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產」到底從哪來?課本不敢寫的板橋林家歷史,日治時期巨富也難逃這般命運

2016-09-27 06:30

? 人氣

國民黨政府的策略是派員徵收後,不分青紅皂白將許多原屬台灣人的資產視同日產沒入不還...(圖/魚夫提供)

國民黨政府的策略是派員徵收後,不分青紅皂白將許多原屬台灣人的資產視同日產沒入不還...(圖/魚夫提供)

常聽到國民黨有「黨產」一詞,但黨產到底是什麼?從哪來的?台北車站附近的全台第一家華南銀行,曾有一段關於板橋林家的悲傷歷史,也是諸多黨產故事中的一個小小章節……

這張畫的範圍大約是從忠孝西路往南沿著館前路走,約是東側許昌街與信陽街這一段街景。這裡曾經有過許多公司行號,統一採仿巴洛克式的牌樓厝。比較重要的是臺灣人第一家銀行─華南銀行的發跡地,約在今之館前路45到49號附近,即今臺灣銀行館前分行附近, 其次《臺南新報》也曾在這裡設有支部。

一次大戰後,日本殖民地臺灣已具備資本主義的基礎,只欠東風。此時全球景氣趨緩,總督府認為,以臺灣島國腹地有限,必須運用東亞地緣樞紐位置,往南發展。且因漢人與「支那」(中國)及南洋華僑在文化上關係密切,必能結合成優勢聯盟,乃由總督府主導板橋林家的林熊徵等開設華南銀行。

創立之初由板橋林家族長林熊徵與印尼爪哇華人巨商等發起,1919年1月29日召開創立大會,資本總額日幣1000萬圓,林熊徵出任董事長,同年3月開始營運。除提供日商、臺灣商人前進南洋的資本外,且是蒐集中國東南沿海與東南亞經濟情資的重要機構,為日後「南進政策」奠下了基礎。

林家與日本政府合作而大打順風旗的日子,後來遭逢全球景氣蕭條,且林家另外投資的「林本源製糖株式會社」的經營也不順利,迫使華南銀行在1925年減資,林熊徵資產受到很大影響。1944年進一步增資,官方的臺灣銀行持股超過半數,改派名倉喜作任總理,這回林熊徵被架空,擔任所謂最高名譽職之會長。

日本投降後,移居東瀛的林熊徵束裝返國保衛家產。然而國民黨政府的策略是派員徵收後,不分青紅皂白將許多原屬台灣人的資產視同日產沒入不還。林熊徵返台後,雖然當選台灣省商會聯合會理事長,也出任華南銀行董事,1946年3月突遭當局以謀議台灣獨立案拘捕審問,無異白色恐怖。總之,戰後這場乾坤大挪移的巧取豪奪,連協助國民黨政府接收的「半山」(即臺灣人前往大陸求學任職後,戰後返鄉者)也形成了堅固的「聯盟」,來瓜分日治留下來的資源。

(圖/魚夫提供)
(圖/魚夫提供)

台大教授陳明通索性說個清楚:

如半山中的游彌堅利用擔任台北市長兼日產處理委員及土地整理委員的機會,又透過早期為財政部台灣區財政金融特派員,曾接收整頓商工、華南、彰化銀行的特殊關係,從上述銀行中借款套購台北市接收的日產近200餘棟,而截至1947年底台北市政府出售日產房屋也不過才751棟。游之後將許多日產分配,如將今天的國賓飯店地址贈與黃朝琴等,進一步完成半山派內部的聯盟與整合。

那麼林家的財產最後要回來了嗎?說來話長,那又是另一場金權遊戲了。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天下文化《臺北城‧城內篇:你不知道的老建築、古早味60選》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