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辜仲諒引入毒品法庭,要為台灣「解毒」仍有阻礙

2019-07-17 17:00

? 人氣

辜仲諒認為,美國毒品法庭計畫值得台灣效法。(新新聞資料照)

辜仲諒認為,美國毒品法庭計畫值得台灣效法。(新新聞資料照)

近日在台灣上映的香港電影《掃毒二:天地對決》,敘述劉德華飾演金盆洗手的富商,因痛恨毒品而動用私刑消滅毒梟,而與昔日兄弟(古天樂飾演)展開殘酷的正邪對決。電影裡毒品橫行的情形令人揪心,不過掃毒只是治標,戒毒才是治本,而台灣司法界近年來正燃起一股「毒品法庭」的研究風潮,希望從戒毒下手「解毒」。

嚴刑峻罰只讓吸毒者塞爆監獄

為了掃毒,台灣高檢署連續第三年舉辦「安居專案」掃毒。

根據檢方今年三月公布的第三波查緝行動,查扣的毒品超過七噸,足足可供二四○○萬人吸食。不過,檢警調年年繳出亮麗的緝毒成績單,為什麼吸毒人口還是居高不下?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美國人怎麼處理猖獗的吸毒問題?法界人士說,美國司法部門一開始也祭出嚴刑峻罰遏止犯罪,卻只換來毒品犯塞滿監獄的窘境。為了從根源解決這個燙手山芋,美國在一九八九年開始進行了「毒品法庭計畫」(Drug Courts)。

他描述,「毒品法庭」是以法官為核心來主導戒癮,參與計畫的吸毒者不再只有入獄一途,法官會整合社會資源,透過提供醫療、諮詢、教育或監禁等多元方案迅速矯正吸毒者,讓他們得以回歸社會。如果度過戒癮計畫就有機會獲判免訴或免刑;反之,將予以制裁或除名(重回刑事法庭)。而從美國經驗證明,毒品法庭能顯著降低再犯率,目前全美的毒品法庭上看五千個。

毒品法庭計畫也被廣泛引入澳洲等國家,這幾年來更在台灣司法界發酵,甚至引起中信大少辜仲諒的高度興趣。不過,到底是什麼樣的契機,讓辜仲諒這個和毒品議題八竿子打不著邊的門外漢,竟對反毒發生興趣?

中信邀來美國緝毒署教育基金會

「那兒童的眼神,是我這輩子看過最無助、無奈,非常非常可憐悲慘……。」辜仲諒曾透露,某次在育幼院看到毒癮者的小孩時,那眼神讓他的內心備受衝擊、難以忘記,因而踏上反毒之路。

二○一三年底,擔任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董事長的辜仲諒,率先邀請美國司法部緝毒署教育基金會(Drug Enforcement Administration Educational Foundation,簡稱DEA基金會)來台交流;一五年他宣布成立「中國信託反毒教育基金會」並擔任董事長,當年還與法務部調查局、DEA基金會三方盛大簽署合作備忘錄。

接下來辜的動作漸趨積極,他下苦功研讀毒品資料,同時諮詢美國的專家學者,最終認為戒毒才是解決毒害之道,因此開始倡議毒品法庭制度。

辜仲諒旗下的反毒基金會已連續兩年與法務部、衛生福利部合辦「毒品法庭暨多元處遇實務之研析」國際研討會,除了廣邀台灣司法界,也請來美國毒品法庭的法官等人分享實際經驗。

今年獲邀來台的包括美國前密蘇里州資深巡迴法庭法官卡本特(Christine Carpenter),她不吝分享十八年來擔任審訊及毒品法庭法官的經驗,以及如何建立心理疾病、退伍軍人及青少年的特殊處遇法庭。

辜仲諒認為,吸毒就像高血壓、氣喘一樣需要藥物治療,美國司法部是用一整套系統幫助這些人回歸生活正軌,毒品法庭的法官則像父母一樣叮嚀著藥癮者,協助這些人接受治療、重回社會。 

中國信託商業銀行全球行政總管理處總處長高人傑也到場聆聽。有趣的是,辜仲諒還在致詞時爆料一個小祕辛:「幾年前我和中信慈善基金會的同仁分享時,就曾對(執行長)高人傑提過,我們的目標是徹底解決台灣社會的問題!結果一講完,我就看到高苦笑,大家也知道,依照我的個性,絕對不是只出一張嘴,也會一起下去做……。」

不過,這個在司法界和企業界倡議已久的毒品法庭計畫,在台灣卻因司法體制的諸多問題而顯得舉步維艱。

台灣司法制度成毒品法庭阻礙

檢察界人士解釋,我國在實務上都是由檢察官負責這類案件。檢方處理吸毒初犯者時採取雙軌制,除了諭令附條件緩起訴(命接受戒癮治療)外,也可以向法院聲請觀察勒戒(到勒戒所戒毒)。這些人雖然獲得悔改機會,但回頭吸毒的比率實在太高,最後他們還是得入監,甚至導致監所人滿為患,「監所六萬多名收容人裡,就有三萬多個是毒品犯。」

這名人士說,前年舉行的司改國是會議就有委員提議設立毒品法庭,但當時鑑於檢方已有毒品多元處遇方案、法官僅負責審判缺乏整合內外資源的經驗,加上院檢分隸司法院和法務部(法官無權指揮檢察官)等,許多困難都得靠修法解決,讓這個想法鎩羽而歸。「想實行毒品法庭得克服不少制度上的難關!」他說。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