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罵大學生「弱智、白癡」……「巴西川普」博索納羅狂砍教育經費 全國學生上街抗議

2019-06-01 11:00

? 人氣

學生舉起破碎的巴西國旗,抗議政府亂刪高教經費。(AP)

學生舉起破碎的巴西國旗,抗議政府亂刪高教經費。(AP)

巴西極右派總統、有「巴西川普」之稱的博索納羅自2019年元旦上任以來,除了和美國總統川普一樣,反對環保、性別平等及槍枝管制等,近日更拿巴西的高等教育開刀。巴西教育部長溫特勞布先是在4月30日,宣布削減3所「鼓吹騷亂、學術表現不如預期」的聯邦大學30%非強制性預算,巴西高教處長更宣布削減措施擴及所有聯邦大學,凍結高達580億巴西雷內爾(約新台幣4600億元)的教育經費。

巴西全國學生會(Natioanl Student Union)5月15日在170個城市發動遊行後,30日啟動了規模更大、範圍更廣的全國性示威,要求政府正視大學教育、科學研究,抗議當局不應以「左翼分子鼓吹騷亂、詆毀現任政府」為由,亂砍預算,更不應視高等教育為財政不穩的代罪羔羊。面對學生示威,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竟嘲諷抗議學生是「被一些聯邦大學中,自以為是的人利用的弱智、白癡。」

巴西總統博索納羅神情凝重(左4)。(AP)
巴西總統博索納羅神情凝重(左4)。(AP)

批評總統就是左派 砍預算全因意識形態

5月30日學生全國示威的導火線,起源於4月30日,巴西政府以聯邦大學意識形態與現任政府教育部不同為理由,大砍高教預算。巴西教長長溫特勞布(Abraham Weintraub)4月30日向《聖保羅州報》(O Estado de S. Paulo)表示,削減巴西利亞大學(UnB)、巴伊亞聯邦大學 (UFBA)和福魯明尼斯聯邦大學(UFF)的預算勢在必行:「我必須這麼做,因為這些學校有太多額外的經費,用來製造混亂、發起莫名奇妙的活動。」溫特勞布抱怨,政治性的、偏袒某一政黨的示威不適合在大學進行,但他並無舉出特定案例。

學生上街怒吼,抗議政府亂刪高教預算。(AP)
學生上街怒吼,抗議政府亂刪高教預算。(AP)

巴西極右派總統博索納羅一直將國內的左派視為眼中釘。博索納羅曾攻擊執政13年左派政黨「勞工黨」(PT)是「共產主義分子」,並聲稱社會主義造就了巴西的犯罪、貪腐等弊病。英國《衛報》(The Guardian)指出,博索納羅在5月初,公開支持右派組織「無黨派學校」(ESP)發起的揭發左派教師運動,鼓勵學生如果懷疑老師利用上課時間宣揚左派思想,就錄影存證。博索納羅抨擊教育者不應灌輸學生特定思想,博索納羅的兒子卡洛斯更稱:「拍攝、揭發老師不當言論,是防禦偽裝成教師,意識形態掠奪者的合法行為。」

高教左傾?遭刪經費的聯邦大學表現不佳?通通鬼扯!

即使ESP的支持者們,陸續公開了一些「證據」,如公立大學內的「反法西斯運動支持民主」運動,以及老師公然痛斥博索納羅,但時至今日,並沒有任何科學研究得以證明,巴西教育體系已經系統性的左傾,這些「非右即左」的證據更是說不通。而被溫特勞布公開點名表現不佳的3所聯邦大學,除了在各大高教排名皆名列拉丁美洲前20之外,且與2017年相比,2018年的評分都有上升,學術表現差勁的理由難以服人。因此,當巴西高教處長朱尼奧(Arnaldo Barbosa de Lima Junior),宣布預算削減擴及所有聯邦大學時,教職員工、學生的不滿頓時爆發,直接促成5月2場全國示威。

大型標語串聯。(AP)
大型標語串聯。(AP)

極右派政府將手伸進校園 抗議者怒吼:博索納羅,滾開!

30日在首都巴西利亞(Brazilia)的大街上,學生焚燒博索納羅的肖像,反覆誦唸「博索納羅,滾開!」里約熱內盧(Rio)的上千名學生,舉著「教育不是花費,是投資」的標語。參與巴西經濟首都聖保羅(São Paulo)示威的都市計畫規畫師亞柯維尼(Rodrigo Iacovini)告訴《衛報》:「這不只會影響大學,更會影響每一層級的教育,巴西政府證明了自己不僅保守,更是一個不適任、完全和社會脫節的保守政府。」

抗議學生至深夜都不肯撤離。(AP)
抗議學生至深夜都不肯撤離。(AP)

預算削減波及獎學金、科研經費

由於此次削減的是大學預算中的「非強制性開銷」(discretionary spending),像是設備的維護翻修、獎學金、科研專案等費用,許多巴西的研究人員擔心學術生產受到影響。巴西東北部謝吉貝州(Sergipe)的碩士生艾美妲(Tanisia Maria Almeida)則向《衛報》表示,她憂心獎學金規模的縮減,會讓許多和她一樣比較困苦的同學,更難獲得教育機會。15日上街的奧特蘿(Barbara Ottero)直言:「這對學生太不公平了,政府會讓教育更為私有化、完全無法進入,在我讀大學的時候父親失業,如果沒有獎學金我根本讀不完大學。」

公立大學設備岌岌可危 學生控:政府要讓人不再批判思考

15日時,里約熱內盧聯邦大學(Rio de Janeiro federal university)宣稱政府削減了學校41%的預算。就讀美術系的斐列菈(Letícia Ferreira)告訴《衛報》,校園設備早已不堪使用,教室每逢下雨就會淹水,只要開電風扇教室就會跳電。同樣就讀美術系的格列歐(Isadora Grilo)指控博索納羅意圖讓人不再具有批判思考的能力。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