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爾開希觀點:關於馬英九太平島之行,能情緒化嗎?

2016-01-30 06:50

? 人氣

馬總統親摘太平島蔬果。(總統府提供)

馬總統親摘太平島蔬果。(總統府提供)

關於馬英九的太平島之行,是的,馬英九當年曾經嚴辭批判即將卸任的陳水扁總統作出一模一樣的舉動;是的,馬英九作為即將卸任的總統,不該有影響未來政策的重大作為;是的,政治觀察家對於馬英九此舉的懷疑絕對不是沒有根據:此舉的確讓北京高興,而美國不開心。

然而,國家元首巡查遠疆難道不該是常態嗎?怎麼會算是影響未來政策的重大作為呢?美國表態反對難道不突兀嗎?

歸根到底,問題的根源在於台灣的國際困境。而這次,我們夾在美國和中國之間了。

南海問題,是最近吵翻天的國際政治棋局,參與者包括中國、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這些國家都主張主權,在意主權所代表的區域安全與經濟利益。因此,連遠在天邊的美國也都對這樣一個其實很難合理化它的參與的議題諸多表達,也已儼然成為了一個重要的持籌者(Stake Holder)。

我們台灣呢?在這塊方圓遼闊的重要海域,台灣擁有一個島嶼,有機場,有駐軍的島嶼,上述棋局卻從來沒有想過要邀請台灣的參與,因為,這世界遵循『一個中國』的立場。也就是說,一個國際棋局,只能有『一個中國』參與。

更何況,台灣早已被排除在各種國際棋局之外,國際社會都不習慣,或不知道怎麼把台灣拉進明明與台灣息息相關的國際棋局中。釣魚台的主權之爭竟然演變成中日衝突,而受害的是台灣漁民,台灣的立場與意見卻完全聽不到,變成了『一個中國』之下由北京當局所發出的聲音。慰安婦問題,韓國的堅持終於有了結果,與韓國面臨同樣問題的台灣似乎根本在狀況外。

年輕世代對於現狀最大的不滿之一不就是我們在中國的打壓之下沒有國際空間,沒有世界人格嗎?台灣舉國,對於加入TPP,無論對我們的傷害多大,都一致歡迎的原因,不就是因為,我們要向北京說不嗎?

通常,向北京說不,就意味著只好選邊,站在美國一邊。還好,我們蠻喜歡美國的,他們是民主國家,講道理,有正義感。所以,還好,選邊就選邊吧。

可是這次,表達不滿的是美國,所以是我們選錯邊了?我們怎麼想都覺得本質上沒什麼錯的國家元首視察領土,惹得美國不高興了,這是為什麼?

馬總統現勘太平島5號原生井。(總統府提供)
馬總統現勘太平島5號原生井。(總統府提供)

其實,我們早該看到一個現實。打壓台灣,讓台灣沒有國際空間,沒有世界人格的是北京當局沒錯,但幫它完成這個惡行的其實是美國。是美國信奉,或者說當年參與規劃的『一個中國』格局。這些年,幫北京圍事,讓這個『一個中國』的金箍緊緊套在我們頭上的還是美國。

七十年代,美國出於所謂『國家利益』,在季新吉、尼克森破冰出訪北京時,在毛澤東中南海的書房之中,確定了這樣的格局,並在卡特總統任內,通過幾個『公報』把它變成了國際之間的遊戲規則。必須指出,所謂的美國『國家利益』是在冷戰之中,為了圍堵蘇聯而作的一個『兩害相權取其輕』的抉擇,沒有任何公理正義可言。在美國的那個抉擇中,台灣當然是犧牲品,就像美國的多個國際政策,都談不上公理正義,談不上民主價值。

冷戰早已結束,蘇聯已經解體,中國與俄國這兩個世界上最大的非民主政體正在緊密結盟,而台灣今天也早已不是當年蔣家時代的另一個可犧牲的專制國家。但美國仍然在國際上維護者不公不義的『一個中國』政策,圍堵著台灣。

所以,我們應該在親美與親中之間取捨嗎?我們應該繼續扮演國際社會的模範生嗎?甚至,我們應該為了與北京對立而刻意有所不作為嗎?說得更清楚一點:我們要如此批判我們的國家元首所作的一件我們心中都覺得本質上沒錯的事情嗎?

台灣有什麼選項呢?

我們可以支持國家元首堅持主權,畢竟這是民主國家的政府依據憲法必須堅持的事情。但這樣作,可能便宜了北京。

我們可不可以公投放棄太平島主權?此舉當然有助於南海問題國際化,狠狠踢了中國一腳,明確幫美國一把,但如此自我傷害,並明確與北京翻臉,我們可以得到什麼?

當然,我們還可以沒有任何動作,不去『晃船』,大概盟友美國,還是會覺得我們是一如既往的好朋友,當然,也就是一如既往的不重要,可以不理會的棋局之外的乖乖盟友。

馬英九不是一個會溝通的總統,沒有告訴人民視察太平島的意義,沒有告訴人民他的立場,似乎也沒有告訴美國,我們對於長期被國際社會隔絕孤立,甚至在南海問題上被排除發言權的不滿。

也許,要想得到別人的注意力,偶爾的出格舉動,才算是有效的提醒,所謂的『會哭的孩子有糖吃』,但是,不能在哭鬧之後,忘了提到糖果,忘了提到,已經多久沒得到該得到的糖果了。

無論如何,馬英九總統出巡太平島,絕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我們更不該以選舉情緒的延續來看待這嚴肅得多的問題。

*作者為落籍台灣大陸民運人士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