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著暖化的世界發財:《天翻地覆》選摘(2)

2016-01-12 04:40

? 人氣

全球暖化、水平面上升,但仍不少人拒絕承受此事實,更有人靠暖化發財。(呂紹煒攝)

全球暖化、水平面上升,但仍不少人拒絕承受此事實,更有人靠暖化發財。(呂紹煒攝)

近來關於「氣候認知」的許多調查,最有趣的發現之一是,拒絕接受氣候變遷的科學證據和社經地位的特權,明顯相關。壓倒性的比例,氣候變遷否認派不只是保守分子,同時是男性和白人,而且擁有高於平均的收入。跟其他成年人相比,他們比較容易表現出對於自己的見解高度自信,無論已經有多少證明是錯誤。關於這個主題有一份熱烈討論的研究出自社會學者亞倫.馬克萊特(Aaron McCright)和萊里.鄧拉普,標題是令人難忘的「酷傢伙」(Cool Dudes)。他們發現,這一群相信自己對全球暖化有充分了解的保守白人男性,比起接受調查的其他成人,幾乎是六倍的人數傾向於相信氣候變遷「絕對不會發生」。馬克萊特和鄧拉普針對這樣的差異提供了簡單的解釋:「保守白人男性不成比例的占據了我們經濟體系中的高位。」考慮到氣候變遷對於工業資本家為主的經濟體系會帶來多大挑戰,我們就沒什麼好驚訝,保守白人男性會被激起強烈捍衛體制的態度來否認氣候變遷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然而否認派相對占便宜的社會和經濟優勢,並不只是給了他們比較多的東西,萬一他們的異議觀點最後是錯誤的,而可能在社會和經濟的深層變革中失去的,也給了他們理由比較樂觀看待氣候變遷的風險。我想到這一點是因為我在哈特蘭研討會上,聆聽一位又一位演講者報告時,發現他們展現的心態只能描述為,對於氣候變遷的受害者全然欠缺同理心。賴瑞.貝爾(太空建築師)告訴聽眾,一點點熱度沒那麼糟:「我特意搬到休斯頓去了!」引發了許多笑聲。當時休斯頓正處於後來成為紀錄上德州乾旱最嚴重的一年。澳洲地質學者鮑柏.卡特提出的論調是:「從人類的觀點,事實上這個世界比較溫暖更好。」而派翠克.麥克斯說,擔心氣候變遷的人應該效法法國人─二○○三年熱浪肆虐歐洲,單單法國一地就造成將近一萬五千人喪生,法國人的對策是:「他們發現了沃爾瑪和空調。」

我聽著這些博得滿堂彩的機言巧語之際,非洲之角(非洲東北部)估計有一千三百萬人民在乾涸的大地上瀕臨餓死邊緣。這些否認派能如此麻木無情是因為他們堅定的相信,如果他們搞錯了氣候科學,幾度的暖化不是工業化國家中的富人需要過於擔心的事。「下雨了,我們找地方避雨;熱了,我們找地方遮蔭。」德州眾議員喬.巴頓(Joe Barton)在「能源與環境小組委員會」的聽證會上如此解釋。

至於其他人,好吧,他們應該停止尋求施捨,忙著去賺錢。不要在意世界銀行在二○一二年的報告中警告,對於貧窮國家,因應暴風雨、乾旱和洪水不斷增加的費用已經太高了,因此「威脅到國家永續發展會倒退好幾十年」。當我詢問派翠克.麥克斯,富裕國家是否有責任幫助貧窮國家,支付因為氣候暖化產生的昂貴花費時,他嗤之以鼻,沒有道理把資源送給那些「不管是什麼原因,他們的政治體系無法因應」的國家。他聲稱,真正的解決方案是更多的自由貿易。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