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天專欄:群眾募資與區塊鏈民主─FinTech Taiwan專訪

2016-07-28 06:50

? 人氣

如何用區塊鏈技術來實現群眾募資與促進公民參與,一直廣受關注。

如何用區塊鏈技術來實現群眾募資與促進公民參與,一直廣受關注。

在區塊鏈科技發展的過程中最常被提出來的顛覆性特質,就是點對點通訊技術有利於金融脫媒(financial disintermediation)與直接民主。在鈔票、股票與選票都能數位化的時代,如何用區塊鏈技術來實現群眾募資與促進公民參與,一直廣受關注。我特別請FinTech Taiwan的共同發起人暨科技法律專家馬紹恆,從跨領域的角度提供新視角。以下是本次專訪記要。

Q:為何群眾募資與公民參與及公共政策有關?

公民參與思想甚至是公共治理理論,可說是直接民主的一種表達形式。在間接民主為基礎制度的台灣,最近幾年來仍時常耳聞。公民參與和公共治理或許可以說是公民透過不同方式或是機制參與公共事務,並且透過這樣參與達成自治與管理的思想概念,可能有幾個好處:

一、由公民充分的參與討論,最大化創造公共利益;

二、在切實取得社會群體的共識後,便利公共政策的推行;

三、提供一個路徑,有機會強化參與人在思想與感情層面的聯繫溝通,同時能實現自我,實踐基本權利的核心精神。

群眾募資概念,某方面似乎恰好能做為實現公民參與以及公共治理的一套機制。假設說,我今天想推動永續漁法或農法。經過深思熟慮以及多年的研究,我知道這樣的技法能夠讓台灣週遭的海洋以及土地在以破壞最小化甚至是一種與環境共生的形式下,取得人們所需的漁業及農業資源,台灣人未來世世代代都能快樂的享用這些自然資源。因此這樣的技法或許具備公共利益,也是我想提倡生生不息的一種價值。那麼我可以將這個想法以及相關的所有資訊、需求和回饋,透過專案方法,行銷設計,呈現在群眾募資平台上,與公眾溝通。那麼接觸到專案的網路使用者,透過瞭解平台上的資訊,可能不認同我的價值觀所以關閉網頁或是選擇用其他方式與我溝通或討論,也可能認同我選擇分享這個專案、甚至贊助我、投資我,支持專案成功通過募資。從某些角度來看,群眾募資促進一個公共政策開始成形,甚至這個金融工具的存在本身就隱含了某種公共利益。

在群眾募資的過程中,公民對於自己的價值觀能夠被肯定,會感覺很有成就感。不認同這個專案的人,也有機會瞭解了這個想法以及背後的議題,他們或許也思考過也研究過,因此他們以自己的自由意志選擇不認同,相對的,認同這個專案的人,他們可能覺得如此的價值觀應該要被保護,要被成就,因此自由的選擇透過參與,來強化這個價值。某方面來看,在充分獲得 ‘知’ 之後,認同與不認同以及相應的行止,剛好就是憲法保障表達意見自由的核心內涵之一。似乎也符合司法院大法官在表達意見自由相關解釋文中所提到 「實現自我、溝通意見、追求真理、滿足人民知的權利,形成公意,促進各種合理的政治及社會活動之功能,乃維持民主多元社會正常發展不可或缺之機制,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保障」 的意旨。

Q:為何群眾募資可以補充既有民主政治中政策形成程序的不足之處?

僅以台灣為例,目前法律設計有不同路徑讓人民得以與立法權與行政權溝通。依據行政程序法第168條,對於行政興革之建議,人民得循陳情之程序與行政主管機關溝通。另外,行政程序法第152條第1項,人民或團體也可以向主管機關提議制定法規命令,也可能是一個將意見傳達給主管機關的方式。如果行政機關採取人民或團體的提議,也可以依據同法召開聽證會,聽取各界意見。除此之外,還存在著以更激烈方式表達意見的可能,便是依循行政救濟或是行政爭訟制度。在立法權方面,立法委員得依照立法院職權行使法第9章下之規定,召開公聽會,邀請社會上有關係人士參與討論,也是可能與社會產業溝通的平台。這些都是理論,從實務觀點來看,這些程序顯然還有很多亟需改善的地方。

電腦遊戲質量效應(Mass Effect)裡構撰了一支機械種族Geth相當引人注意。Geth於進化完成後成為了一個同時具備個體的自由意志以及群體共識決策能力的群體。他們透過繁複綿密的加密通訊網路聯結整個種族(Network),以彼此溝通個體的意志並進而達成集體共識。更有趣的是,由於每個Geth個體的功能與運算能力並不相同,有些能負擔的運算量大,有些較小,有些適合防衛和攻擊,有些則適合決策,當遭遇不同現實狀況而接受不同運算需求時,Geth個體能夠透過網路將運算需求分擔給鄰近的Geth,並透過群體的共識決議(一般來說遭遇的狀況會影響表決權以及決議權的分配)通知功能最適的個體展開行動。在遊戲中Geth透過種族網路進行決議(或許像是公投)表示他們希望能和創造者和平且平等的共處,然而,若創造者執意要進行攻擊,他們則必須將創造者滅絕,確保自己的生存,但仍有單獨Geth個體自願保護創造者而犧牲。

Geth的種族網路中有幾個特點。一,每個Geth個體為網路上的一個運算節點(node)以及存儲單元,同時也是一個用戶。二,每個用戶都是自主自治的,並可自由讀取網路中的任何資料。三,該網路具有分佈式中心的特徵,因為運算經由多中心實行並核實確認,分散存儲在不同節點上,這些資料也是具備時間軸的 (成為Geth的歷史)。四,該網路為Geth種族的生存或價值觀而服務。Geth不像Star Trek裡的半機械半生物的博格人是一個群體意志(collective mind)凌駕個體自由的蜂巢型組織,而是個體意識與種族網路並存。連結Geth的種族網路不僅成為推動公共政策效率最大化的利器,思想交換、情感的寄託以及實現自我與自由的一種方式,從Geth的社會觀來看,萬事無疑都涉及某種程度的公民參與以及公共治理。在這個種族網路內,沒有所謂資訊不對稱或不正確的問題。

這個電腦遊戲的設定,其實點出了區塊鏈技術推動公民參與及公共治理的潛力。 區塊鏈技術的分佈式共識 (Distributed Consensus)、分散式資料存儲以及資料透明度,與Geth種族網路的特徵相仿。因此,資訊不對稱以及不正確的可能性理論上來說將大幅減少,資訊的流動量充足,每個用戶都能取得自己需要的資料,而這樣的資料經過整個網路確認核實,因此資訊的品質也可以確保。從這樣的角度去看,利用區塊鏈技術,或許能提升使用者對網路的信任度,從而成為實現公民參與以及公共治理的基礎設施或是平台。

不能否認,目前群眾募資平台不斷增進以及開發各種機制來提升使用者的信任。但區塊鏈技術的群眾募資應用仍值得大家參考。區塊鏈技術本身只能說是一種中性的基礎設施,自身不具目的以及動機。但群眾募資的概念本身卻可能被解釋成一種目的或動機。因此將群眾募資搭載到區塊鏈平台之上,效率更高也更加透明,或許更有助於創造公共利益。

Q:區塊鏈技術究竟可以如何幫助群眾募資?

肇因於平台設計先天上的侷限與網路科技的應用方式,目前群眾募資仍受限於資訊不對稱,亦即資訊量的流動不足與資訊質的辨識不能。這個缺陷可能導致使用者無法充分信任募資平台,而無法有效的實現公民參與和公共治理。由此推論,區塊鏈能對群眾募資的助益可能有三項:  

一、打破募資的侷限性目前台灣的群眾募資較容易受到侷限,贊助人多半為台灣的民眾,並且參與人數並不多。這可能肇因於募資參與者身分驗證上的限制,或者付款方式的限制。前者發生於法律責任主體明確的要求,後者在於群資募資的金流仍受限於目前金融系統的運作方式。但若使用區塊鏈技術建築群眾募資平台,贊助金流或許不再需要金融機構或平台擔當中介,能夠直接點對點流通。區塊鏈技術在身分驗證上也能提供可靠的解決方案,進而提高法律責任主體的明確性,此外區塊鏈的金鑰加密特性,也能讓個人掌握更高的資訊自主權。因此,區塊鏈技術的引用可能突破目前群眾募資在地理上的限制,降低目前募資模式帶來的成本,提高使用的誘因,擴大群眾的參與。

二、高度隱私權保障目前的群眾募資模式,參與者在募資過程中,必須揭露許多個人資訊給予募資平台,個人資訊的保障成為募資平台的一項重要問題。區塊鏈技術的加密以及分佈式特性,使得惡意的網路攻擊困難度大幅增加,因此能夠強化個人資訊的保障,保護個人的隱私權,間接保障了自由。

三、降低法律風險區塊鏈技術加上智能合約的置入,在募資以數位貨幣的基礎上,可以使得區塊鏈群眾募資執行自動化,或許不再產生中心化平台以人力管理導致的行政成本以及低效率,並能夠大幅減少法律爭議的發生,有效降低法律風險。因為區塊鏈技術以及智能合約淡化了中心化平台的重要性,募資合約條款能夠自動在區塊鏈網絡中客觀的執行,減低甚或完全不需人力在募資過程中的介入。另外,由區塊鏈網絡上的節點共同驗證的區塊,依時序忠實的記錄與保存了節點之間重要的交易資訊與價值,難以更動,不僅能夠降低詐欺的風險,還可能據以主張衡平法上禁反言的效果(equitable estoppel )。

目前群眾募資平台已累積許多營運的經驗,仍有很多問題尚待克服。每個技術都有優缺點,區塊鏈也不例外。區塊鏈技術若與群眾募資結合,等於賦予每個網絡參與者更多自主權,也讓參與者必須要承擔行使權力伴隨的義務甚至責任,這或許更能突顯群眾募資公眾參與的核心思想,使得公民社會更加健全。

*作者為旅居香港的金融觀察家與專業投資人,源鉑資本(Kyber Capital)執行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一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