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中專欄:日本女性自我價值的進化

2015-02-02 11:55

? 人氣

日本女性愈來愈知道唯有自己能養活自己,不靠男人才最踏實(圖片取自Flickr@m-louis .)

日本女性愈來愈知道唯有自己能養活自己,不靠男人才最踏實(圖片取自Flickr@m-louis .)

過去日本女性只要結婚,就會從職場裡消失,如今因「終身雇用制度」的崩壞與經濟的停滯,狀態已有改變。然而,在日本企業裡,真正能爬上主管階層的女性依然鳳毛麟角。至於全職的家庭主婦,現在也因女性意識的抬頭,看待自我的態度有了不同。

由《家政婦三田》劇本家操刀的新戲《〇〇妻》及《最棒的離婚》劇本家的新作《問題餐廳》兩齣日劇,近來播出後引起了女性族群的討論。原因是兩齣戲不約而同的,在部分情節和角色中,觸及到了日本女性的家庭及職場地位。不少女性朋友觀眾都在想,常說找個有錢的老公嫁,婚後辭職不必工作有多好,然而那真是一件令人羨慕的事嗎?

在傳統的日本社會以及泡沫經濟高峰年代,都認為女人在婚後,理所當然就該提出「壽退社」(女性因結婚而辭職),讓先生一個人負起家庭的經濟重擔。女人,別無選擇,婚後就是該成為相夫教子的專職主婦。

這十多年來,選擇「壽退社」的女性已逐年減少了。一來因為日本經濟的不景氣,公司行號「終身雇用制度」的崩壞,且薪水連年不調漲,大家已逐漸意識到唯有雙薪家庭才足以支撐家計;再者也因為傳統觀念的改變,日本女性愈來愈知道唯有自己能養活自己,不靠男人才最踏實。

4_1.jpg
壽退社

職業婦女的意願VS.女性主管的比例

橫濱市日前曾針對二十歲以上,五十歲以下的無業女性做了一項問卷調查,發現其中有73.8%的人都是因為結婚或生子而選擇離開職場。而這些人當中,又有高達92.6%的人表示,只要可以解決家務事問題,她們都希望重回職場,而不要成天守在家裡。另外一項由就職情報MYNAVI所做的全國性問卷調查中,更顯示20~30歲的女性,在婚後或生產後仍希望選擇留在職場的人,四年來連年增加。受訪對象中有近75%的女性,希望婚後成為職業婦女。至於原因,當中有六成五的人表示,是為了增加整個家庭的經濟考量;但也有三成的人,想要繼續工作,跟丈夫或家裡的誰都無關,純粹是因為享受工作帶來的成就感。

即使日本女性對婚後繼續工作充滿了意欲,且在整體環境中,職業婦女的比例也比過去高出很多,但事實上,卻存在另外一個殘酷的問題。那就是在日本的企業或公家機關中,大多數的女性都只是基層員工或僱員。擔任管理階層(課長級以上)的女性主管,少之又少。年初,政府發表了一項數據,指出在公務員當中,女性擔任管理階層的僅占3.3%,民間企業(員工有一百名以上公司)的女性主管比例也只占全體的7.5%。

首相安倍晉三曾宣示要實踐「女性活躍推進」政策,誇下海口,要在2020年東京奧運會時,讓女性在職場上擔任領導的比例達到30%,顯然距離這個目標還遠得很。熟知日本社會性別運作的人都心知肚明,這背後必然跟體系中看不見的男女歧視,仍有緊密關係。

日本家庭主婦的工作報酬:月薪54萬日幣

4_2.jpg
男人即使奉獻出一整個月的收入,都不足以支付妻子該有的收入

另外一方面,依然有不少帶著傳統思維的夫妻(或者來自於上一代雙親的壓力),繼續沿襲著過往的社會機制,秉持男主外女主內的倫理。只不過,這些日本女人縱使選擇離開職場並投入家庭,本質上也早已被教育得跟上一輩不同了。她們不再像是媽媽的那一代,有著滿腔為家庭獻身,任勞任怨的情操。像是上述兩齣日劇中的情節一樣,女人忍不住去計算一個全職的家庭主婦,每天做的家務事,若以工作量報酬來計算,先生應該支付多少費用才合理?

例如,僱用幫傭、褓母或老人看護,在日本大約時薪是1千到2千日幣。就算以最低工資1千日幣來計算,從早上6點開始工作,到晚上12點打理好先生、小孩甚至岳父母上床睡覺後才能休息,那麼一天工作是18個小時,就該支付1萬8千圓日幣。一個月下來毫無休假的話,理應有54萬日幣的收入。

因此,日本男人若仍像過去那樣,認為自己在外賺錢養家很了不起,對妻子就頤指氣使的話,現在的日本女人可不吃這一套。畢竟若女人真要計算工酬的話,男人即使奉獻出一整個月的收入,都不足以支付妻子該有的收入。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