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前你想做什麼?王文華讀完100多位年輕人的答案這麼說......

2017-03-05 09:30

? 人氣

「GiveandTake」方面,我們動員外界開案並不順利,但內部開案卻展現多元風貌。

我在TED上看到美國藝術家Candy Chang的演講。她在紐奧良一棟廢棄的房子牆上裝了一個大黑板,上面寫著一句未完成的話:

「在我死前,我想⋯⋯」

任何路人都可以寫下自己的答案。

路人先是好奇,然後動筆。有人寫:

「在我死前,我想做真正的自己。」

「在我死前,我想對幾百萬人唱歌。」

「在我死前,我想飛過國際換日線。」

「在我死前,我想種一棵樹。」

「在我死前,我想再抱緊她一次。」

「在我死前,我想跟他言歸於好。」

⋯⋯

既然想好了走之前要完成某件事,何不現在開始?畢竟人生無常,誰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離開?

於是我在「GiveandTake」上也開了一面「牆」,請大家寫下:「在我死前,我想⋯⋯」我相信看到別人的夢想,會燃起自己的希望。想清楚要怎麼離開,活得就更精彩。

結果一百多人參與。

最多人想去旅行,走遍台灣和世界。

第二大族群是想改善台灣的教育。

第三大族群是紀錄這個世代台灣人的故事。

其他的夢想還有:作志工、為台灣農業加入創意,把台灣文化推向國際⋯⋯

這裡可以看到大家的夢想:

王文華辦趴,把夢想配對,擬定行動計畫(圖/空著的王位)
王文華辦趴,把夢想配對,擬定行動計畫(圖/空著的王位)

沒人説要賺大錢,沒人說要再創經濟奇蹟。

我好奇20年前,如果問同樣問題,答案會是什麼?

台灣變了。

之前經營「Change-Makers」聚會的經驗告訴我,這些心願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除非有好的同伴。

於是在2015年4月19日星期天下午,我們辦了一個聚會,把心願類似的人配對,增加實際去做的機率。

參加者的夢想可分為四類:旅遊、教育、農業、文化。我在這四個領域各請一位已經在做的實踐者,來帶領討論,幫助大家訂出具體的實踐計畫。

我請了媒體(聯合報)和天使投資人,來聽這些夢想。

有意外的驚喜。一位女生背著吉他進來,看到吉他,我問:「你願不願意唱首歌?」

她爽快地答應,然後唱了她自己寫的〈出發吧,去流浪〉。

(圖/空著的王位)
(圖/空著的王位)

聽著這首流浪的歌,看著這群年紀很輕、卻已經開始在想「在我死前,我想⋯⋯」的朋友,我想:我們不都在流浪嗎?

用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步伐,在夢想、工作、愛情上,尋找安身立命的地方。

我也在流浪,從2010年以來,夢想學校、「Change-Makers」、「GiveandTake」、「StartUpTaiwan」,都是流浪的過程。

流浪很累,所以我蹲下,幫歌手拿著麥克風。

我高高在上時,看不清楚年輕人。當我蹲下,視野反而比較清晰。

這一代年輕人,跟我們是不一樣了。「流浪」這件事,在他們的族群慢慢變成主流。

我應該幫他們清場,把舞台空出來。

我應該幫他們拿麥克風,讓他們的聲音被聽到。

我應該幫他們,坐上那個空著已久的王位。

 

本文經授權摘錄自蛋白質女孩《空著的王位》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