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錫堦觀點:激化對立有礙年金改革

2016-09-24 06:30

? 人氣

九三大遊行,群眾手持蔣經國肖像。(林惟崧攝)

九三大遊行,群眾手持蔣經國肖像。(林惟崧攝)

面對十年後各項年金將陸續破產的危機,新政府上臺後立即成立「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蔡英文總統在致詞時指出:「年金制度已經急迫到現在不做馬上會後悔。」負責統籌的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則表示,改革目標是要讓國民享有老年經濟安全的保障,朝永續、公平、正義等三大目標邁進。他還承諾,若一年內沒有將年金改革共識版送進立法院,他願辭職下臺。

按照改革進程,第一階段召開委員會議,廣邀軍、公、教、勞工、農民和國民年金受益者代表討論;第二階段召開年金改革國是會議;第三階段送進立法院審議。目前預計二○一七年二、三月會將法案送交立法院審議,顯見政府態度十分積極。不過,第一階段委員會議亂象頻仍,截至目前為止難有共識。

年金不同軍公教成箭靶

委員會議把各方利害關係人聚在一起,如何形成共識?軍、公、教退休年金所得替代率高達九成,國庫每年還要補貼十八趴優惠存款利息約八百二十四億元。再從退休年金來看:教師約六萬八千元、公務員約五萬六千元、軍人約四萬九千元,而勞工僅有一萬六千元。軍、公、教成為勞工和各代表撻伐的對象,因此很多人質疑,委員會的目的是要透過勞工來批鬥軍公教。

軍公教人員對此強烈反彈,在九月三日發起「反汙名,要尊嚴」遊行,警方估計約有十二萬人走上街頭,這也是臺灣史上軍人參與的第一場群眾運動。蔡總統為安撫軍方 情緒,未經委員會討論便裁示軍人和公教脫勾,形同把委員會或未來國是會議當成橡皮圖章。

另一方面,被質疑受政黨利用的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認為他們受到不實言論攻擊,人格被侮辱、抹黑,年金改革委員會卻無法為其澄清誤解,憤而退出委員會,後續恐引起骨牌效應,瓦解委員會。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前副理事長吳忠泰在常務次長林騰蛟回答時嗆聲。(王德為攝)
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前副理事長吳忠泰在常務次長林騰蛟回答時嗆聲。(王德為攝)

政府失責錯失正向力量

軍公教是社會保守穩定的龐大力量,執政者為了永續執政常以政策討好,造成他們的退休年金替代率居全球之冠。但我們始終不見政府自我究責,在政府責任連帶的前提下,新政府應承擔政治責任(至少在野時未善盡監督之責),而不是任由各利益團體指責軍公教「貪婪 」,讓他們成為眾矢之的。

另一方面,政府高舉永續、公平、正義三大目標,但對於如何健全財政、增加各年金基金挹注,至今仍缺乏具體方案。民調顯示,軍公教人員有近七成支持年金改革,七成四贊成禁止退休領雙薪,近六成七贊成刪減十八趴優存利率,逾五成贊成減少退休金。執政者沒有善加利用正向力量,反而在改革過程中激發負面效應,實在可惜。

平衡機制可達公平正義

永續的年金制度立基於國民的團結,新政府的做法讓各方陷入對立,改革更困難。我們可參考他國成功之道,例如瑞典的年金改革小組 排除老人、受雇者和資方等利益團體,而由五大政黨代表組成,並廣泛諮詢、調查各利益團體,重視數 據及專業意見,因而能達成共識。

臺灣也有不少人提出具體方案,例如黃峻偉醫師即建議,年金改革可參考全民健保的「點值與總額」制度:退休者可依薪資、年資給予合理點值,若全國總點值為五千億點,總退休金有四千億元,換算下來,每個點值為零點八元。退休人數增加,持有越多點值的人就會被稀釋;除非增加財政挹注,否則退休金會自然減少,達到永續及世代公平。這很像瑞典的自動衡平機制,當失業率攀升,繳保費人數變少,入不敷出時,立即調降給付、提高保費、政府撥補,以維持財務平衡。

若採「點值與總額」制度,可同時設定年金最低不得低於全國平均最低生活支出,上限以平均薪資為準,參考OECD、世界銀行、歐盟、瑞典、德國所得替代率,制訂年金點值。唯有促進不同職業類別的理解,改革才能成功。此外,政府也應努力進行稅改健全財政,擴增基金,才能保障國民退休生活的經濟安全,達到永續、公平和正義的改革目標。

*作者為臺灣守護民主平台監事、反貧困聯盟召集人,曾任臺灣促進和平基金會執行長、泛紫聯盟召集人(發起稅制改革運動)、行政院賦稅改革小組委員。原文刊載《中學生報》204期 時代論壇,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