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窮到只能賣淫維生,卻賺不到幾塊錢…揭希臘「妓女窮,恩客更窮」的悲慘現象

2019-01-25 16:07

? 人氣

一場債務危機,令希臘元氣大傷。多年過去,不少媒體吹噓希臘經濟正在復甦,加上其移民門檻較其他歐盟國家要低,吸引中國人在當地爆買房地產。但現實呢?恐怕沒誰比雅典的妓女更清楚。很多女性窮得要以賣淫維生,卻因為嫖客比她們更窮更潦倒,結果賣了身體,也沒得到幾個錢。

22歲的Elena是俄羅斯和波蘭的混血兒,現於雅典賣淫維生。「紐約時報」進行採訪當日,她帶著一名中年胖漢回到妓院,年近60的鴇母Evaggelia立刻遊說:「我這女孩完美無遐。我都建議她不作保留。她在床上甚麼都做。」對方打量了Elena幾眼,想了想才說好。雙方達成交易,承惠不過20歐元,亦即是大約178港元而已。

幾十年來,雅典的Filis Street一直妓院林立,但2008年金融危機後,各行各業無不受創。經濟不景氣,加上數以萬計的難民湧入,既令更多女性淪落風塵,亦令皮肉錢更不好賺。Dimitra本是花店老闆娘,金融危機令她失去所有,如今只好在這花街當鴇母。「這是為了生活,非為快樂。從前別人喚我Dimitra夫人,但現在我已變成娼婦。」

雅典派迪昂政治經濟大學犯罪學教授 Grigoris Lazos表示:「基本上在新的政治、經濟和文化環境中,賣淫有所增加及改變。」他花了6年研究緊縮政策和難民潮對雅典賣淫業的影響,發現自從2012年起,市內妓女數目增加7%,但企街和妓院的收費大幅下跌。「在2012年,召妓的平均收費為39歐元。到了2017年,卻只需17歐元,少了整整56%。」

在希臘賣淫,若在已經登記的妓院內進行便屬合法,但這類妓院少之又少。其一是因為當地法例規定,妓院必須距離學校、醫院、教堂、托兒所及公眾廣場至少 655 呎,但雅典市中心過分擁擠,實在難以辦到。Lazos發現,在今年 8月全市798間妓院當中,只有8間合法,與警方說的逾300間大有分別。

「服務」一次僅收費 20 歐元,妓女還要與妓院對分。(圖/NurPhoto/Corbis via Getty Images|*CUP提供)
「服務」一次僅收費 20 歐元,妓女還要與妓院對分。(圖/NurPhoto/Corbis via Getty Images|*CUP提供)

雅典警方發言人Theodoros Chronopoulos解釋,官方數字並未包括隱匿的妓院,並指警方積極打擊販賣人口集團,但他指警方通常會對妓院「隻眼開、隻眼閉」,部分是因為同袍們認為她們打救了寂寞的單身漢。「我們對妓院頗為寬容,因為我們明白她們做的是種社會服務。」惟其後警方補充聲明:「並無對妓院寬容之說。檢查乃密集和持續,適當情況下會揭發違規行為。」

然而,所有接受「紐約時報」訪問的女性均沒說自己做的是社會服務。縱是自願賣身,但誰都不想幹這行。Elena直言:「我討厭做愛。我喜歡錢,不是這工作。」但這些皮肉錢也愈來愈難賺。Anastasia從14歲開始接客,現在33歲的她說:「客人都沒錢。他們承諾『發薪後就會來』,或是跟我討價還價。」。她還說有些男人要求不設防的性行為,很多染有毒癮的妓女都會應允,每次收費不多於10歐元。「她們都有愛滋病,但她們不在乎,甚至當作報復。但她們毀了這個市場。」

30歲的Monica入行10年,5年前移居雅典時曾想轉行,在小酒館打工,並修讀了一年廚藝課程。但她沒錢付第二年學費,因為老闆從沒給她發薪水,只能回到妓院謀生。「我來這裡是因為只有這份工作,是你知道幹了活就會有錢收。」現時她一天花6至8小時拉客,但通常失敗收場。「他們沒錢,過去7年都沒有。」若是成功,10分鐘只收10歐元,她從中抽半。「幾年前,他們若是高興會付小費,給你20到50甚至100歐元。現在都沒有小費。」

受訪的妓女們更指,國債危機以後,客人大多是移民,希臘男人則窮得無法付更多。Monica表示:「過去他們的薪金約為800或900歐元。現在卻是零收入。」不過Lazos教授的研究顯示,2012至2017年間希臘的恩客數目微升 5%。經常召妓的Manolis認為:「這是男人難以戒掉的事。性愛就像抽煙。你總會找到20歐元的貨。」當了20年鴇母的Vaso卻覺得客人變得更挑剔:「7、8 年前,一天有20到30人來尋開心。現在只有5、6人進來了看看,然後說句『我會再來』。

文/ANN WONG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CUP(原標題:希臘賣淫悲歌:妓女窮,恩客更窮)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