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閻紀宇專欄:一個越戰逃兵為什麼能公然侮辱越戰英雄?因為他是美國總統

2019-03-26 06:10

? 人氣

美國亞利桑那州前聯邦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AP)

美國亞利桑那州前聯邦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AP)

美國總統川普政敵很多,近來他對其中一位特別有意見,從記者會到造勢大會到推特獨白,三不五時修理一番:說他唆使聯邦調查局(FBI)陷害他,在國會關鍵法案的關鍵表決中背叛他,身為退伍軍人但根本沒幫到同袍,害美國長期陷入中東地區的戰爭,當年在軍校是班上最後一名畢業,「我從來就看他不順眼」……不過有一個問題,這位讓現任美國總統耿耿於懷的政敵,已經在去年8月25日因腦瘤病逝,享壽81歲。

川普雖蠢,但還沒有失智到不知道前亞利桑那州前聯邦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已經不在人世。事實上,他對馬侃的葬禮耿耿於懷:「我給了他想要的葬禮,結果(家屬)謝都沒謝一聲。」其實不但沒謝,去年9月1日在華盛頓國家大教堂(Washington National Cathedral)舉行的馬侃葬禮冠蓋雲集,規格儼如國葬,4位前任總統歐巴馬、小布希、柯林頓與卡特偕同夫人出席,但川普卻被「禁足」──馬侃生前特別交代,不希望總統大人出席自己的葬禮。

被囚5年半的戰俘vs.5度逃避兵役的富家子弟

軍人出身的馬侃縱橫政壇30多年,對美國軍事、外交政策留下深遠的影響,2008年代表共和黨角逐白宮大位失利(敗給歐巴馬)。他與「政治素人」出身的川普原本沒有什麼交集,兩人結怨是從2016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開始,馬侃批評川普的充斥民粹與仇恨與歧視色彩的移民政策,向來睚眥必報的川普立刻訴諸人身攻擊:「馬侃因為被俘而成為戰爭英雄,我寧可要一個不曾被俘的英雄。」

馬侃1967年10月在越南戰場因座機遭擊落而被越共俘擄,過了5年6個月飽受酷刑凌虐的戰俘生涯。在那段期間,小馬侃近10歲的川普唸完大學,儘管身強體健還上過私立軍校,卻靠著「腳踝長骨刺」的理由5度逃過徵兵,也逃過越戰殺戮戰場。馬侃拄著拐杖、一跛一跛回到家鄉的時候,川普已是家族企業「川普集團」(Trump Organization)的董事長。

1967年越戰期間,馬侃在駕駛戰機轟炸河內時被擊落被俘,北越關押5年半期間受到了酷刑折磨。(美聯社)
1967年越戰期間,馬侃在駕駛戰機轟炸河內時被擊落被俘,北越關押5年半期間受到了酷刑折磨。(美聯社)

「我就算站在紐約第五大道上開槍殺人,選民照樣挺我。」

川普的「戰俘非英雄」謬論當時受到各方撻伐,共和黨內同志也沒有放過他,但是就與他後來許多同樣離譜、甚至更為離譜的言行(踐踏少數族群、踐踏弱勢族群、踐踏女性、踐踏政壇規範)一樣,並沒有影響他快速動員起來的核心支持者──深覺自身被華盛頓領導階層、菁英體制長期忽略的白人藍領階層。用川普自己的話來說:「我就算站在(紐約)第五大道(Fifth Avenue)上開槍殺人,選民照樣挺我。」

至於川普近來「連死人也不放過」詬罵馬侃的離譜言行,會造成不一樣的後果嗎?顯然完全不會。在他的鐵桿支持者眼中,馬侃正是「華盛頓領導階層」「菁英體制」的代表性人物,糟蹋之並不足惜。他們就是樂見自己的領導者橫衝直撞、快意恩仇,就連卑劣也是一種「真誠」;至於事實的真真假假、事理的是非曲直,對川粉而言實在不是重點。

2020美國總統大選:自由主義民主體制的考驗戰

至於共和黨的領導階層,早已進入彈性疲乏狀態,只見幾名國會議員發表不痛不癢的「遺憾」聲明;其中包括南卡羅來納州聯邦參議員葛蘭姆(Lindsey Graham),他是馬侃的拜把小老弟,2016年在共和黨總統候人人黨內初選中飽受川普奚落嘲弄,如今則變身為川普的高爾夫球友兼參議院護法。參議院共和黨領導人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乾脆默不吭聲,畢竟他明年就得打一場連任選戰。

川普明年也要打連任選戰,從他對馬侃的態度來看,他連對黨內的中間派、溫和派都不屑一顧。更何況「通俄門」(Russiagate)調查已經做出「總統及其2016年競選團隊並未與俄羅斯政府共謀」、「妨害司法公正事出有因但查無實證」的結論,拔除川普的背上刺、眼中釘,讓他更可以大展雄風;去年的期中選舉則顯示民主黨陣營持續「向左轉」,被川普忙不迭地貼上「社會主義者」標籤。

3月25日,通俄門調查報告摘要公布後的第一天,川普在白宮表示:「很多人做了非常非常邪惡的事,我認為等同於叛國。」跟主子一樣扯謊成性的白宮發言人桑德思(Sarah Sanders)點名前國家情報總監(DNI)克萊珀(James Clapper)、前中央情報局(CIA)局長布端南(John Brennan)、前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柯密(James Comey)等人。川普在參議院的護法葛蘭姆已致電司法部,要求指派特別檢察官,調查通俄門調查。

換言之,2020年總統大選恐怕將是美國近代史上最激烈的一場政治戰役,其結果可能會讓世人對自由主義民主體制恢復信心,也可能讓這個一度被視為「歷史終點站」的體制陷入更深層的危機。

潘朵拉的盒子

諷刺的是,2008年總統大選,身為共和黨候選人的馬侃屈從黨內右翼,選擇了時任阿拉斯加州長裴林(Sarah Palin)作為副手,不僅拖累自身選情,更讓共和黨內民粹、反智、反體制的暗流從此壯大,預示了8年之後川普的崛起。英國《衛報》(The Guardian)駐華府記者史密斯(David Smith)形容,當年,馬侃打開了一個「潘朵拉的盒子」(Pandora's box)

美國亞利桑那州聯邦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AP)
美國亞利桑那州聯邦參議員馬侃(John McCain)(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