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專文:「高風險」下「很有信心」的科學家翁啟惠

2016-03-25 06:20

? 人氣

中研院長翁啟惠為女兒持有浩鼎股票,但他先前發言並未言明表示道歉。(資料照,吳逸驊攝)

中研院長翁啟惠為女兒持有浩鼎股票,但他先前發言並未言明表示道歉。(資料照,吳逸驊攝)

自從前次因為握有生技科技的壟斷性關鍵資訊,而得以權威身分發言,力挺在股市遭遇危機的浩鼎公司,卻遭到外界批評後,翁啟惠院長每次關於浩鼎的發言都要強調,投資生技是非常高的風險,因為事前實在不知道是否會成功。在最近爆發他的女兒是浩鼎大股東之一之際,他又再度重申,當初女兒投資浩鼎是高風險行為,也就是說,她不是為了牟利而投資。

科學家的說明與他在情急之下替女兒越俎代庖的發言,首先就挑戰科學家自己對浩鼎製藥公司的無比信心。為什麼不久前在乳癌新藥解盲失敗的霎那,他這位號稱毫無關係的第三者,會那麼有把握,且勇於表達他對新藥必將成功的信心?而自己當初投資,以及之後贈予女兒現款將近一億在上市前認購股票的時候,卻覺得風險高到無法預測是否能獲利?不論兩者中是何者為真,科學家都只說了一次實話。

如果認為自己積極支持女兒認購的是高風險的股票,那就不應該在解盲已經失敗以後,還繼續對投資人表達對浩鼎未來的絕對信心,除非他的目的就是要用他自己的權威身分,套住投資人,讓他們不要拋售股票,以維護自己女兒手上的股票價值。如果他在解盲失敗以後都還堅信浩鼎將來必然成功,怎麼會認為女兒在認購股票的時候,是在進行一項高風險的投資呢?科學家是在哪一件事情上說了實話呢?有兩點理由足以推斷,科學家對浩鼎的信心才是發自肺腑的實話。

第一、翁啟惠在公開發言為浩鼎背書時,是用自己科學家的專業在做賭注,他所仰賴的,是不能公開的進行中的研究情況,但以科學家身份說的,當然是就事論事的實話,否則就不是科學家,而翁啟惠的公開身分就是科學家。因此他對浩鼎的信心,來自於科學家對真理急切地表達,絕對有公信力。這點,連蔡英文總統都不曾質疑。所以,翁院長於蔡總統心中都很篤定,浩鼎應該是前途無量的投資。

第二、翁啟惠與蔡英文都強調,投資升級產業風險非常高,獲利只是運氣,包括民進黨中央在內,沒有一次不強調,蔡英文投資生技產業,是為了鼓勵國家發展重大新興產業,她個人獲利於國家獲利相比,微乎其微,而她家人是否獲利,她也根本毫不關心。民進黨這麼說,是為了維護蔡總統的信譽,並不是真的知道蔡英文心裡怎麼想。但是,翁啟惠自己每次都要強調高風險,深怕外界不知道當初投資生技產業的人,並不是抱著獲利的態度進行投資。不斷講同一件事的心理所反映的,不就是擔心外界不做此想嗎?

換言之就是,明知道會獲利,所以才不斷講反話,說自己難以預測公司未來的發展。如果明知會大大獲利又如何呢?因為,明知會大大獲利的話,就沒有理由不認購股票,或是把股票透過白手套轉讓給親朋好友。這個其實明明會大大獲利的秘密,牽連甚廣,包括避稅、內線交易、贈予等等問題叢生。翁啟惠從反面自證其遮遮掩掩的行為,本來外界只能猜測,沒有證據,直到科學家出面,也是自證,才讓外界恍然大悟,原來所謂的高風險,是經不起紮實科學研究所賦予信心的戳穿。

喜歡這篇文章嗎?

石之瑜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