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錦稷專欄:中美貿易戰台灣真能夠不選邊?

2019-07-05 07:00

? 人氣

在中美科技戰的背景下,台灣半導體產業目前仍占有領先地位。(圖/日月光提供)

在中美科技戰的背景下,台灣半導體產業目前仍占有領先地位。(圖/日月光提供)

如何因應中美貿易戰已是國家戰略層次問題。衡酌台灣與中國產業關聯程度,不選邊站的後果,恐只是消極被動地選擇與中國同行,長期而言將逐漸喪失在國際政治與經貿局勢中隱性卻關鍵的地位。

郭台銘闡述其經濟政策,是前進美國的「東進」、融入中國的「西和」、連結東南亞的「南拓」,與協助日本開拓中國的「北接」;韓國瑜也提到「西望外交」。但根據《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報導,如果郭台銘當選總統,如何在中美間求取平衡將是一大考驗。尤其中美戰略博弈下,美國正逐漸視台灣為制衡中國的力量;許多人對韓國瑜也有同樣的質疑。

台出口美國商品壯大美國供應鏈

郭認為要維持台灣的主體性不用選邊站,反而走鋼索是最好的方法。他自稱能遊走在中美之間的鋼索上,並認為這能讓台灣獲利、美國達標、中國轉型成功,達到三贏。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上任後,對中政策已從過去的交往(engagement)策略,轉變為定位中國是美國發展的戰略性對手(strategical rival)。中美已從中歐、南海或一帶一路的地緣政治摩擦,衍生到關稅貿易、匯率操控、政府補貼、強迫技術移轉、智慧財產權保護、人工智慧、電子商務、5G規格。尤其中興科技、福建晉華與華為的禁購事件,顯示中美間科技發展與技術規格的制度競爭已十分激烈。

中美對這些議題各有國內政治的連動壓力。中國內部有反美的民族主義情結,領導人稍有不慎將立刻面臨群眾質疑,在北戴河會議上也會遭到中共大老的批鬥,中共領導班子的政治權威將面臨岌岌可危的處境。美國本身也有川普競選總統時所召喚的民粹主義情緒,已經宣布競選連任的他,當然也想在中美貿易談判的民氣可用下,藉對中國的強硬態度激起選民的熱情與認同,尤其是中西部幾個美國總統選舉的關鍵州,對中國不滿情緒更是不在話下。

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夾在中美對峙間的台灣無法置身事外,也不能看輕自己的角色。美國國務院網站上,除了《台灣關係法》強調對台灣關係的法制保障外,也一直寫著台灣是美國第九大貿易夥伴,顯示台灣在經貿上對美國的重要性。雖然美國也認為台灣對美貿易有過高比例的順差,美國財政部甚至一度將台灣列入匯率操縱國觀察名單,但檢視台灣對美出口產品內容,一方面美國對台灣有服務貿易的順差優勢,另一方面台灣對美出口的產品以中間財、資本財為大宗,最終的消費財占對美出口比重約僅三分之一,顯示台灣對美國的出口其實是在壯大美國生產供應價值鏈。

中美貿易摩擦檯面化後衍生的效應,其實也正和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上路,以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陣營正努力要加快進度的國際局勢相同。後續所可能演變的國際供應鏈轉變,台灣要仔細思量的是,究竟該採取什麼樣的策略。

郭韓說法只是合理化過時傾中政策

中國近年來積極以進口替代的經濟思維,傾國家力量扶植本土的紅色供應鏈,尤其是全力發展半導體產業在中國落地生根。台灣的半導體目前仍擁有領先的關鍵技術,在國際供應鏈中是中國覬覦的對象;對美而言,尤其是在美國高舉對中國的科技競爭態勢下,台灣仍具有關鍵的半導體產業地位。

就策略的思考層次而言,台灣政府不能只是盲目地推出台商回台投資的補貼政策。這樣的政策很可能只是以有限的財政資源補貼台商回台生產,卻繼續融入中國的生產供應鏈。甚至在中美貿易戰激烈對壘的局勢下,台灣的半導體科技產業很容易陷入幫中國洗產地的瓜田李下嫌疑。台灣應思考如何發展「非紅供應鏈」,「高階回台,中階新南向,低階留中國滿足其內需」等可能的政策思維都應深入討論,並與相關產業人士取得共識。要先想好台灣在國際供應鏈中所扮演的關鍵角色,才能想清楚未來國際供應鏈調整的浪潮下,台灣究竟要何去何從。

20190701-SMG0034-E01c-韓國瑜+郭台銘(新新聞柯承惠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左)、鴻海前董事長郭台銘(右)。(新新聞柯承惠攝)

郭台銘的台灣不能選邊站講法也好,韓國瑜的西望政策也罷,某種程度上只是在合理化過度傾中的錯誤政策。也許過去的西進政策曾經成功創造台灣跨國生產優勢與對中國出口的一片榮景,但西進廠商對中國投資金額已高,台商無不想在台灣或東南亞間找到可能的替代方案。也許多數台商難以立刻拔腿就走,但中美對峙恐怕已是長期的必然趨勢,廠商很難繼續存有觀望心理。

被動融入紅色供應鏈恐危害國安

如何因應中美貿易戰已是國家戰略層次問題。衡酌當前台灣與中國的產業關聯程度,不選邊站的後果,恐怕只是消極被動地繼續選擇和中國經濟整合,與大膽西進主動選擇擁抱中國,恐怕只有進度快慢的差異而已。這樣的政策效果就是持續融入紅色供應鏈,也許短期仍能獲取眼前經貿利益,但在美日歐等先進技術的國際生產供應鏈中,台灣將會逐漸淡出,更會讓台灣的國家安全門戶洞開,長期而言也將使台灣失去經濟與政治的自我決定權,更讓台灣在國際政治與經貿局勢中所扮演的隱性卻關鍵地位逐漸喪失。

*作者為中信金融管理學院教授暨金融管理研究所所長,兼任智庫研究與金控公司治理。研究興趣包括美中貿易、財政、金融與產業議題。工作之餘喜歡登山與經典老車。本文原刋《新新聞》1687期,授權轉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