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來了風,也招致蚊蟲」寮國古城列名UNESCO世界遺產 卻因此失去靈魂

2016-01-31 11:31

? 人氣

列名UNESCO世界遺產的寮國龍坡邦。(美聯社)

列名UNESCO世界遺產的寮國龍坡邦。(美聯社)

「開門之後,你迎來了風,卻也招致蚊蟲。」

龍坡邦藝術遺產保存領導人Nithakhong Tiaoksomsanith王子。

座落於寮國河谷中的城市「龍坡邦」(Luang Prabang,又譯琅勃拉邦),是14世紀時瀾滄王朝的首都。在歷史長河的沉澱下,龍坡邦鋪排著一間間的佛寺,以及法國殖民時期的莊園別墅。慢悠悠的氛圍瀰漫在這座桃花源般的小城裡。

然而,大部分的本地人已經不住在這裡了。在1995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將龍坡邦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後,觀光客來到龍坡邦,本地人則離開這個世外桃源。

事實上,這種情形並非特例。列名為世界遺產會刺激觀光,在這種情形下,住民有些因為物價上漲而移出,有些則找到了新的工作機會,讓城鎮原有的特色加速消失,變得高度商業化。當然,從另外一個方面來想,觀光也繁榮了本地經濟,沒落的舊城鎮有了源源活水。

是幸運,也是不幸

事實上,列名世界遺產,是龍坡邦的幸運,也是它的不幸。

幸運的是,有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認證,龍坡邦豐富的建築遺址不用像其他亞洲遺址一樣,面臨拆除的噩運;不幸的是,龍坡邦尋常的小日子消失了,屋落、小店變成了民宿和餐廳。以前的監獄變成豪華飯店,法國文化中心則成為按摩會館。

在此情形下,地價也節節高升。以前售價8千美金(約新台幣27萬元)的土地,在三年內漲到12萬(約合新台幣408萬元)美金,等於漲了15倍。在此情形下,本地人將房產出租或拋售給外地客,自己則搬出了龍坡邦。

保留了建築,卻失去靈魂

另外,龍坡邦的住民、僧侶和旅行社,也還沒有準備好面對大量湧入的遊客。儘管有宣導尊重當地傳統的傳單,仍然無法避免遊客的冒犯。舉例而言,曾經有外國旅客要求王子,在山頂的佛寺安排日落雞尾酒派對;更有人近距離拍攝正在晨間布施的僧侶。

「這是宗教隊伍,不是歡樂的迪士尼遊行。」Nithakhong Tiaoksomsanith王子說道。

或許,就像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顧問恩格爾曼(Francis Engelmann)說的,「我們保留了龍坡邦的建築,卻失去了這裡的靈魂。」

列名遺產竟等同宣告死亡

事實上,從1972年聯合國通過《保護世界文化和自然遺產公約》(Convention Concerning the Protection of the World Cultural and Natural Heritage),開始世界遺產的保護計畫後,外界對這個計畫向來褒貶不一。畢竟,它一方面保存了珍貴的人工和自然珍寶,另一方面,卻無力解決世界遺產高度商業化的危機。

義大利學者埃拉莫(Marco d’Eramo)甚至認為,「列名世界遺產,等同宣告一座城市死亡。」

亞利桑納州立大學(Arizona State University)的文化觀光專家帝莫希(Dallen Timothy)也表示,「固有的遺產變成外來者的商品。所謂的文化遺產,並非由生活於該文化下的人所保留。」帝莫希說道,「這其實是『有權力的人』與『沒有權力的人』之間的抗爭。」

對此,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遺產計畫的主管羅絲樂(Mechtild Rossler)承認,「在本地人利益與遊客權利之間,有條微妙的界線。」在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巴黎總部的電訪中,羅絲樂也表示,「組織近來比較強調無形文化遺產的表留,而非有形的磚石。」

保存良好的龍坡邦寺廟。(美聯社)
保存良好的龍坡邦寺廟。(美聯社)
龍邦邦當地為寺廟彩繪的人員。(美聯社)
龍波邦當地為寺廟彩繪的人員。(美聯社)

政治力介入

雖然有人認為,像是金字塔、大峽谷、巨石陣這些景點,不管有沒有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名,都會吸引旅客。畢竟,大眾旅遊是21世紀的普遍現象。然而,列名世界遺產,的確可以吸引大批遊客。

舉例而言,有5萬人口的龍坡邦,在2014年吸引了國內外超過53萬遊客。日本富岡製絲廠的旅客數,在列名世界遺產後,也在2年內有了4倍的成長。

美國國務卿訪問寮國,走訪知名景點塔鑾。(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近日訪問寮國,走訪知名景點塔鑾。(美聯社)

在此情況下,政府和觀光業者都強烈關注列名世界遺產可以帶來的利益。

「新興國家,尤其是中國和印度,會向我們提名新的地方。除此之外,歐洲國家也總是對此表示興趣。」羅絲樂說道,「畢竟,即便是在歐洲國家,世界遺址的經濟影響力,仍舊相當驚人。」

而在政治力的介入之下,有些遺址在準備好之前,就被同意列名了。

2處世界遺產遭UNESCO除名

此外,近來,有48個世界遺產,在人為破壞或自然災害的威脅下,列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瀕危世界遺產名錄》,其中更有2處被踢出《世界遺產名錄》。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應該更嚴格執行規定。有一些瀕危的世界遺產,根本就應該被剔除了。這可以給當地政府一記當頭棒喝,讓他們修補錯誤。」帝莫希說道。

回頭來看龍坡邦,在列名世界文化遺產之後,除了外在條件的改變之外,在內心的感受上,居民又是如何反應的呢?

其實,居民對於這些轉變的感受,可以說是五味雜陳。他們一方面對於被國際認可感到驕傲,也滿足於隨之而來的工作機會與錢潮。另一方面,他們卻也失去了對於原社區的歸屬感。

「而這種歸屬感是很難重建的。」恩格爾曼說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