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4680公尺高的蔚藍大海,單車穿越世界屋脊

2015-07-13 15:47

? 人氣

我的靈魂擱淺在羊湖,湖光如繁星在心裡閃耀。

我的靈魂擱淺在羊湖,湖光如繁星在心裡閃耀。

接近羊湖的路上,黑米拿出氧氣瓶,試圖要舒緩我和怡雯的急喘症狀,一吸完純氧立刻溫和下來,說話的音量漸漸回穩,提振了攻頂的士氣,又能飄然地騎過幾個彎口。

平常身體狀況好,吸氧氣瓶的時候,壓根沒有任何感覺,因為純氧無色無味,又不是草莓口味,所以不會有特別的感受。氧氣瓶是我們的保命符,隨身行李要帶上一瓶,可以自救也可以救人,寧可備而不用,急救時比金錢還要重要。

呼吸是那麼簡單又困難的一件事,很多運動最後都要調整呼吸來提升表現,就像是跑步的二呼二吸,游泳的口吸鼻吐,潛水的深吸慢吐。我定神下來,調配高原騎行模式,讓呼吸更慢、更深,騎乘更順暢,讓身體重新記憶,並成為新的本能。

爬上海拔四九九〇公尺的岡巴拉山口,碧藍無垠的 「羊卓雍錯」展現在眼前,跟大海一樣廣闊,砰砰的心跳禁不住讚嘆了,第二次見面,我還是迷醉得暈頭轉向。

DSC05090.JPG
 

羊卓雍錯與納木措、瑪旁雍措並稱西藏「三大聖湖」,羊卓雍錯在藏語中是「上部牧場的碧玉之湖」,藏民用美麗的歌謠盛讚:「天上的仙境,人間的羊卓。天上的繁星,湖畔的牛羊。」我們都親切地稱為「羊湖」。

羊湖像是從天上滑落的藍色絲帶,舞著婀娜的身姿,在山谷中輕靈飄逸。站在無涯的蔚藍大湖前,人渺小的像是駐守湖畔的瑪尼石,一塊一塊拼砌出虔誠的祈願,每個人都想拚命守護住,心中那個不被毀壞的心之所向。

羊湖隨著天光雲影變幻,一會兒陽光和雲影相互逐光掠影,在湖面上演如夢似幻的光影秀,一會兒風無聲無息地遊走,在湖心敗露了足跡。

順著崎嶇的山路往下滑,我彷彿一隻鷹盤旋在大海上,領略不同角度的羊湖之美。龔師傅說下滑就有湖畔餐廳可以吃飯,怎知騎了十公里都還遇不上一家餐廳,在午餐沒有著落的時候,好在有台灣同胞贈送的補給品,暫時解救了我們。

龔師傅飽受我們的責難,我們在溝通過程中,他才認知到開車的距離感,與騎車是兩回事,騎車時體力消耗極快,誤差值不宜超過兩公里。

我們索性找了一家雜貨店,嗑了一碗泡麵果腹,一早騎到下午兩點才吃到飯,餓到快無力踩踏了。阿憲的輪胎遭逢第二次爆胎,接下來每天上演連環爆,成為他中尼騎行的最大考驗。

餐後再次啟程,我無法壓制想睡的情緒,不知是缺氧的暈眩,還是飯後血糖飆升,我睡眼朦朧的騎了十公里,偶爾被突如其來的窟窿震醒。黑米和怡雯從後頭追了上來,瞭解我的昏迷狀態後,立刻塞給我一支棒棒糖,幫我的感官找一點事做,這才驅離恍神的精神狀態。

高山症又開始作祟,頭又漲又痛,風吹過就像是迎頭痛擊,沒適時保護好頭部的太陽穴,太晚戴毛帽和穿衝鋒衣。

DSC05084.JPG
 

進了浪卡子,大夥餓到不行,一口氣點了十六菜一湯,把缺席的午餐補回來,像是難民在充飢。今晚住在簡便的招待所,為了躲過公安的查緝,就算廁所的氣味難以消受,沒有淋浴設備,只要有個地方可以歇息就好。

如果抱著享受當大爺的心態,就不必選擇單車流浪這條路,很多時刻是苦行的修煉,必須放下心中無謂的堅持和罣礙,隨遇而安地面對每一刻挑戰。

整頭持續昏脹,高山症仍如影隨形,睡前喝了一罐紅景天,吃了一顆丹木斯,適度的睡眠對高山症的修復很重要,我一早就爬上床去睡。

閉上眼睛,眼眸裡仍閃著羊湖的藍光,原來我的心,早已至死不渝地緊緊吸附著,沿著思念,就能漂回到靈魂最初擱淺的時空。

【作者簡介】劉士銘

大直高中、中國文化大學哲學系畢業,2008年全國大專優秀青年,2012年部落客百傑-旅遊類十強,曾任痞客邦網站社群企劃,28歲辭職去西藏騎單車,穿越喜馬拉雅山到尼泊爾,目前為作家、旅遊部落客、講師。

本文經授權選摘自時報出版《我在西藏曬靈魂:單車穿越喜馬拉雅的試煉之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