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石井望專文:仲裁庭不反駁元國測緯之說,卻罵「中國的台灣當局」

2016-07-24 06:40

? 人氣

中國南京海洋國防教育館中的南海地圖。(美聯社)

中國南京海洋國防教育館中的南海地圖。(美聯社)

7月12日,南海仲裁判決出爐,台灣人關心太平島是島是礁,海外報導則更關心判決否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歷史性權利。乍看新聞標題,我欣喜以為法庭高人果然有眼,不負眾望,揭露了該國歷史的虛假。沒幾個小時,英國一位日籍教授給我發來判決原文的網址,我自己也在《自由時報》網站中找到漢語官話縮短版。

粗翻一翻,歡情頓時變成沮喪。法庭否定九段線多處,全是「歷史性權利與國際法相違背」、「九段線不具法律效力」等判詞,沒有一處直接給九段線本身一記當頭棒喝。在我看來法庭膽小,回避了歷史真贋之爭,錯失了一次打擊假古董店的絕佳機會。法庭既然回避,該國必將肆無忌憚,繼續製造謊言。

判文多處討論西元19世紀英國海軍刊行的《支那海志》(China Sea Directory),否定歷史甚力。但對九段線所據漢文史料則全不理睬。判文中唯一間接提及處,見原英文第309頁,註840,徵引中華人民共和國駐馬尼拉大使館的英文聲明

大使館主張元朝已開始在黃岩島測驗天文,發展漁業,從不間斷。對此,判決第311頁說:

「關於傳統漁業,法庭結論是它獨立於主權問題之外。」

誠然,漁業史不關主權,完全正確。但這並未指出元國測驗之詐。難道英文看得懂就討論,漢文看不懂就置之度外麼。這樣一來,等於全盤否定漢字文化了,不只否定該國的主張而已。

測驗天文的史料,是元國黃鎮成《尚書通考》卷三所載「四海測驗」,後載入《元史》天文志。元國重視伊斯蘭科學,大名鼎鼎的天文家郭守敬受忽必烈之命,前赴南北各地測驗緯度,在「南海」測得北緯15度(見下書影)。15度恰符黃岩島的緯度,中華人民共和國認定該文「南海」就是指黃岩島。可是郭守敬只測到緯度,沒有經度,同緯度還有越南中部地區,該國憑什麼那麼武斷,定為菲律賓沿岸的黃岩島呢。很多專家早已指出其謬,我想在此指出新的一點。

傳教士指導下所建北京古觀象臺,錄自:《Illustrations of China and its people》,by J. Thomson,刊行者為China Through Western Eyes。西元1873年。
傳教士指導下所建北京古觀象臺,錄自:《Illustrations of China and its people》,by J. Thomson,刊行者為China Through Western Eyes。西元1873年。

且不說郭守敬測驗准不准,先理一下該次測驗的來龍去脈。周天360度法始於巴比倫古文明,後經印度,流入唐國。在元國以前,很多天文類古書提到唐僧一行精通印度曆法,測驗天下緯度。一行還首度描繪「山河南北兩戒圖」,亦即全國地圖。元國郭守敬測驗天下,志在超越一行和尚,以顯元國幅員之大、文明之盛。

唐僧一行曾派人到林邑(今越南)測得北緯17度,成為極南地區的著名數據。到元國時,該數據還銘刻在國家天文儀器「仰儀」之上,云「極淺十七,林邑界也」。極淺指低緯度。《元史》天文志徵引它,改作「極淺十五,林邑界也。」

為什麼改十七作十五呢。顯然因郭守敬繼唐僧一行之後,在林邑國測得15度,為《元史》所採。《元史》是明國洪武皇帝邀請名人宋濂等修撰的,完成於開國不久,近乎是元國同時代的紀錄。說明宋濂等人認為郭守敬測15度的地點,和唐僧一行一樣都在林邑國,不在黃岩島。果真遠涉重洋測驗黃岩島,那是壯舉,史無前例,遙遙超越唐僧一行測驗的意義,《元史》編者怎麼會誤作林邑呢。

《元史》是明國官方著作,假設硬要否定勝國的豐功偉績,通常有兩種方法。一種是完全湮沒郭氏測驗的事實,一筆帶過了之,甚至隻字不提。另一種是譏斥郭氏亡命海外,妖言惑眾。《元史》編者不採取這兩種慣熟的手法,卻把黃岩島偸換成林邑國,達不到湮沒郭氏的目的。這種假設能成立麼。事實是測驗地點在林邑國,不在黃岩島。中華人民共和國無稽之談不攻自破,可惜海洋法庭並未具體揭露詐偽,結果縱容該國反駁判決,繼續詐稱管轄南海兩千年

《元史》天文志,康熙刻本,慶應大學藏。(作者提供)
《元史》天文志,康熙刻本,慶應大學藏。(作者提供)

無可否認,郭守敬是一位出色科學家,可是360度法本身是進口貨,對岸該國把郭捧得太高,我們不必認同。若說到測驗的准確度,那也不無可議之處。郭氏的前六個測驗點,北極星出地的角度(即北緯)各為15度、25度、35度、45度、55度、65度(見書影),都是先有成數,再定地點,能否顧及度數的精確性,本屬疑問。最明顯的是25度,夏至無影。夏至當天,日晷無影的地點都在北回歸線上,北緯為23度半,怎麼變成25度呢。顯然只顧整數不顧零數,並不要求精准。同理南海15度也可能有一定的幅度,約在14度至16度,不能確定為黃岩島的15度。

既然度數不准,我們不得不看下面的日晷投影尺寸。書影中的「晷景」就是晷影。北緯35度的嶽臺就是太岳台,夏至時的晷影為1.48尺。古時晷長8尺,用三角法折算,1.48尺約當北緯34度弱。

太岳台是傳統立晷點之一,大中華思惟認為是地之中,亦即地球面上的中心點。在各地立晷點中,太岳台是最重要的,不可以測得馬虎。它在什麼地方呢。據《新唐書》天文志的記載,從河南省滑縣起步,向南約走199里,到太岳台。又向南約168里,到扶溝縣。又向南約160里,到上蔡縣。太岳台在滑縣和扶溝縣的中間,就是開封府城附近。

依現代數據,開封北緯34度45分左右,扶溝縣北緯34度強,郭守敬用日晷測太岳台北緯34度弱,比扶溝縣更南。若和開封附近比較,起碼差半個緯度。可知他測的夏至晷影並不很精准,同理南海15度也只能說約在現代北緯14度半和15度半的幅度內。靠這種模糊數據為孤證,附會為小小黃岩島,還從菲律賓手裏搶奪。

圖示。
圖示。

另外不得不提,《元史》原文晷影尺寸下面的晝54刻、夜46刻等數據,將一晝夜分為100刻,北方晝長夜短,南方晝夜均匀。對岸該國專家居然據此考證出「南海」測驗的經度與黃岩島相一致。這是小學生的題目,經度和晝夜長短何干。仲裁庭也不管它,令人啼笑皆非。何況人類測驗經度,約從西元18世紀歐洲纔漸趨精准,假如元國能測出黃岩島的經度,那要全面改寫科學史。

以上歷史騙局,我越寫越起勁。可是台灣人最關心的並不是這些,而是太平島突然被判為礁。數日來專家各談各見,其中7月13日(判決第二天)管碧玲立委在立院質詢已道破肯綮。她說南沙群島的任何一個聲索方都沒有宣布擁有專屬經濟區,台灣也沒有宣布。現在太平島降格為礁,台灣依舊不得宣布,現狀不會改變。法庭同時限制其他各國的權利,對台灣來說利大於弊。台灣損失最慘痛的一點倒是在於被定為「中國的台灣當局」。

判決中為什麼罕見的使用這句駭人聽聞的名稱呢。我認為法庭有意敦促台灣清醒,勿作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馬前卒。法庭考慮的重點其實在於南海和平,難道不是麼。目前破壞和平的力量只有該國,台灣若跟隨該國走,也會成為破壞性因素,那是法庭決不會容忍的。要給台灣一次教訓,法庭採取的方法就是「中國的台灣當局」惡名,等於罵你是該國走狗。

法庭既然要維持和平,我認為這次判法是必然的選擇。依判決,所有島礁都不得擁有專屬經濟區,也就是誰也休想覇占南海。這是最公平不過的判法。如果在各島礁中,單單判太平島及若干較大島為島,其他都是礁,那麼台灣輿論自然會要求政府宣布經濟區。一經宣布,在南沙群島中唯獨這幾個島可以覇占廣大海域,其餘各島都是零,各國會死心麼。這必將帶來一個加劇爭端的惡果,甚至發生台菲、台越等武力衝突,成為世界第二或第三個火藥庫,像東歐巴爾干半島那樣。難道法庭願意看到這次判決會造成歷史性導火索麼。我認為這次判法是南海問題唯一可走的,不得不走的路。

可是依此標準,世界很多無人荒島都可能被判為礁。例如沖之鳥島,周圍海域不與隣國重疊,能不能繼續判為島呢。又如釣魚台,會不會忽然被判為礁呢。這將產生一系列問題,法庭自知棘手。但考慮南海和平,不得不判南沙全島為礁。這一着棋,看似險棋,其實自苦其身,別無良方。法庭有這點苦心和決心,我們應當理解它,尊重它。我預料這次判決將會隨著時間成為一次歷史性名判。

*作者為長崎純心大學副教授、兼任內閣官房領土室委託調查事業特別研究員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