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之手伸向「第二島鏈」 南太平洋成中國、澳洲攻防熱點

2019-07-23 19:40

? 人氣

中國近年積極投資大洋洲諸島。圖為中國駐東加大使館。(AP)

中國近年積極投資大洋洲諸島。圖為中國駐東加大使館。(AP)

南太平洋的群島國家,除了予人「熱帶天堂」印象,在國際政治或經貿上都極少扮演重要角色。但過去10年來,南太平洋正逐漸成為東西勢力交會點,引發中國和澳洲的外交攻防拉鋸。

CNN於22日專文分析,中國近年積極以金援、貸款拓展影響力,將手伸向南太平洋,不僅對我國的太平洋邦交情誼形成威脅,更被視為有意突破「第二島鏈」,直接威脅到美軍在太平洋的部署勢力。長年扮演區域領導者的澳洲也如臨大敵,亟欲強化與諸多島國的關係。

中國近年積極投資大洋洲諸島。圖為東加的華人攤販。(AP)
中國近年積極投資大洋洲諸島。圖為東加的華人攤販。(AP)

風光明媚的南太平洋上,除澳洲與紐西蘭外還有14個群島國家,人口總和不到1000萬,GDP總和僅約330億美元(約1兆249億元台幣),僅約台灣的5%。世界銀行(World Bank)估計,太平洋島國約20%人口仍處於無法負擔基本需求的貧窮邊緣,是全球最倚賴外援的地區之一。

多年來都是南太平洋最大「金主」的澳洲,是大洋洲最富裕的已開發國家,人均GDP約5萬美元,每年無償提供數十億美元援助款,幫助其餘14國提升健康、教育等建設。澳洲近年不斷「加碼」,新增高達30億澳幣(新台幣655億元)的鉅額金援,並在2018年耗資1.4億美元(新台幣43.7億元),建設連接巴布亞紐幾內亞與索羅門群島的海底網路電纜。

「太平洋區域是澳洲戰略展望最重要的一環,我們不該把自身影響力視為理所當然,」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6月初出訪太平洋時堅定表示。

2019年6月3日,澳洲總理莫里森出訪南太平洋島國索羅門群島。(AP)
2019年6月3日,澳洲總理莫里森出訪南太平洋島國索羅門群島。(AP)

中國勢力搶佔  體育、旅遊都是一環

一連串舉措,其實是為了削弱中國步步進逼的壓力。澳洲智庫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統計,中國自2011年至2017年已經在南太平洋島國挹注約12.1億美元的援助或低利貸款,多數用在造橋、鋪路等「看得見的」基礎建設。

萬那杜(Vanuatu)2017年完工的盧甘維爾碼頭(Luganville wharf),就是向中國進出口銀行貸款8千萬美元興建而成。同年,中國花了8千5百萬美元協助巴紐修建道路等等。

在東加王國,中國也是最大資金來源。東加人口僅約10萬人,卻積欠中國高達1億8百萬美元的貸款,相當於1/4的GDP。《外交家》(The Diplomat)雜誌披露,中國每年還邀請上百位東加體育選手前往北京訓練,所有場館、食宿費用全免,幫助東加提升國際體壇能見度。

除了金援,中國也向太平洋輸出「旅客」,中國文化旅遊部7月中招待7個太平洋島國的旅遊機構前往中國交流。南太平洋旅遊組織(the South Pacific Tourism Organisation)負責人寇克(Chris Cocker)指出,2018年太平洋諸島的觀光人次約210萬人,中國旅客就佔了5%。

「中國市場還不甚了解太平洋,正好是個有利的契機,」寇克說。

中國近年積極投資大洋洲諸島。圖為中國駐東加大使館人員正在阻止美聯社拍照。(AP)
中國近年積極投資大洋洲諸島。圖為中國駐東加大使館人員正在阻止美聯社拍照。(AP)

澳洲「家長作風」民眾無感

相較中國的行動,澳洲過去可能顯得太過溫和,難以給人留下深刻印象。澳洲每年給予太平洋島國約60億美元的無償援助,卻堅持花在教育、政府治理、健康公衛等領域,也就是「澳洲認為這些國家需要改進的地方」。CNN認為,澳洲的「家長式作風」忽略了最重要的經濟發展,「存在感」自然不易提升。

然而,洛伊研究所也指出,澳洲金援遠比中國來得迅速、確實,目前仍是不爭的優勢。比較2011至2017年兩國「承諾」和「已撥款」的項目,澳洲承諾給予58.7億美元援助,實際撥出62.5億,達成率超過100%;反觀中國承諾的是57億美元援助,實際撥出僅12.1億,達成率僅21%。

此外,澳洲付出的58.7億美元屬於無償援助,但中國承諾的57億美元僅有9%為援助金,其餘91%都是貸款。

具外交、戰略價值  中國虎視眈眈

資源不豐的太平洋島國,中國為何如此積極耕耘?最重要的第一層原因,當然是基於與台灣抗衡的外交利益。中國可不是漫無目的揮灑資金,只有承認「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才能獲得中國援助,目前仍與台灣保持外交關係的吐瓦魯、帛琉、馬紹爾群島、索羅門群島、諾魯和吉里巴斯6國只能吃閉門羹。

此外,這些國家雖然面積小、人口少,但主權都受到國際普遍承認,在聯合國可是「票票等值」。對中國而言,拉攏它們花不了多少錢,外交效益可謂極高。

戰略價值上,南太平洋過去一直由美國及其盟友(紐、澳)所盤據,中國勢力若能成功穿透,等於突破了從日本、關島延伸至印尼摩鹿加群島的「第二島鏈」,對美國在亞太地區的部署打擊甚大。

《雪梨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2018年曾披露,中國打算在萬那杜興建永久軍事基地,但隨即遭兩國否認。澳洲總理莫里森也於同年11月和巴紐前總理歐尼爾(Peter O’Neill)簽署協議,將在巴紐的馬努斯島(Manus Island)建立共用的海軍基地。

巴紐是2018年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主辦國,中、澳當時紛紛砸下重金投資建設和軍力協防,以對巴紐示好。巴紐主要領土位於新幾內亞島東半部,國土面積比其他島國大得多,富含黃金、鎳與天然氣等礦產,對中國而言也是絕佳開發契機。

普遍歡迎中資  僅諾魯力抗

那麼,太平洋島國對於這場外交攻防的反應如何呢?目前來說,多數國家都非常歡迎中國資金,已經足夠讓澳洲、美國與台灣倍感憂心。

事實上,巴紐正是14個島國最早加入中國「一帶一路」發展計劃的國家。前總理歐尼爾任職8年內,還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會面超過10次。巴紐現任首相馬拉佩(James Marape)也在本周一公開稱,「只要合法,不管是來自中國、澳洲或任何國家的投資,巴紐都非常歡迎。」

今年5月,索羅門群島總理蘇嘉瓦瑞(Manasseh Sogavare)親口證實,目前正在考慮與台灣斷交,不諱言可以因此「獲得更多好處」。中國目前已是索羅門群島最大的經貿夥伴,2018年貿易額達7.5億美元。索羅門群島是我國17友邦之一,人口約60萬,也是太平洋友邦人數最多者。

20171102-總統蔡英文出訪南太平洋友邦,2日前往索羅門國會發表演說。(取自蔡英文臉書)
20171102-總統蔡英文出訪南太平洋友邦,2日前往索羅門國會發表演說。(取自蔡英文臉書)

6個邦交國中,目前只有諾魯力挺我國、公開抵抗中國勢力。2018年諾魯主辦第49屆「太平洋島國論壇」(Pacific Islands Forum),先是拒絕發給中國外交人員簽證引起鋒波;在論壇會議上,論壇主席、諾魯總統瓦卡(Baron Waqa)阻止中國代表團特使杜起文越級發言,導致中國代表團憤而離場。瓦卡後來在電視上痛批,「中國不是我們的朋友。」

債台高築、就業未增加  各國仍有疑慮

儘管中國帶來大筆好處,但對太平洋島國的影響是否正面,當地也有不同看法。澳洲國際發展部長費拉凡迪-威爾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曾警告,當地充斥著中資建造的「白象設施」(意指華而不實),這些島國卻因此欠下鉅額貸款,可能因此排擠更重要的教育、衛生等議題。

國際貨幣基金(IMF)也估算,太平洋14島國至少有6國面臨高風險債務壓力。萬那杜的外債總額約4.4億美元,中國就占了近50%。

中國貸款湧入時,還常以聘用中國承包商為條件,無法為當地帶來顯著經濟效益。例如盧甘維爾港,承包商就是上海建工集團。萬那杜外交部長雷根瓦努(Ralph Regenvanu)3月公開批評,中國企業和工人剝奪了當地年輕人的就業機會。

東加國會議員傅可(Sione Teisina Fuko)也批評,中國借出大筆貸款,最後仍是中國人得利,徒留東加背負大筆債務。

「中國帶來了資金、工人甚至建材。東加人可能只有推獨輪車的份,」傅可說。

針對批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曾反批澳洲「罔顧事實且不負責任」,中方也再三強調,「援助是否有成效,只能由當地政府和人民評論。」

無論如何,中國、澳洲正在南太平洋展開一場沒有硝煙的大戰,但各島國是否能成為「漁翁」坐享利益,仍待謹慎觀察。

澳洲國立大學(ANU)戰略與國防研究所教授懷特(Hugh White)也建議,澳洲必須改變老大哥心態,更用心觀察太平洋島國的利益。

「如果莫里森真的那麼重視太平洋區域,更應該放下獨佔此區域的想法,認真引導澳洲人民關懷鄰國的需求。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