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冬凝觀點:票選川普,你們是川普政策的受益人嗎?

2017-03-05 07:00

? 人氣

華府民眾針對川普的「沒有移民的一天」(A Day Without Immigrants)抗議。(美聯社)

華府民眾針對川普的「沒有移民的一天」(A Day Without Immigrants)抗議。(美聯社)

芝加哥一位華裔友人,目前住在政府補助的老人公寓。老有所養,這是美國資本主義中社會政策對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的大同世界少許貢獻。感謝美國的民主黨,對於窮人以及社會的弱勢人的福利。不過,我的朋友是共和黨,而且是川普的支持者。認為筆者沒有票投川普是大逆不道。他享受民主黨給予的福利,可是票選共和黨。

一般來說,美國的民主黨有大量的社會精英,工人階級,猶太裔,非裔的和西班牙語裔的少數民族。他們贊同大政府理念,具有社會主義的色彩。而共和黨又是一個綜合兩個極端的混合體:是高高在上的資本家,和在美國許多窮困農業州保守人民的組合。從歷屆美國總統的選舉結果的地圖中可以明顯看到,紐約州,伊利諾州(芝加哥所在的州),加利福尼亞州(三藩市和洛杉磯所在的州)經常是藍色民主黨的版圖,而德克薩斯州,田納西州,和美國的南部農業州,都是紅色共和黨的版圖。

共和黨是資本家的黨,對於社會的福利政策當然興趣缺缺。有些華人的朋友覺得自己屬於共和黨多少可以抬高了自己的身價,就好像紐約人喜歡手挂布魯明戴爾(Bloomingdale’s)高級百貨公司的手袋,沾上名牌不免洋洋得意。可是根據美國媒體的分析,如果老兄年收入沒有在200萬美元以上,大約是佔不上共和黨政策的光

川普當選了總統以後,美國許多知識份子,自由派的人士如喪考妣,可是仍然有一大堆美國公民,依然擁載川普,即使川普在上任以後, 執政的諸多倒行逆施, 風波不斷。

川普24日參加保守政治行動會議,氣氛猶如大選當前。(美聯社)
川普24日參加保守政治行動會議,氣氛猶如大選當前。(美聯社)

如果用選舉的語言來說,支援川普當選的民眾就是川普的基本盤,他們到現在可能還在夢想由於川普的執政,可能帶給他們的好處和利益。

川普在元月20日走馬上任宣誓就職後, 立即簽署三份行政命令。 命令之一就是是對通稱「歐巴馬健保的」病患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PPACA)開鍘,廢除歐巴馬健保。根據美國政府的資料,在2016年2月,美國有1270萬人參加了歐巴馬健保。 如果在1270萬歐巴馬健保的受惠人中,有半數是投川普票的話,那麼就有將近600萬川普的支持者,由於川普廢除了歐巴馬健保,才發現他們會陷入沒有醫療保險的困境。

川普與白宮似乎下定決心向反對立場的媒體開戰,24日簡報會拒絕特定媒體入場。(美聯社)
川普與白宮似乎下定決心向反對立場的媒體開戰,24日簡報會拒絕特定媒體入場。(美聯社)

在美國支持川普的選區,有大批是失業的白人。早期美國很多人失業是由於經濟的循環,一旦經濟轉溫回到繁榮的時候,他們又會被原屬的公司或者工廠招回。可是在二十世紀末和二十一世紀初,工人失業的原因是由於全球化,電腦化,機器人化等。

當他們一旦失去工作,他們可能永遠不會再有機會再回來。比如說美國一個電腦的程式師市場的工資在六萬美元每月左右 (還有再加上工資的稅),可是在印度,烏克蘭或者俄羅斯以美國十分之一的的工資,就可以雇用到相等程度電腦的程式師。經濟的問題往往不是政治的方式可以解決的。 所以,當川普誇下海口,要把「失去的工作再帶回美國」,口惠而實不至的時候,這六百萬川普的死忠者,不一定有智慧理解到川普實際上是他們醫療健保的兇手。

在魯迅的一篇《藥》的小說裡,寫一家花錢買沾滿鮮血的饅頭好醫治病人的癆病。而饅頭上的鮮血[AC1] ,是革命黨人的犧牲。小說主題譴責和諷刺當時國人的愚昧無知。其實同樣的故事,在美國也同樣上演。1968年8月美國的民主黨全國大會在芝加哥舉行,結束越戰全國動員委員會, 民主社會學生協會和青年國際党(簡稱Yippies)計畫和民主黨全國大會同時在芝加哥舉行青年嘉年華,以抗議越戰,同時爭取工人的權益。總共有一萬名抗議者來到芝加哥,要向民主黨全國大會嗆聲,但是嚴陣以待的警察和國民兵則有 2.3萬人。由於員警暴力鎮壓群眾和學生,成為了美國歷史上一場流血的大事件。筆者的一位芝加哥美國朋友當時感歎說,我們學生支援工人的權益,可是卻遭受到警察和工人的毆打。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荒謬,反對川普人並不完全是川普政策的受害人,可是川普政策的受害人,卻又是川普的死忠者。在川普的死忠選區反對川普可能會被挨打的,這是歷史的宿命,八十年以前的魯迅早已經感受出來了。

*作者為美國註冊會計師,夏威夷中國日報社長。本文原刊《夏威夷中國日報: 老張看美國》,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