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尋回失落的記憶

2015-10-21 05:50

? 人氣

2014 新北市聯合豐年祭視頻截圖。

2014 新北市聯合豐年祭視頻截圖。

其實很多原住民家庭像我一樣在都市裡長大的具有原住民身分來說,我們的成長過程裡,除了從幼稚園開始之後必學的官方語言『國語』之外,多多少少會從家中的長輩學到一種母語『台語』,有些長輩們在都市生活久了,也會接觸到『客語』,這樣的現象已經成為我們現在所說的都市化原住民,就像離開部落,為了得到周圍的認同,漸漸忘記真正的自己。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我知道我自己是原住民,但我沒有很公開的說我是原住民,為甚麼我不公開我有原住民的身分,這故事我要從安親班開始說起,當時國小一年級,因為家裡的人都在外工作不放心把我留在家裡,所以家人決定把我送到安親班,當我第一次上安親班,對任何人都會感到很陌生也很恐害怕,對任何人不說話,當我自我介紹給其他同學說我是原住民,他們雖然很開心有原住民的同學,卻是我惡夢的開始,前幾個月還可以跟其他人嘻嘻哈哈的玩鬧,久而久之,原住民的刻版印象浮現出來,問一些很無理的問題,最後還是跟家人抱怨說:『我被嘲笑,我不去安親班了。』同樣的問題延伸到國中這段期間所以省略。

從小跟漢人一起生活的我,也沒有碰巧過班上有原住民同學,總是跟漢人玩得很快樂,直到小六開始重新分班的時候,班上出現一個皮膚黑黑、眼睛大大的男生,班上所有人都注意到他,這個男生我跟他相處並不這麼好,因為跟漢人相處久了,會影響到我自己認為是跟他們是同一種品牌的血統,我記得有一週的星期二下午有一堂課老師要我們全班自我介紹的時候,輪到他自我介紹,大家也很好奇,當他說他是原住民的同時,當時也不覺得原住民和我們之間有甚麼特殊身分,只是五官比較深遂一點。

上高中、大學這段期間,我才正大光明做我自己,因為我們班是原住民專班,所以班上同學都是來自不同的族群,也開始真正學原住民文化以及樂舞這個部分,所以已經養成我的興趣,這是我所記得最早的,遇見認識原住民經驗。

今年最夯的電影關於原住民很有名的電影《太陽的孩子》,這部電影帶給很多人的啟發,例如:找回自己傳統名字以及部落的現在面臨到的一些問題,有一幕部落婦女對警察說:「孩子,你的部落在哪裡?」,這段話,讓不少現在在都市的原住民孩子有一些感觸(包括我在內),因為聽到、看到的是面臨的生活問題、土地拆遷、傳統文化的流失等等,這部導演又說過:「這部片希望喚起人們對於土地價值的重新思考,復育的不只是梯田,而是人心。」我個人覺得最嚴重的就我們的「語言」,現在原住民的孩子,不太會說、不太會聽,少數人會聽會說,像這樣的問題已經很嚴重了,這部電影希望帶給我們能找回自己,也能夠找回自己部落回家的路,傳承自己族群的文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