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海賊王》如此動人?在男人主導的航海時代,他為女性留下這片舞台…

2016-07-24 07:30

? 人氣

《海賊王》的故事之所以深刻,正是因為每個角色背後都有一條詳盡的生命脈絡,從不是為了填塞而造,他們都在那時空當中真真實實地活著……

《ONE PIECE》角色表現的性別詮釋,原是前陣子在自己臉書上所寫下的隨筆,當時信手捻來,亦是覺得一些角色在性別設定的處理上特別令人玩味。這些情節是否為尾田刻意安排的隱喻,我們不得而知,但創作者的作品內涵,必然源自於個人感知與社會集體經驗的交織,甚至早已內化於思維之中,從性別詮釋這一點看來,則是格外令人感觸,也有許多令人想像的空間。

據《ONE PIECE》設定的世界觀與時間點來看,在目前已知的故事劇情軸線上,時為「大海賊時代」,並在九百年前,有著一段「消失的一百年」歷史;故事中的勢力結構,則分為世界政府、海賊、與革命軍。

由哥爾.D.羅傑所開啟的這個時代,各個有野心的男子漢們在海上爭霸,主角蒙其.D.魯夫,及其結拜兄弟波特卡斯.D.艾斯、薩波,便是受了這個時代的氛圍驅使,而立志成為海賊。在《ONE PIECE》的世界裡,「D的意志」一直是個相當重要的線索,不僅魯夫的父親與爺爺名字當中都有D,就連近期的人氣角色羅,帶有D的血緣設定也明朗化。

從《ONE PIECE》的整體架構來看,少年漫畫仍不脫強大的父權傳承,檯面上, D的繼承者也都是男性,尤其在主角兄弟身上,父權傳承的痕跡更是明顯。然而作為羅傑嫡長子的艾斯,一生卻始終為血緣所苦,他不僅選擇繼承母親的姓,選擇與無血緣者成為兄弟,然後選擇羅傑的死對頭白鬍子作為自己的父親。魯夫雖然有明顯的血緣系譜,可是這個系譜的社會位階亦分崩離析,毫無倫理可言。魯夫的父親多拉格,無視身為海軍的父親卡普(魯夫的爺爺),以革命軍領袖的身分,逐步推翻世界各地的腐敗政權,父子兩人可說是處在完全敵對的立場上。魯夫也沒有繼承父親的革命志業,而是選擇自己所認同的生存之道,成為了海賊。而故事當中所出現的女人國「亞馬遜百合」,雖然是明顯的母系社會,但成為該國皇帝的要件卻是以戰力取勝而非血緣論。

尾田栄一郎似乎欲在《ONE PIECE》的時空當中,凝聚出一個如草帽一行人般,沒有上下階級的理想國,讓每個人有機會成為自己理想中的模樣。然而這個理想國度的建立並非透過破壞或否定,因為破壞與否定(抹銷)正是當下政權(世界政府)的支配手段。或許,我們也可以把這個故事,讀成在既存秩序裡,一面維持,一面革新,擴充眾人參與的機會。

由女性所開啟的新時代

在這個男子氣概滿點的海賊冒險世界,即便是如此硬派的「D的血脈」,女性不僅未曾缺席,更以各自不同的姿態展現出柔韌而堅毅的政治參與,撐起表面上由男性權力所開展出的政治舞台。

艾斯的母親─波特卡斯.D.露珠,為了保住孩子不受世界政府的追殺,在羅傑死後的一年三個月,也就是「懷胎二十個月後」才生下艾斯,因此耗盡氣力身亡。娜美的養母海兵貝爾梅爾,為了保護娜美以及亦無血緣關係的女兒諾琪可,代替兩人犧牲自己,換抵進呈給侵略者惡龍的納貢。魚人島王國的乙姬王妃,即便貴為一國之母,仍為了魚人、人魚,與人類種族間的平等共存而四處奔走,終亦如為黑人人權而戰的馬丁.路德.金,遭到激進魚人分子所槍殺。

母親角色固然稀鬆平常,但強韌的母親角色不僅鋪陳出深刻的情感厚度,同時我們還能見到故事當中對於母系傳承的著墨。透過「孕育」(無論生理或是心理的),以一種軟性的姿態,寧靜卻有力地擾動著《ONE PIECE》時空的歷史走向,進而開啟目前活躍於《ONE PIECE》舞台的新世代。這三位母親的形象與意志不僅是故事中的經典代表,以生命所捍衛的普世價值也一同流傳到了未來。處刑臺上的艾斯最後終於了解,自己的誕生並非詛咒而是祝福,無論來自多麼「罪大惡極」的血脈,都該坦然地接愛與被愛。

年幼的娜美自從目擊貝爾梅爾被惡龍槍殺的那一刻起,便倚賴著犧牲小我(為惡龍工作)完成大我(買回整個村子脫離惡龍掌控)的意志而活。乙姬不僅將種族之間的和平盼望留給了後人,自己的女兒白星,更是數百年來才會出現的人魚公主,是能夠與海王類對話的「王」。

白星公主在平時固然是個愛哭鬼,但在關鍵時候便會展現出無比的勇氣。《ONE PIECE》當中的「王女」們,似乎都具備著這樣的特質,不僅是所謂出身高貴、養尊處優的公主。曾經作為草帽夥伴一員的阿拉巴斯坦王國公主薇薇,為了阻止國家因久旱而陷入內戰,放下身段,不惜冒著生命危險,親自潛入地下組織「巴洛克華克」臥底。近期在多雷斯羅薩劇情中十分活躍的劍鬥士蕾貝卡,原本亦是利克王族的公主,之所以成為劍鬥士,更是為了自多佛朗明哥手中奪回被竊取的利克王政權。

娜美與羅賓:掌握國家機器的權力關鍵

娜美與羅賓是草帽一行中唯二的女性,身世多舛,十分令人動容。

娜美為求生存,從小強迫自己快些長大,不惜背上盜賊的黑名,只為了將村民從惡龍水深火熱的統治中解救出來。娜美擅長海圖繪製與天候觀察,夢想是畫出屬於自己的世界地圖。以草帽一行人在船上的角色分工而言,娜美擁有清晰方向感,在船上擔負著重要領航工作的,相較於戰力強大卻是個超級大路癡的索隆,堪稱各擅勝場,不流於性別的刻板印象。

現實世界的十五世紀,在地理大發現時期,能夠派遣船隊並掌握航道是立足國際的重要實力─精確的海圖,更可說是國家技術水平的象徵。在大航海時代,娜美可說是掌握了邁向強權與致富的關鍵鑰匙。

妮可.羅賓的故鄉遭受海軍亡國滅族,正是因為其「禁忌的血脈」─世界上僅存能閱讀古代文字的歐哈拉族裔。羅賓考古與歷史研究的天分,亦是來自母系傳承。羅賓以考古學家的身分成為魯夫的夥伴,目的是為了找尋散落在世界各地,刻著「歷史本文」的石碑,收集在「消失的一百年」之間所發生,卻散逸在各處的真正的史實。世界政府為防堵這段歷史公諸於世,無所不用其極,斥羅賓為「惡魔之子」,撲天蓋地施以各種獵巫式的迫害。尾田將這個沉重的使命交給身為女性的羅賓,預見了《ONE PIECE》世界的歷史書寫將由女性擔綱。羅賓在與夥伴們分開的「兩年間」,與革命軍進行了密切的接觸,毅然站在與官方敵對的立場上,展開記錄與詮釋。

領航員與考古學家,因為無法展現出強勢的壓制力量,在少年漫畫當中固然是顯而易見的輔助角色。然而在現實世界裡,娜美與羅賓實則掌握了國家機器當中最為關鍵的權力位置。地理與氣候的空間資訊具有高度的戰略意義,歷史真相的解讀則隨時能夠顛覆統治的正當性,更遑論多佛朗明哥,正是靠著扭曲的歷史事件,竊取了多雷斯羅薩的政權。無怪乎不管武力多麼強大,在娜美與羅賓面前也得畏懼三分了。

革命軍與新人類:酷兒群體的政治參與

提及了諸多的女性角色之後,接著得來說說關於香吉士的男人緣(!)。雖然動畫官方相當地明目張膽,但今天就先別管「索香」了吧!。

尾田總是戲謔地說著大胸部和內褲,描繪許多性感撩人的女性軀體。儘管如此,他刻劃女性與中性角色,無論是角色的經歷或生命史,叛逆現實的程度,時常令人驚訝。

在官方劇情的設定上,香吉士作為一位異性戀特徵十分外顯的角色,不僅就這麼剛好的被具有瞬間轉移能力的大熊拍飛到人妖王國,就連在巴洛克華克篇當中的交戰對手,也是以「人妖道」行走江湖的Mr.2馮.克雷。

有趣的是,香吉士口中雖然對他們嫌棄得要命,但無論是在小馮承認自己落敗後伸手拉他一把,或者在人妖王國修業的兩年間,大受人妖們的歡迎,這些情節的背後,其實也反映了香吉士對於人格特質的正面肯定高出性別界定,除了是異性戀男性對於跨性別者的肯認,而更「超譯」一點的說法,則是暗示香吉士亦是其中一員,只是口頭上還在鬧彆扭不願意承認。(當然你也可以說那只是設定上有趣)

此外,身為革命軍的人妖王伊娃柯夫,所提出的「新人類主張」,最重要的核心概念正是多元性別與自我認同。在《JUMP》這種超級主流的漫畫刊物裡,表現性別議題不但不容易討好,也有相當的風險,但尾田終究還是使用了,而且安排得相當巧妙。推進城監獄中的「5.5層」裡,一群屬於新人類的小宇宙,在監獄此一父權無比強烈的象徵場域當中,有群被定義為反抗者的異類,正在建構自己的理想國。在這國度裡,與他們不同者才是異類,族群成員均來自於監獄的囚犯,而要成為這裡的一員,只要認同即可;成為一員之後,即便在監獄裡,精神上也許還比監獄外的世界更自由。

伊娃柯夫作為跨性別族群的首領,同時也是革命軍當中重要的一員,這也代表著跨性別族群在《ONE PIECE》世界裡的政治參與,是鏗鏘有聲的,是舉足輕重的。Mr.2馮克雷可說是個點,藉由他在監獄中找尋伊娃柯夫的線,拉出新人類跨性別族群的面。魯夫持續與這群人交心,而香吉士也屢次與他們接觸甚至獲得幫助。假若魯夫未來將握有這個世界的支配權力(成為海賊王),亦可以看做這個未來的權力核心與跨性別族群們的友好。

《ONE PIECE》的故事之所以深刻,正是因為每個角色背後都有一條詳盡的生命脈絡,從不是為了填塞而造,他們都在《ONE PIECE》的時間當中真真實實地活著。

這些圍繞著諸多女性或跨性別角色而開展的動人情節,不僅帶著深刻的情感,也為少年漫畫固有的奔騰熱血,添上了許多溫潤而細膩的質地。在此也就不妨試著想像一下,當「D」的意志真正展現之時,《ONE PIECE》將會成為什麼樣的理想國吧!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奇異果文創《動漫社會學:別說得好像還有救》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