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會是末日來臨前的唐吉訶德嗎?英國科學家:「拯救地球」只是一種愚蠢而浪漫的揮霍

2016-01-31 05:59

? 人氣

《原子科學家公報》於26日為末日鐘揭幕(美聯社)

《原子科學家公報》於26日為末日鐘揭幕(美聯社)

根據《原子科學家公報》(Bulletin of Atomic Scientists)22日給予「全球公民及領袖」的聲明,象徵世界末日最終倒數的「末日鐘」(Doomsday Clock)距離午夜依然維持3分鐘。「這依然是指針自50年代的氫彈測試以來,距離末日最近的時刻。」聲明寫道,「3分鐘是很短的時間。太短了。」

雖然環保人士一直努力想要改善現況、拯救地球,不過英國最受推崇的獨立科學家詹姆斯.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卻潑了他們一大盆冷水,認為這些做法不過是「愚蠢而浪漫的揮霍」,人類對環境造成的傷害必然反撲。

聲明解釋,國際社群於2015年對人類生存的2大威脅達成了正面的進展。這包括限制伊朗發展核子武器的限核協議,以及同意將氣溫上升幅度控制在比前工業時代高出攝氏2度以內的巴黎氣候協議。但這2項外交成就,僅是這個「充滿末日威脅的世界中的小小亮點」。

我們的世界面臨眾多威脅,抵銷了巴黎氣候協議與伊朗限核協議的正面效應,末日鐘的指針並未往後調校。美俄關係依然緊張、敘利亞與烏克蘭的衝突未歇、南海領土爭議延燒、科技快速進展所伴隨的危險不明。聲明也指出,我們為控制溫室氣體所付出的努力依然不足;2015年,全球平均溫度首度較前工業時代高出超過攝氏1度。

末日鐘過去71年的時間調節
末日鐘過去71年的時間調節

海水熱膨脹幅度應為先前預估的2倍

25日,由德國科學家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上的一篇論文指出,海水暖化造成的海平面上升幅度受到低估,事實上可能是先前預估的2倍之多。

海平面上升的主要原因為冰融與海水的熱膨脹。當大量的溫室氣體進入大氣層,地表溫度隨之上升。海洋吸收了大約8成的額外溫度,於是產生膨脹。先前,研究人員相信海水熱膨脹每年提升海平面0.7-1公釐的高度。

但這份根據2002-2014年最新衛星數據的研究指出,每年海平面因熱膨脹上升的幅度是1.4公釐。綜合冰融影響,海平面每年約上升2.74公釐。

1月稍早,英國劍橋大學工程動力學資深講師杭特博士(Dr Hugh Hunt)才再度提醒我們,「未來50到100年間,海平面將會上升1公尺或是更多。」他預測,包括倫敦、紐約、上海與雪梨等海岸城市,未來都將被海水淹沒。

科學獨行俠的氣候預言

這讓我們回想起詹姆斯.洛夫洛克(James Lovelock)的預言。1965年時,殼牌(Shell)石油公司諮詢各領域的專家學者,預測2000年的世界樣貌。英國科學家洛夫洛克預測,到時候人類最嚴重的問題將是自然環境,且嚴峻的程度將會嚴重影響殼牌企業運作。

殼牌石油與環保組織「綠色和平」(Greenpeace)的大戰基本上證實了洛夫洛克的預測。自60年代中期以來,洛夫洛克自個人實驗室提出的預言準確度,為他贏得英國最受尊敬的獨立科學家的名聲。

在2006年的著作《蓋婭的復仇》(The Revenge of Gaia)中,洛夫洛克預測2020年時,極端天氣將會成為常態,帶來全球性的衝擊。到了2040年,歐洲許多地方會成為沙漠,且倫敦有部分已被海水淹沒。

延伸閱讀:「2015是北極最熱的一年」 專家警告:極端氣候只會更頻繁

「拯救地球」是「北方浪漫意識形態的愚蠢揮霍」

他對氣候變遷的悲觀預測,使得部分人士為他貼上末日預言家的標籤。洛夫洛克相信,全球暖化的進展已經突破了臨界點,我們已無法避免大部分地區變得過熱而不宜人居、許多地區沉入海面下、生物大規模遷徙、饑荒與流行疾病的爆發。

美國加州帕西菲卡的海岸23日受到聖嬰暴風掀起的巨浪襲擊(美聯社)
美國加州帕西菲卡的海岸23日受到聖嬰暴風掀起的巨浪襲擊(美聯社)

他稱碳中和(carbon offsetting)是「一個笑話」,資源回收「幾乎肯定是浪費時間與精力」,「綠色生活」只「比故作姿態的賣弄好上一些」。

隨手關燈、少用塑膠袋、搭乘大眾運輸工具的作為,都預設了個人生活型態的調整,累積而成的結果是足以拯救地球的。但洛夫洛克認為那只是「一個想像」,環保行動會讓我們感覺比較良好,但無法帶來關鍵的改變,「我們已經沒有足夠的時間拯救自己了。」

再生能源僅是空洞的承諾

洛夫洛克認為,我們所知的世界末日開始於1712年,也就是英格蘭工程師湯瑪斯‧紐科門(Thomas Newcomen)發明燃煤蒸汽引擎的時候。這項發明帶來的影響「為我們與這個世界帶來一連串無法抑制的事件。」

洛夫洛克尤其抨擊再生能源這種空洞的承諾,將風力發電機與太陽能板的供應商比喻為「18世紀時試圖用水蛭與水銀來治療嚴重疾病的醫生」。他主張,與其投資再生能源,還不如將金錢與心力用以規劃如何在氣候變遷的世界中存活,例如洪水的防治。

但洛夫洛克看似晦暗的未來展望,很難與他幽默、歡快且熱情的性格連結起來。現年96歲的洛夫洛克身體硬朗,據2015年一份訪談內容顯示,他每周仍然步行到商店購物,來回距離近10公里。且還在構思下一本書的內容。

「蓋婭」將自我調節 重尋平衡

將他與其他末日預言家區別開來的關鍵可能在於,洛夫洛克重視的生命不只是人類的生命。這個概念與他知名的「蓋婭假說」(Gaia hypothesis)是相容的。

洛夫洛克於70年代提出的「蓋婭假說」改變了人類看待地球的方式。蓋婭(Gaia)是希臘神話中的大地女神,宇宙的創造之母,也是地球的人格化身。在蓋婭理論中,地球不只是一塊大石頭,而是一個複雜、具有自我調節能力的系統,維繫了生命存續的條件。

在蓋婭理論中,人類並非萬物的核心。當然,人類為這顆星球帶來很大的影響,例如排放大量溫室氣體。人類改變了地球的生態環境,但我們不一定可以控制其影響,例如溫室效應。但「蓋婭」會試圖回歸平衡,只是她反應的方式不一定符合人類的計畫。

生命的存續重於人類存續

洛夫洛克認為,人類存續的主要挑戰,是人口增長與糧食的供應。我們或許可以透過合成食物存活,但科技的發展不一定來得及解決這個問題。他估計,到了2100年,地球人口將只剩下現在的2成。

可以說,比起人類的存續,洛夫洛克更重視的是生命本身的存續。他說,「我以相當的鎮靜看待地球人口大幅減少......這樣地球可能會更開心。」依循蓋婭假說,當地球存在太多生命,超過星球可負荷的極限,蓋婭會設法除去過多的部分,然後繼續存活。

甚至核武爆發的可能性,對洛夫洛克來說也不是全然悲觀的。他認為北半球的文明可能會完全毀滅,但其他地區的生命還有復甦的機會,「說不定這對地球來說是一種解脫。」

由阿波羅17號太空船上拍攝的地球景色(維基百科)
由阿波羅17號太空船上拍攝的地球景色(維基百科)

2013年的訪談中,他提到自己預計在下一本書中討論,進化過程是否將帶來另一種物種,一種比人類更加懂得如何與地球上其他生命共存的物種。這個預想也是他「樂觀主義的來源」之一。

「盡情享受生命」

在2008年接受《衛報》(The Guardian)訪問時,洛夫洛克提到,許多人對他說,「你不能這樣說,這樣我們什麼也不能做了。」「但我說正好相反,」他回應,「這代表我們有非常多事可以做,只是不是你想像的那種事。」

所以,我們現在可以做什麼事?洛夫洛克於2008年的訪談中回應,「盡情享受當下的生命。運氣好的話,我們在氣候災難來襲前還有大約20年的時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