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中沒有性別!」睪固酮過多差點奪走她的職業生涯和愛情,印度跑者勇敢跑出自己的路

2019-05-23 15:41

? 人氣

錢德因為體內雄性激素過多,令職業生涯出現波折,愛情之路也出現大變化。(美聯社)

錢德因為體內雄性激素過多,令職業生涯出現波折,愛情之路也出現大變化。(美聯社)

「看過我的故事後,大概沒有男生會再喜歡我了吧。」印度女子短跑運動員錢德(Dutee Chand)原本要迎接一段美好的前路,卻因被查出體內雄性素過多,職業生涯幾乎泡湯,也讓她對愛情的觀念產生變化。「我不能再夢想自己可以嫁給男生,再建立一個家庭。」現時有一名女朋友的錢德,娓娓道來自己的心路歷程。

2014年世界青年錦標賽預選賽,當時年僅18歲的錢德於印度德里備戰。一天,印度運動員協會的人員把她叫住,要她接受一項「恆常檢查」。開初只是普通超音波檢查,看似平常,但隨後的複檢卻加入了基因測試,甚至涉及到染色體排列。

這一場突如其來的體檢,為她的職業生涯蒙上迷霧。測試結果顯示,她體內產生的睾酮比一般女性多。這意味著女兒身的錢德,以後不能再參加任何級別的女子比賽。為了夢想,錢德沒有向現實妥協。她決定與國際田聯展開纏訟,在法院上就雄性激素(Hyperandrogenism)的控管政策據理力爭。2015年7月,國際體育仲裁院於宣佈錢德勝訴,產生有史以來第一次由運動員向現行政策提出控訴的勝訴案例。

「在那次事件之前,我從不感到自己與其他同齡的女孩有甚麼分別。」錢德在2016年的採訪稱,自己曾在選手宿舍跟其他男運動員有過短暫的關係,一如常人。「但現在的是情況是,我或許難以再與男生住在一起。我也許可以跟一名了解我的女生分享我的生活,像知心友一樣共處。」

即使得不到家人的諒解,她仍每個月寄錢養家

台灣《748號施行法》於17日三讀通過,同性伴侶可透過專法走入婚姻階段,成為亞洲第一;但在印度傳統觀念的挑戰之下,同志的愛情路依然崎嶇。「我的家庭很單純,他們覺得只有一男一女才能結合,共同生活。這就是他們的婚姻觀。」像許多同志一樣,家人的不理解,是錢德當前的難關。

錢德認為家人的憤怒源於周遭親朋好友的謠言,她並沒有加以怪責:「我在村落裡幫他們建房子,每個月給他們生活費,幫我的4個姐妹交學費。無論他們怎樣說我,我都會繼續供養他們。」

「我要向世界說,這就是我的故事。我不要讓任何人覺得這是一個罪名。」錢德說。

「愛情中沒有性別,只有陪伴。」

發現自己的不同之處後,錢德沒有自暴自棄,反而勇於接受。她於2017年跟一個女生愈走愈近:「我們住在不同的城市,從未有過任何身體接觸。對我來說,她是一個支持者。」

直到去年,錢德與現在的女友邂逅。縱使同為女性,兩人的生活也一樣甜蜜,洗衣煮飯,與一般人無異。「她也許想要一段婚姻,一個有小孩的家庭,這是我無法給予她的。但她告訴我,寧願不要當孩子的媽,也要跟我在一起。」

一人為體育而奮鬥,另一人支持著她,這就是錢德跟女朋友的日常。這段關係在其女朋友的家人眼中,沒有「夫妻」的標籤。而與錢德不一樣的是,女朋友的家人對這段關係十分支持:「他們待我如已出,像是擁有第二個女兒一樣。」

「她給了我一個東西,讓我可以在賽場上完成所有事情,那就是動力。」重拾跑鞋的錢德,不僅重新踏上自己的職業征途,還找到自己的真愛。「我們之間的愛,很單純」錢德說。

◎加入風運動粉絲專頁,帶你掌握更多國內外體壇動態

◎加入風運動LINE,嚴選好文一次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