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提不起勁、上班度日如年,該怎麼辦?日本職場專家:去參加「讀書會」吧!

2018-03-27 15:54

? 人氣

看到「讀書會」三個字,您會想到什麼場合呢? 從字面來看,會認為是朋友聚集在一起,學習某事物的場合吧? 有的讀書會是邀請講師演講或提問,但是多數是同好聚集在一起彼此交換情報,進行平面式溝通。

掌握2方法,持續提升環境適應力

要對抗「年輕人不受教的時代」,並且適應這樣的環境,大學時代的經驗與學習是關鍵因素。請善用大學生活期間的學習機會,勇敢接受試煉與修習,與不同價值觀的人深入交流,在不斷試驗錯誤的過程中,歷經計畫、實行、檢證(PDS)的循環經驗,承受挫折和失敗的痛苦,並面對該領域專家給予的強烈考驗洗禮,如此一來就會找到自己的志向與適性

擁有這些學習經歷的人除了擁有適應環境的能力,在求職時會重視公司氛圍及員工特徵等環境因素,並以此為依據選擇想面試的公司,順利克服就業後的現實衝擊,能適應新環境並活力十足地工作。那麼,大學時代未曾蒙受這般機會的人該怎麼辦才好? 學生時代沒有培養出環境適應力的人該如何因應?

第一個因應之道是想辦法讓自己置身於「培育人才的職場」。雖說現在是個「不培育的時代」,但還是有肯教育人才、環境優良的職場。這樣的職場與縱向社會文化絕緣,人與人之間會互相關心,管理職階的人會熱心培育下屬,新人或年輕員工能在看清整個作業運作狀況的情形下從事負責的任務,並且能從客戶及公司那裡得到適當的回報。

現在還是有這樣的企業組織存在,也許不是整個公司都是這種情況,但至少有某個部門具備這般風氣。然而,這樣的職場只限一小部分,職場並不能培育所有人,而是適合的人才能生存,單憑個人之力其實很難能找到這樣的環境。

換工作算是達到目標的有效方法,許多年輕人想換工作就是為了尋找能讓自己成長的職場環境。當年輕人有了「繼續待在這裡不會有所成長」的危機,就會換工作,但想知道換的新公司是否是一間「願意培育員工的企業」,只有深入其中才能得知。

一旦有過工作經驗,就會知道在求職時不能只注重組織、職務等因素,環境因素也是重要的考量點,所以再次換工作時,一定會比剛畢業時有更高機率找到真正合適的工作。不過,多數年輕員工沒有這方面的危機意識,雖然有股漠然的不安感,卻不自覺已經陷入成長危機中,而繼續待在原本那間公司。

另一個方法就是善用在職訓練的機會。利用遠離工作的教育、研修等學習機會,提升自己的環境適應力。如果能遇到優秀的指導老師或職業輔導員,就有可能提升自我才能,甚至也有人從與已經離開職場的同輩交談中抓到機會。

可是因為現在年輕人消極被動,又不願承擔風險,就算有了教育、研修的機會,也不會積極自我啟發,這就是現今面臨的大問題。這樣一來就算參加教育或研修課程,也不會有任何效果。也有不少人指出,公司給的教育或研修機會無法改變人,只有透過工作經驗才能真正察覺與體會,讓自己成長。

儘管現況如此棘手,但我還是想告訴各位一個可行的方法。我想告訴為職場環境適應不良所苦的年輕人:現在你需要的不是在職訓練,而是一個能讓您離開職場、轉換想法,提升自主性後再重返職場的機會,這個機會就是讀書會。在來自各行各業的人所參與的小型讀書會中,潛藏著極大的成長機會。

8771932004_cfd7759095_o.jpg
在台灣某處舉辦的讀書會(圖片:flickr

接受不同的刺激,思考更有彈性

看到「讀書會」三個字,您會想到什麼場合呢? 從字面來看,會認為是朋友聚集在一起,學習某事物的場合吧? 因為主辦者是法人團體,也許你會因此認為讀書會就是與大學課程、講座、研討會、企業內部研修課程等不一樣。

如果是IT產業的人,應該都聽過工程師參加的讀書會。這些工程師參加的讀書會領域非常寬廣,有 Java、PHP、Ruby 等程式開發領域、敏捷軟體開發、精實生產等的開發方法、地勤服務、大數據等,通常舉辦時間是在平日晚上或假日白天,這些讀書會聚集了來自各企業求知欲旺盛的工程師。

有的讀書會是邀請講師演講或提問,但是多數是同好聚集在一起彼此交換情報,進行平面式溝通。主辦者不是法人團體,而是個人或數人組成的團體,而且常是在這次讀書會認識的幾位成員,會負責舉辦下一次的讀書會,舉辦訊息則會利用推特等社群網站公開。

將特定業界或職種的相關知識、技術予以重點化,就是讀書會的核心。也有與工作沒有任何關聯的讀書會,其中一種就是閱讀書籍、報紙或雜誌,彼此交換感想的類型,這類讀書會常命名為「Reading Labo」、「日經新聞讀書會」、「COURRiER Japon 早餐會」,通常在早上舉行,屬於「朝活」(晨會)的一部分。

這類型的讀書會能將多數年輕員工從成長危機中解救出來。在此想介紹一個人的例子。

D先生對於第一天進公司所發生的事,迄今仍歷歷在目。

「這間公司是我的第一志願。那是一間跨國企業,我自己也想像過,如果被錄取了將來就有機會被派駐國外,而且在面試及和正取人員面談時,我都表明了想到國外工作的意願。」

可是D先生一開始被分配到國內營業部負責北關東地區,這個結果讓他極為驚訝。雖然並沒有打算一開始就到國外工作,但被分配到沒有任何因緣的地區,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覺得原本勾勒的遠大夢想已經漸行漸遠,可能無法實現了。

他參加入社典禮時,看到現場聚集的同期新員工人數也大吃一驚,並且心生畏懼。

「當時聚集的新人人數大約是兩百五十人。換句話說,我不過是其中一位,我知道公司不會對我有太大的期待。」

結束新人訓練課程開始工作後,這樣的想法依舊揮之不去。D先生每天跟著前輩去拜訪銷售代理店,或者跟代理店的營業人員去拜訪客戶。每天進行的都是例行公事,不會有什麼大事情發生。因為重複做相同的事,根本沒有學到任何東西。

對於這樣的自己,他完全不認為會有所成長,反而覺得每天無所事事。他想換工作,可是要辭職的意願也不是那麼強,就這樣過了一年、兩年。有一天,大學時代的朋友邀請他參加讀書會。

「我這位朋友跟公司前輩和同事的關係好像不是很親密。他說公司前輩和同事都是同性質的人,而且個性封閉,他不喜歡這樣的氛圍,然後就在某個機緣參加了讀書會,我聽他這麼說也想參加一次看看。」

他參加的讀書會類型號稱是「Reading Labo」。大家閱讀同一本書,然後發表意見、感想,雖然主題是書,但是每個人發言時都會提及自己工作上的事或生活型態。他在現場聽了大家的發言後,發現受到了極大的文化衝擊。

「現場有許多人很享受人生。他們主張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也認真工作,參加讀書會時的表情與感覺,跟在公司時簡直判若兩人。」

他對工作並沒有太高的期待,就這樣隨波逐流地過日子。在公司,就算有意見也不能說出來,到目前為止累積的工作經驗,不過是他負責的職務經驗,根本不算有學到東西,即使在讀書會現場,能聊的事也有限。

「我總覺得自己好差勁。不能再繼續這樣吧?當下我馬上改變想法,話題不該以公司為中心,而是要以自己為主軸。」

他每參加一次讀書會,這樣的想法就更加堅定,多數參加的人都會開心地聊工作方面的事,他卻對一直對工作抱持被動心態的自己感到可恥。於是,他的工作心態開始有了轉變。「我要不要試一試呢?」他已經變得勇於主動提案,也敢主動爭取工作,像是會說:「請讓我負責這項職務」。漸漸地狀況

有了改變,然後又過了一段時間,他利用公司的公開招募制度,成功轉調到業務性質與目前工作截然不同的部門。

「以公司常理來看,禁止利用公開招募制度企圖調換部門。公司裡也沒有人如此主動要求。」

連上司也說行不通,可是我告訴讀書會同伴這個想法後,大家都叫我試試看。我也想這麼做,實在找不出不要這麼做的理由。

D先生在接受公開招募面試前,拜託在讀書會認識且認同他的朋友模擬面試狀況。

「對我的背景一無所知的人,竟然對我說我是個風趣幽默的人。這句話讓我很有自信。」

在公司的架構下沒人會給予這樣的評論,只會針對每個人負責的業務實際評價,他終於知道在這樣的公司自己算是異端分子。

「透過與形形色色的人交談後,我終於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

D先生調到新部門後變得比以前更懂得動腦思考,對於工作的責任心也大幅改變,迄今他依然繼續參加讀書會。

「我實在太喜歡出席讀書會的成員。我會接收到各種不同的刺激,知道社會對自己是有所期待與依賴,並且盡好本分。在奉獻自己能力的同時也能更清楚自我,不過這些收穫無法換成金錢(笑)。」

作者介紹│豊田義博

1983年東京大學理學部畢業後,進入瑞可利(Recruit)公司工作。曾任就業誌《Recruit Book》的總編輯,現在是《Recruit Works》的主要幹部研究員。主要著作有《求職菁英的迷惘》(筑摩新書)、《「上司」不要論》(東洋經濟新報社)、《一畢業就失業》(合著、東洋經濟新報社)等。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好的文化《世代崩壞很有事!年輕人更該證明「我可以」》(原標題:為什麼參加讀書會比在職訓練更重要?)
責任編輯/ 林安儒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