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時代力量

2016-08-23 06:20

? 人氣

2015年創始的新興政黨時代力量。(資料照,楊子磊攝)

2015年創始的新興政黨時代力量。(資料照,楊子磊攝)

幾天前,「不當黨產條例」已經被立法院所通過國民黨的黨產即將被嚴格監管。當然,就過程而言,民進黨固然是此案的主導者,但不可忽視的是新興政黨—時代力量亦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走在路上,看著國民黨地方黨部上高懸的黨徽,青天不在,徒留藍色的憂鬱;白日就好像夕陽最後的餘暉,灑在台灣的土地上。餘暉的金,本應當是恬淡寧靜能夠撫慰人心的,但對現在的國民黨來說,卻像是槁木,像是死灰,像是個行將就木的人,靜的讓人悽涼。

反觀剛執政的民進黨則如日中天,而時代力量則像是東方剛升起的旭日。

bee不當黨產條例三讀通過,國民黨痛批是東廠。(陳明仁攝).jpg
《不當黨產條例》三讀通過,國民黨痛批東廠再現。(資料照,陳明仁攝)

筆者頗喜歡時代力量的黨名,如此陽光有朝氣,吸引年輕人認同的同時,也讓台灣政治氣象耳目一新。

但,究竟什麼是時代力量?

回顧歷史,日本明治維新時那些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一直傳頌至今為人所傾慕,而明治維新便是成功於時代力量。從大政奉還到全盤西化,並且在日俄戰爭中打敗西方國家,一股勢不可擋的潮流讓日本國力逐漸強盛,就是偉大如西鄉隆盛,只要站在時代洪流的對立面,一樣會遭受滅頂之災。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的著作《坂上之雲》,其書名便是那個年代最好的詮釋。但當時的人們並不知道,這股力量有一天會失控,會發展成以鄰為壑的軍國主義,更沒有人預料到,明治維新以降所有的努力,最終都毀於兩彈。日本固然咎由自取,但一個好的開始,卻落得如此不堪之結局,如今回想也實在令人惋惜。

但,軍國主義的失敗,也是時代力量下的必然。

除了日本的軍國主義之外,蘇聯的共產、德國的納粹、義大利的法西斯,乃至1960年代中國大陸發起的文化大革命,無一不為人類文明及經濟發展帶來浩劫。時至今日,大家只記得歌頌法國大革命後帶來的自由、平等、博愛,卻有多少人記得羅蘭夫人在上斷頭臺前所說的名言:「自由自由,古今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

羅蘭夫人。
羅蘭夫人為法國大革命時期的知名政治家,被「吉倫特派」奉為精神領袖。吉派後遭「雅各賓派」清算,羅蘭夫人被上斷頭臺。她赴死前從容道出「自由自由,古今多少罪惡假汝之名以行」,被後世尊為經典。(取自網路)

這,就是時代力量。可以興邦,可以亡國,就如同水可以載舟,亦可以覆舟。

時代力量,有時也可以很民粹。像任性的孩子,不為任何人所掌控。

誰是誰的時代力量

時代力量,如果朝好的方向走,就將如日本的明治維新,使國力向上提升、日新月異;反之,如果往壞的方向走,則會引來納粹、軍國主義、文化大革命,讓社會向下沉淪,萬劫不復。但到底是由誰來決定這股力量呢?

昔日周公恐懼流言,王莽謙恭下士,前者出於敬畏,後者出於野心。秦王朝統一天下不可一世,果然也就只有一世的成就,待陳勝、吳廣起兵則整個帝國一瞬間便土崩瓦解,灰飛煙滅。如今,在台灣幾十年威權統治的國民黨可以被打倒,美麗島事件中被視為「叛亂犯」的人可以執政。這些,都是時代力量的展現。

美麗島事件進行軍法審判,七名被告(左起):張俊宏、黃信介、陳菊、姚嘉文、施明德、呂秀蓮、林弘宣出庭。
部分美麗島事件的政治犯,出獄後曾擔任公職。圖為美麗島事件的軍法審判,七名被告(左起):張俊宏、黃信介、陳菊、姚嘉文、施明德、呂秀蓮、林弘宣。(取自網路)

由此可知,主宰時代潮流的人並不是帝王將相,而是人民。

今日,則是選民。

因此,有機會在政治上嶄露頭角的人,哪怕是稱自己為「時代力量」的人,都應明白自己可能只不過是時勢所造出來的英雄,不應當躊躇滿志反而是要滿懷謙卑。這便是蔡英文總統在當選之夜的自我期許。只有在巨大權力之前仍懂得謙卑的人,才有可能成就一番偉大的事業。

但謙卑並不代表著畏縮,而是不過度自我膨脹地以為可以操控一切。想要控制一切的權力慾望,往往會變成燎原的野火,一發不可收拾,歷史上的干戈動盪多由此而生。馬總統的失敗,也並非完全因腐而敗,而是對權力太過傲慢之故。貪天之功以為己力,最終脫離了時代,也讓國民黨政權失去了讓人民支持的力量。

馬英九辭黨主席。
國民黨在2014年底縣市首長選舉大敗,時任總統的馬英九於2014年12月3日國民黨中常會上辭去黨主席。(資料照,林韶安攝)

因此,民主法治與政治制衡是防止時代力量失控的重要因素。同時,執政者在行使權力時亦應當謹慎。謹慎,並不意味著守舊與固步自封。因為你可以輕易發現,世上許多偉大興盛的民主國家,他們對於權力的使用,始終也是謹慎的

*作者為科技業工程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