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印太戰略」力抗「中共異形」,港台是命運共同體!

2019-08-24 07:10

? 人氣

2019年8月18日,香港民陣發起「煞停警黑亂港 落實五大訴求」大規模集會,有參與者揮舞英國旗幟(AP)

2019年8月18日,香港民陣發起「煞停警黑亂港 落實五大訴求」大規模集會,有參與者揮舞英國旗幟(AP)

除了香港人繼續勇敢地用肉身寫下他們的抗爭歷史之外,本周最強議題當屬川普暴嗆的金句:「總得有人來對付中共吧!」不僅充分彰顯了川普得意的霸氣,也再次引領了美國對抗中共的高亢氣勢。

據來自華府8月20日的外電報導引述說川普的話:「總得有人來對付中國。歐巴馬應該做,布希應該做,柯林頓應該做,他們都應該做,但沒有人做,我正在做這件事。」「這是必須做的事,跟許多前任比較,唯一不同的是,我正在做這件事。」從傳播的影片上看去,儘管有點誇張,但演技效果還是很十足的!

我們都跟香港站在一起

川普同時還強烈指控中共政權:

在中國方面我們處理得很好,但要有人挑戰中國。我閱讀,我看到很多,我大量閱讀,我看到經濟學家說,放棄、放棄中國、放棄!中國已經從我們國家身上撈錢撈了超過25年。但現在正是時候,無論這對我們國家好,或短期內對我們國家不好。長期來說,挑戰中國是勢在必行的,因為我們國家不能(每年)繼續付給中國5000億,那還不包括竊取智財權等。而且還有,國家安全,所以我做(貿易戰)這件事,無論你說「喔,我們將陷入兩個月的衰退嗎」,這是好還是壞。

同時,我們還應該注意到8月15日,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也對中共處理香港問題發出一段極為嚴厲的警告:「美國國會不會坐視,北京一旦走錯一步,將會讓美國國會出現爆炸性反應。」

稍早時,美國副總統彭斯於8月19日(周一)在底特律經濟俱樂部發表講話時也嗆聲說要督促中共要尊重香港法律。他警告說:「我們正在與中共進行有成效的(貿易)討論,未來幾星期將繼續進行。不過,美中要達成協議,北京需要履行承諾。首先,是1984年通過的《中英聯合聲明》,承諾尊重香港法律的完整性。」可見得美國立場事完全支持中共必須履行香港 「一國兩制」並進行「港民普選」的自由生活方式。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亦於19日接受福克斯電視新聞網採訪時說,香港的抗議者只是要尋求自由,只是要求北京信守所做的一國兩制承諾,「以適合香港人的方式尊重香港。」蓬佩奧所言的「北京信守所做的一國兩制承諾」其指涉即是1984年通過的《中英聯合聲明》,也是這次港民抗爭中的五大訴求。蓬佩奧還強調說:「那就是川普總統明確提到的。他說他是支持自由的,他也支持民主,我們希望中國政府也會予以尊重。」

另外,美國國會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共和黨籍的麥康奈(Mitch McConnell)美國時間20日晚間以《我們與香港站在一起》為題投書《華爾街日報》並直言,「遲早,世界上的其他國家將不得不做香港示威者此刻做的事-面對北京」。

美國總統川普稱,中國先人到解決香港問題,再來考慮貿易談判。(AP)
美國總統川普說,總要有人對付中共。(AP)

根本沒有「台灣問題」,只有「中國問題」

最近應邀參加一次講座,我是以《沒有台灣問題,只有中國問題》為題進行論述的。現場聽眾多數是年輕人,我一直提醒自己要盡量使用淺顯易懂的文辭來表達。結果在Q&A的對話時,我發現自己完全錯估了!現場的年輕人的幾個提問,其實遠比我所預設的理解程度還更要再加上好幾倍。頓時讓我精神為之大振!

以前在黨國教育體制下,我們對世界的認知係以北京(或南京)為座標軸心的,所以,我們的認知中心軸就自然都被定位在中國觀點上去看待整個世界。就中國史觀而言,台灣是孤懸海外的邊疆,是曾經被遺棄的孤島。這種承襲自黨國的論述,無形中就將1949年以後的台灣三代人的思考邏輯整個框限在「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的自我混亂的陷阱裡,然後再被一路炒作成扯不清楚的「藍綠」泥巴戰而不可自拔。

從北京看天下,大漢沙文主義就會是無可取代的優勢族群。這意識形態從清廷到民國上百年的所謂「喪權辱國」之國恥而言,確實是被嚴重扭曲成一種自卑轉自大的巨嬰國病症。即使中共趕走國民黨政權並廢棄「中華民國」法統而建立新國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仍屈辱地活在蘇聯掌控的陰影下苟活著。

並且1950年6月韓戰爆發時,中共還被迫接受史達林指令,遂發起「抗美援朝」運動而派出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民志願軍」參戰。所謂「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下令出兵的是史達林,派兵參戰的是毛澤東,但「中國人民志願軍」高達50萬人次以上的傷亡,卻把帳都掛到「美帝」身上。毛澤東反而因為「戰勝美帝」替卑微的「中國人」出了第一口鳥氣,也被形塑成了「中共國」不世出的歷史偉人。

中共援引外力打垮蔣介石,國民黨選擇故意遺忘

毛澤東何以要聽命於蘇聯的史達林?除了國共內戰期間,毛共紅軍的武器裝備都是由蘇聯供應之外,在1949年5月5日共軍已取得勝利優勢之際,,毛澤東仍然致電史達林,請其對解決經濟任務提供幫助;電文略謂:「不解決這一經濟建設的任務,我們便不能鞏固革命的果實,便不能完成革命。」「因此,請您滿足我們的請求,派遣蘇聯專家給我們。」

從昔日不共戴天的國共恩怨來看,毛共當年如果不是仰賴蘇聯的政經軍各面向的大量援助,蔣介石應該還不至於會潰敗得這麼迅速、這麼難看!也或許國共會在長江劃下楚河漢界,一邊一國,各領半壁江山。因此當國家(政權)備受威脅、遭受危難時,向國際友好國家求援乃天經地義的道理與慣例。中共當年援引蘇聯大量支援以遂行其革命行徑,就身為大漢沙文主義而言,也可以算是賣國者的「大漢奸」吧!

但這是「北平」觀點,不屬於「北京」觀點。前者是「清+漢」的東方皇權綜合體;後者則是宿主「清漢綜合體」復被長期寄生的物種「共產黨」之變種異形獸體。後面這個新寄生的異形物種還有必要釐清,究竟是毛時代來自蘇聯基因的上半截?或是鄧時代已經再注入「美帝基因」的下半截?抑或是,21世紀之後的「東方皇權+蘇共+美帝」三者有效融合之後的更加強大、狠毒、殘暴的多次更新的突變物種?

這突變種的異形,既是個愛生氣、愛發脾氣的巨嬰,又是個要把全世界人類都轉化成牠可寄生的宿主母體,俾利於寄生異形的無限蔓延突變。易言之,現在的這個「異形變種中國」跟黨國體制所曾強力灌輸的那個「鄉愁式之中國」其實早已是兩套迥然相異的內容物。反而是在台灣還能依稀找回點黨國所欲遐想的那一套幻境。

中國武警部隊(取自網路)
中國武警部隊(取自網路)

何為中國人?黨國中國?共產中國?異形中國?

當然,若是按這套邏輯演述,何謂「中國」的諸多解釋,就會被來自四面八方的口水打成為一場大混仗。而如果連絕大多數人對於「何為中國人」都還搞不清楚,我們卻自己主動去辯解「台灣人到底是不是中國人」,無論答案正反,不都是百分百的荒謬無稽嗎?

也因此,台灣人天天去解釋或爭執自己到底是不是中國人,只會徒然自陷混亂的一種圈套罷了。我們何不直接就自信地先質問自稱是「中國人」的對手們,請他們先把「中國人」三個字定義清楚再來說事。

此一命題涉及的是「我是誰?」(Who am I?)或是改成「台灣人是誰?」(Who is the Taiwanese?)也一樣是可以進行科普性探討的。人權、民主、自由等等諸多普世價值在此一嚴肅命題中,就有多少含量。

首先,我因為生長於台灣,所以我是台灣人。這句話大概不會太多人反對。(除了支領中共的工資或生活費過日子者之外)。台灣擁有獨立主權,所以每個台灣人都領有身分證件,然後因為求學、工作、經商、婚姻等等原因而入籍到另一個主權國家,則我可能擁有雙重或多重國籍。比如我可以既是台灣人和美國人、日本人、乃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籍。但是,我雖然可能擁有雙重乃至多重國籍,由於我既生活在台灣,就必然要在台灣繳稅以養活台灣政府,因此,我根本不必額外宣稱我是美國人或日本人,因為美國或日本政府並不會要求我要到處去張揚自己是該國人士。偏偏有一個叫「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共政權,很害怕我再自由人權天堂裡染患健忘症,卻總是強迫我必須天天提醒自己,只能是那不知其所以然的「中國人」不可!

「印太戰略」部署就是要殲滅中共異形的聯盟

於是,麻煩就來了,中共這具突變種的異形總是這麼鴨霸,總是這麼橫行無阻,可是他能夠一直得逞嗎?

我曾反覆引述過一句至理名言:生命是會自己找到出路的。同理,如果抗爭是要用生命作為犧牲的代價,抗爭也一定會找到自己的出路!

每當世界頻臨毀滅危機之際,所有的好來塢電影都會在這樣的情節裡,安排一組挺身抗暴的「復仇者聯盟」。廣被詬病的美帝現在必然已看穿中共這異形寄生體意圖要毀滅人類企圖,隨即搖身成為「正義使者」,並揮出重拳痛擊「異形中共」。這是當前國際局勢。台灣躬逢其會,正在被異形中共侵蝕意欲強行寄宿的當口,台灣被美帝所扮演的正義使者納入「印太戰略」伙伴,然後,最先進的戰車、戰機都被批准可以買進來了!

還有另一個麻煩,香港從反送中的積極抗爭演進程「爭普選」的民主運動。持續進行70幾天的抗爭,並提出五大訴求:「撤惡法、銷控罪、非暴動、查警暴、真普選」,附帶的一句強烈意志:「缺一不可」。而且抗爭不貸的港民群眾還堅守一種基本態度:「對抗不義政權,不割蓆、不篤灰(不告密)、不袖手旁觀、不坐以待斃。」迄至現在,即使港警發射的催淚彈數量已超過2014年雨傘運動的20倍,警方的拘捕已超過了700多人、還動員黑道無區別亂殺亂砍,已有百多人受傷的威嚇鎮壓狀態下,惟港民的抗爭運動不但沒被瓦解,還越戰越勇,而且抗爭形式不斷推陳出新。凡此均顯示了港民爭民主自由的行動已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中共不彎腰妥協,抗爭就不會歇止。

2019年8月18日,香港民陣發起「煞停警黑亂港 落實五大訴求」大規模集會(AP)
2019年8月18日,香港民陣發起「煞停警黑亂港 落實五大訴求」大規模集會(AP)

台灣人應該衷心感謝香港朋友們站到第一線擋子彈

用我上列的例子來解釋吧,港民已充分展現決心,拒絕再被中共異形當作宿主直到吸食養分後成為另一個異形殭屍!

那麼,請問「香港人是不是中國人?」這問題問得很突梯,但就跟有人喜歡問:「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一樣的荒唐走板。最應該追問的寧非是:你所說的「中國人」是正被異形寄宿的突變新物種的中共人嗎?

如果將台港兄弟力抗中共異形強欲寄宿的鬥爭連結上美國的重拳打共,我們應該可以確認一場關涉到生存價值的意識形態戰爭已然逼臨了,任誰都逃避不了!

誠如香港抗爭青年M君專程飛來台灣演講所演述的哀戚之言:

「現在很多運動者會說,我們要不是『全贏』就是『全輸』……『全輸』是指說中國不會再給我們那樣子的空間,不會讓我們(像在2014年雨傘運動後)有5年去累積力量、在2024年來個更強的社會運動。如果這次我們輸了,監控系統、攝影鏡頭、國民教育都全來……」

所以,我們只要將軸心輕輕撥轉到台灣位置上去觀察,我們就很輕易地看到:根本就不存在所謂的「台灣問題」(或「香港問題」),而是只有「中國已被中共長期寄宿下而蛻變成一個突變異形新物種」的可怕問題而已!就像好萊塢科幻電影所不斷寓示的結局一樣:只要集結人類友善力量合力把中共這寄宿在中國體內的異形魔鬼物種逐出中國母體並加以毀滅掉,這原本美好的世界總能暫時回復既有秩序而展示希望的未來吧!

*作者曾任第二屆、第四屆立委、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