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人群槍斃後推入河底、刻意用鈍刀慢慢割下人頭…ISIS送給占領區的血腥洗禮

2016-11-22 18:18

? 人氣

殺人時我們讓對方面朝南方坐下,然後用刀割下他的頭,我故意用鈍刀,這樣頭被割下時會更痛苦…

用鮮血推砌而成的河流…

看似平靜的底格里斯河,靜靜地流淌在伊拉克與敘利亞邊境,然而此時此刻,令人戰慄的暴行正在不遠處上演著…

人們一個個被趕上大貨車,車上的人們瑟縮著身子、深深低下的頭讓人看不見表情,低氣壓籠罩在他們顫抖的身體之間。接著,車子開到了底格里斯河邊,車上的人們被趕下車,排隊著走到了岸邊,一個蒙面人押著第一個平民的雙手,另一個人舉起槍對準他的頭,槍聲結束後,他的身體被推落河中,沉入這條深不見底的大河中…

(圖/Sophie Yang@youtube)
(圖/Sophie Yang@youtube)

這樣令人髮指的行為,在這個烽火連天的邊境地區天天上演著,我們曾經認知的「敘利亞」、「伊拉克」,在這個地區只是無意義的地理名詞,現在這裡是一個又一個「控制區」,被民兵與戰鬥團體搶來搶去、難以平靜,而平日行走這塊地區的人、車,被ISIS看見,格殺勿論。

他們的十七歲,在槍林彈雨中渡過

一個口令一個動作,整齊劃一的精煉身手,讓人難以相信,眼前這些全副武裝的戰士竟然年僅十七歲。他們是庫德族武裝部隊,今天是他們的軍事訓練結業式,而明日這群少男少女就會進入最前線,與ISIS戰鬥。「他們想讓庫德族永遠成為沒人權的奴隸,但是我們絕不容許這樣的事發生,我們絕不投降,我們會一直保護自己,而我們的奮鬥終將讓我們獨立。」
 
「我是家裡第三個加入人民保衛軍的孩子,我姊姊在前線、哥哥正要前往那裏,現在我完成訓練,也會加入他們。我們是ISIS的夢魘,我等著對付他們。」一名稚氣未脫的少女接受記者採訪時,神采飛揚的宣示。身為全球沒有國土的民族中,人口最多的庫德族,這名少女坦然接受上戰場的使命,並認為這是為庫德族爭取獨立地位的大好時機。

(圖/Sophie Yang@youtube)
(圖/Sophie Yang@youtube)

生與死,僅隔著幾百公尺

殘破的民房、被炸毀的清真寺,庫德族戰士們在這些殘缺不全的建築物中穿梭,時不時就會碰上ISIS的攻擊,每一位戰士都做好十足的準備,隨時可以迎戰。「這裡的ISIS人馬不只是阿拉伯裔穆斯林,他們來自很多國家。他們的戰士來自英國、德國、法國,我們曾找到一些他們祖國的護照和身分證。他們打仗前還會嗑藥,我們也曾經從抓到的士兵身上搜出毒品,被他們丟下的死亡戰士身上也有。」而這些ISIS士兵,目前仍然源源不絕地從世界各國投奔而來,加入這場不知何時能夠止息的戰爭。

(圖/Sophie Yang@youtube)
(圖/Sophie Yang@youtube)

 將女性視作奴隸,卻最害怕被女性所殺

在這裡,女兵與男兵完全一樣,都在最前線與ISIS戰鬥,這些女性不但驍勇善戰,還有著令ISIS聞之色變的能力。女兵與男兵會同心協力,擬定出智取的方式,彌補人數和重型武器的不足。一名男性戰士表示:「她們打仗比男人還強,不只和男人一樣,打仗比很多男人還厲害!而且她們知道自己為何而戰。」通常ISIS並不把女性當人看,他們相信如果戰死了就能上天堂,並且擁有72名處女。但根據同一套說法,他們也認為女性是低賤的動物,要是被女性殺死,那就進不了天堂了。而實際上,ISIS卻大部分死於庫德族的女戰士手中,實在非常諷刺。

(圖/Sophie Yang@youtube)
(圖/Sophie Yang@youtube)

拿下面罩後的ISIS成員

庫德族游擊隊幾次成功行動中,抓到了幾個最兇殘的ISIS成員,拿下面罩後的他們,與一般囚犯並無二致。然而深入探訪後,他們的思維方式卻令人不寒而慄…

「殺人時我們讓對方面朝南方坐下,然後用刀割下他的頭,我故意用鈍刀,這樣頭被割下時會更痛苦…」

「我很高興殺死了異教徒,不管是誰,只要不是穆斯林都該殺,縱使是遜尼派的穆斯林,只要和我們不同,一樣都該殺。」

在ISIS的極端教義灌輸下,這些士兵對於殺人毫無罪惡感,甚至認為自己將來可以上天堂。這樣的組織每個月仍然吸引數千名「聖戰士」加入,而庫德族卻只有有限的武器,在國際並沒有積極介入的情形之下,沒有人知道他們還能夠撐多久…

(圖/Sophie Yang@youtube)
(圖/Sophie Yang@youtube)

紀錄片《ISIS戰慄天堂路 》將於2016年世界公視大展精選上映,詳情請見:官方網站/Facebook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安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