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蔡總統沒有做一件讓支持者開心的事

2016-07-28 06:40

? 人氣

總統蔡英文決定續兼民進黨黨主席,因為若不如此,未必能扮演協調民進黨與行政院的角色。(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總統蔡英文決定續兼民進黨黨主席,因為若不如此,未必能扮演協調民進黨與行政院的角色。(台北市攝影記者聯誼會提供)

五二0後台北政壇最流行的一個賭注是,林全內閣可以支撐多久,從最短8個月到最長2年不一而足,當然,另一個隱晦的賭注是有關總統蔡英文的,看她何時民調低於五成;更重要的是,這兩個賭注可說是緊密相依,蔡英文民調支持度愈高,就愈能掩護林全內閣過關,等蔡英文民調支持度死亡交叉,她手上能打的牌,就很有限了。

蔡英文的退居第二線 能維持多久

台灣是接近雙首長制的國家,雙首長制的困難在於不明確,總統與閣揆不但要處理職務上的衝突,還可能要面臨性格上的矛盾,例如,馬英九剛上任時,宣稱僅守分際,退居第二線,但是一個八八風災就將他打回原型,回到事必恭親的總統;有趣的是,這兩個月來,蔡英文似乎沒有記取馬英九初期的教訓,也採取退居第二線的作法,最明顯的例子是,尼伯特風災,她選擇不在第一時間到災區,但後來仍然感受到壓力,而必須在第二天趕去台東。這樣的風格能維持多久,仍值得觀察。

然而,以蔡英文更富自覺的領導風格,和馬英九的動機顯然不同。馬英九被自己人戲稱為拘泥法條的法匠性格,蔡英文自許絕對不同次前任,卻一開始就採取形同而實異的作法,其實是有謀略得多。

總統與閣揆本來就是相生相剋,一方面,閣揆必須有總統的全力支持,另一方面,閣揆要扮演總統「代罪羔羊」的角色,在台灣這樣政治極端對立的國家,高明的領導人最想扮演的應該是形似英國女皇但又有實權,讓閣揆扛起所有的施政責任,這是為了權力,也是為了理想,總統不捲入實際的黨派之爭及政策之爭,才有可能在重大議題如年金改革這樣涉及重大利益衝突的議題上,尋求幾乎不可能的共識。

刻意打造超黨派內閣 被批為「老藍男內閣」

某種程度,蔡英文挑選無黨籍的林全出任閣揆,除了他對蔡英文政見的熟悉外,一方面,也是刻意要打造一個超黨派的內閣,然而,在總統與閣揆天生的角色矛盾外,蔡英文與綠營的關係也是難題。蔡英文絕對無意打造聯合內閣,而是塑造一個超黨派形象的內閣,林全內閣中4位國民黨籍的閣員最後都採取停止黨權的作法,但這樣的內閣,卻還是被綠營批評為「老男藍」內閣,當林全內閣出包,原該是能力問題的,綠營卻輕易的找出已不存在的假想敵,硬是要挑出林全內閣的顏色問題。最近紛紛擾擾的就是國營事業的董總職位中,綠營人士太少,這些帳也都算到林全頭上。

某種程度,蔡英文必須扮演綠營和行政院的中介角色,或是說,她必須保護行政院不受綠營勢力的干預,讓林全內閣保有所剩無幾的自主性,否則,蔡英文還是必須親上陣線,這不只是雙首長制名存實亡的問題而已,而是未來她如何找到非民進黨的人士合作。組織一個純民進黨的內閣,不但違反她在大選時的承諾,而且也未必是最適內閣。

蔡政府開始安撫綠營基層

綠營基層的不滿,從人事到意識形態都有,今年6月,一位蔡政府人士透露,「總統還沒有做一件讓支持者開心的事」,當然,在不當黨產條例通過後,蔡英文可以暫時紓解來自綠營基層的壓力;事實上,新政府要面對的問題何止一端,但加開臨時會也要通過黨產條例,成為民進黨政府的優先大案,已透露出蔡政府必須優先安撫自己人;然而,綠營想要的又何只清算國民黨黨產,從正名到廢除特偵組,每一件都不是可以倉促而行的;更重要的是,當總統淪為必須討好鐵票的支持者時,恐怕也是政治虛無化的開始。

最後的賭注,就是看蔡英文到任期的那個階段,必須要向黨內極端勢力靠攏,詭異的是,雖然稱為綠營極端勢力,但民調數字顯示,這股力量是在成長中的,因此,她面臨的壓力其實比陳水扁總統任內大得多。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