統兼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偕同中常委召開「創黨30挑戰30 系列活動影像展」記者會。(陳明仁攝)

新政府好欺負,反撲力量勢將不絕如縷

在年金改革委員會上,我們已完整看到,那麼一群既得利益者們如何厚顏無恥的擺出那麼強悍姿態,肆意凌辱理性改革者們!對於任何改革論述都會被他們貼上「汙名化」標籤,那麼,我們是否必須請問,那些實際肆虐於威權時期的加害者們不會也是這樣的「理直氣壯」嗎?

再說吧,在當前執政者的「善意用心」下,如果年金反改革者能動員十幾萬人上凱道對改革者嗆聲,乃至叫囂要「十月圍城」,則那些曾經的加害者們,難道不會也連結成一大夥人,直接對「轉型正義」進行自保性的攻擊並摧毀的戰術嗎?

再如果,我們將93反年金改革的示威活動進行深度理解,他們號稱是台灣最穩定的中產階級,再加上他們自己貼上的標籤「軍公教」,我們基本上可以將之簡化為「國家機器」的執行者。這些族群,由於威權體制的恩庇,早已習慣於統治者的優越感及特殊待遇的庇護。解嚴後,統治的國民黨不僅未曾努力解除此一族群的威權思維,甚至是更加深化其統治階級優越性與尊榮感,日積月累,也就成為官僚體制日益傲慢與低效率的基本源頭。

而,顯然的,小英對於「國家機器」執行者們洶湧的反撲力道應該是太過於輕忽了。所以她才會不經心的冒出一句:「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我們寧可將這句冒失話當作是小英的無心之過,但,卻已傷透太多忠誠支持者的心!

20160903-SMG0045-067-九三大遊行,遊行民眾在凱道聚集,推動綠色大球。(顏麟宇攝).jpg
九三大遊行是對年金改革的反撲嗎?(顏麟宇攝).jpg

老藍官僚之懦弱誤國,既大且深

再從林全組閣絕大多數都從舊官僚(「國家機器」執行者們)挑選延攬,這樣的老藍組合,大概就已被註定這一屆內閣只能是過度型或耗損型的了!舊官僚絕對無法勝任改革任務,已是不辯自明,在太平盛世、清平世界可能還勉強可以維持其政治「穩定」性,然而遭逢藍綠惡鬥猶然難分難解,民生凋蔽百業衰竭的今朝,舊官僚們只好動則得咎,豬八戒照鏡子,還奢言甚麼改革?還侈論什麼轉型躍進?別說政治提升,即使經濟領域的轉型突破都在在讓你寸步難行。

我常以「三日一小劫、五日一大難」嘲諷新政府陷落的困境。正因為新政府的舊官僚之懦弱、避事與怯事,不圖進取所招引來「國家機器」執行者們的反撲,一波又一波,不曾稍止!看起來全是前朝種下的禍根,卻都遺留到當朝再被輪流引爆,何以故?

一遇事發,就美其名說是幫前朝收拾爛攤子,新政府們就沒認真想過:這麼多未爆彈之所以會在此時陸續被引爆,難道不正好是因為新政府遇事討好所引來的嗎?這不算是誤國誤民嗎?

689都在問「政黨輪替」了嗎?

還是一種假設,兆豐洗錢案自7月底獲悉,新政府當時如果明快先將所有涉及的當事人一律調離原職,或當即勒令停職(休假,不是革職),同步的,立即下令一批完全不同脈絡的人馬,分由行政與檢調深入徹查嚴辦,只要調查後洗脫罪責的,再官復原職還其清白,有罪者一律究辦。此既符合公權力行使之公正合理合法的利益迴避的起碼原則,也應了林全所要的「給當事人說明」的機會,更完全能符合人民企求真相的深度期待。豈料,林全不此之圖,導致自己查自己,自家人查自家人的窘境,「人民與政府之間的信賴原則」慘遭破壞,誰的責任?

從520以來,所有已發生的事件中,林全只要有這麼一次明快且毅然的處斷,新政府絕對可以想像所將迎來的掌聲與肯定。那麼何至於民調一瀉千里呢?何至於讓自己身陷四面楚歌?

卻是,林全出身浸淫於舊官僚因循習氣,其雖掌大位,卻沒能「出汙泥而不染」,更沒能「先把自己頭腦做一番大革命」,於是我們看到的就只是「藍政府」承傳下來的舊政治,也於是,讓689懷抱熱情的小英支持者們頻頻發問「政黨輪替」了嗎?怎麼看都還是馬政府的時代呢?116當晚所歡呼的「翻轉新台灣」的氣象於今何在?,

當時間延續,新政府過百日,人民既看不到政治新氣象,既感受不到人事演出的新生態,人民突然猛生一種不吉的感覺:「我浪費了我神聖寶貴的一票了!」當時那種再遠也要返鄉投給小英的激情與熱度,全都遭到最嚴厲的自疑!

黃國昌引蛇出洞,曾銘宗尋監院找庇護

兆豐洗錢案,誠如時代力量黃國昌於9月20日在立院質問的:

搞了半天,(金管會)「發現」這四大缺失,根本是笑話。

為什麼是笑話?

因為,這不是金管會幾年前早就知道的事嗎!

我一再說過,兆豐巴拿馬分行在2010-2012,早就違反洗錢防制規定,兆豐當時的董事會早就知道,金管會也早就知道了。

我整理出2010年當時兆豐就存在的五大缺失,嚴重性比今天的報告有過之而無不及,金管會主委今天在面對我質詢時也承認無誤。

問題是:當時金管會有裁罰嗎?有究責嗎?

答案是:沒有!

結果,就是兆豐接下來繼續違反洗錢防制規定,然後就是今年被紐約罰57億!

這樣的經過,還能夠不繼續「往前」、「往上」追究責任嗎?

目前限縮在「時間2015-16年」、「層級只到蔡友才」的究責,根本就是自我閹割式的鋸箭式調查,令人十分失望!」

其實黃國昌還是太客氣了!金管會主委丁克華以次的財金官員們,不只是令人失望,根本是存心虛幌幾招,他們都慣常把「眼睛盯得大大的人民」當白痴在耍!太多人再三問道「這群老藍官員心中還有人民嗎?」

現在由林錫耀所領軍的兆豐洗錢案政院「督導小組」再三強烈主張:金管會及財政部分別負有金融監理及公股管理的責任,部會首長對於兆豐遭美重罰是難辭其咎!

雖然現任主委丁克華迄今一再迴避「往前」、「往上」究責,畢竟民意追真相的輿情壓力太強太大,一直扮演「不知道先生」的前金管會主委曾銘宗,眼看已被掃進颱風圈,乾脆自己選擇直接向監院告發。各位注意,他告發的理由是:「兆豐案泛政治化、模糊焦點」!

20160922-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22日於立院衛環委員會質詢。(顏麟宇攝)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追打兆豐案,迄無所獲。(資料照/顏麟宇攝)

問問曾銘宗,浩鼎案辦到哪裡了?

那麼我們是否該回想年初那一場鬧得滿城風雨重挫股市的浩鼎案時,曾銘宗每日一消息,三天一爆料,究竟是利用質詢指導檢調辦案?抑或是配合檢調偵查方向,充分運用不知哪裡檢來的洩密「內部資料」,招招出手都意在「拉下」中研院院長翁啟惠。果不其然的,如其所願順勢掀起中研院長的「省籍爭奪戰」!

這算不算是「泛政治化、模糊焦點」?

迄今浩鼎案辦到哪裡了?涉案者是否都遭遇法辦了?清白者是否都已還其聲譽?但,似乎船過無痕,都已被淡忘了!那麼首先發難的曾銘宗是否該給人民一個興風作浪的交代?

回到兆豐洗錢案,這在8月初因林全誤判而只當一般行政疏失處理,並故意遮掩不想公開時,就已形成政治風暴。復因前朝政府延宕、包庇、隱匿才導致美方出手重罰而讓該洗錢案攪起千堆雪。而當朝政府所延攬的金融幫還想繼續玩弄金權政治手段,再加上林全一再嚴重誤判該案的政治意涵,想要繼續當好人,幾次縱容金管會謊言連篇虛應故事,這才讓事件演成不可收拾的風暴場面,而且還越演越烈,這把火越燒越旺!

曾銘宗既知已躲不過被究責,甚至可能連立委都將難保了,這才尋找那個該廢未廢,迄今還屬藍營地盤的監院去投案告發。

只因監院慣例一查幾年不結案,曾銘宗其實不就是在尋求自己的庇護所而已!

英全已遭遇到的震撼教育還沒被震醒?

本來,對於新政府,兆豐洗錢案可以算是「轉型正義」的一個最好的起步點,換個姿勢,可能就能贏來滿堂喝采,林全卻仍拗著不肯放手去做。

如今,為了實現選舉承諾,民進黨既要清算黨產(雷厲風行),又即將要轉型正義(起出每位加害者),那就別在今天還要侈望「政治和解」。

試想,如果訓導主任的柱柱姐都已那麼激動的揚言要到小英家包圍示威,你卻還巴望著對方堆著笑臉來跟你握手言和,你不僅是自取其辱,更會讓全民陷入慌亂無所適從的境地!

難道,反動者的反撲還不足以讓林全醒過來嗎?

難道,小英所已遭遇到的震撼教育還不夠被震醒嗎?

8王之亂,顯示北京不會放過制台好機會

把眼光放到對岸瞧瞧,8位小連戰已被北京納入可操作運用分化台灣的籌碼。從格局上看,這8顆小棋子當然撼動不了小英政權,卻很可以不斷製造台灣內部矛盾對立,讓台灣人心長期浮動在左右之間,從而幻生出「無能政府」與「藍綠分治」的擺盪局面,這也就擴大了中國對台灣施展影響力的足夠空間。而,這難道不是林全的名士作派所提供給對岸的機會麼?

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與八縣市座談。(新華社)
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與八縣市座談。(新華社)

人民自行斷定「這個政府就是在說謊!」

在4月30日的「新內閣共識營」,小英說了句令人記憶深刻的話:

「一個政府要建立公信力很不容易;信任的摧毀,卻是一夕之間的事情。」

那麼,面臨兆豐洗錢案的政治風暴,算不算是政府正在以「信任」做為籌碼直接挑戰人民支持度的一場政治賭局?

我說這是一場賭局,是因為林全閣揆在千夫所指之高強度壓下,猶然能在立院總質詢中不急不徐地回復:「自己在2008年後離開政府,就遇到馬政府查前朝金改案的過程中,有不合正義的做法,且造成迫害,這是不應該有的現象。現在查兆豐金應該按照規矩,一步一步來。」

林全當場還強調,「兆豐案的調查需要一定的時間,也要給當事人說明;且國外資訊的掌握,一定程度會比較困難。」

金管會幾度正式提出的報告早已是欲蓋彌彰的範本,甚至主委丁克華還公開證實兆豐在數字繕寫錯誤的烏龍說法,這麼扯蛋式的自說自話,只好讓人民更加深對政府的嫌惡感而已!

何止於此,連臨危授命才剛新上任的兆豐董事長張兆順,都能莫名其妙接受兆豐的小數點點錯的烏龍說法,一時間,人民即可自行斷定「這個政府就是在說謊!」

北檢也許是在強大民意壓力下,突然對社會拋出兆豐洗錢案偵辦四大難題,還訴苦說該調查刑偵部分可能會觸礁。這不免讓人憶起不久前對林錫山對中信金那種兵分多路突襲搜索的那種「吾往矣」的檢調大陣仗。

曾幾何時,台灣的檢調單位會有這麼怯懦這麼畏首的態度?這是丟盔棄甲未戰先降,提前為自己脫罪的聲明嗎?或是迫於巨大政治壓力的另一種暗示?(附註:北檢抱怨一出,網上即引出甚多好事者紛紛為北檢出謀劃策,其中還不乏對金融單位非常專業的人士意見。)

顯然,林全已決定揹起兆豐案的全部十字架,這筆帳都將由「老藍內閣」完全承擔了!

誰會在乎人民對新政府的「信任危機」?

曾有多少人再三呼籲林全政府,千萬別低估兆豐洗錢案的政治後座力,一定要拿出魄力,一定要揮動鐵腕,趁著民氣可用,好好辦一場票漂亮亮的懲貪治腐案。

可惜了,林全根本聽而不聞,仍延續寄望舊官僚的手法處理新危機!

是否,這樣才能符合小英對政治「穩定」的要求嗎?

是否,林全本來就不是個危機年代裡的CEO呢?

所以,是人民集體染患了「謬誤期許」症候群,本來就期待錯誤呢?

原來,林全把小英所言「權力是向人民借來的」变成了一句美麗的謊言?

原來,林全對於小英告誡的「傾聽人民的聲音」都化成了表演過場?

人民對新政府的「信任危機」,林全還是很不以為然的吧?

*作者曾任第二、四屆立法委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