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曼.藍波安專文:我不姓夏,海洋是我的名字

2015-07-31 12:16

? 人氣

反課綱學生在教育部前,持續要求退回爭議課綱。(余志偉攝)

反課綱學生在教育部前,持續要求退回爭議課綱。(余志偉攝)

首先,本人身為三個小孩的父親,為「林」姓同學的公義性的犧牲,為林家老人的寧靜憤怒給予最大的尊重。

持平的說;身為台灣原住民族作家,華語海洋文學家,在說華語,以及說閩南語的台灣一路學習成長,在蘭嶼學習華語,在台灣學習閩南語,在移動的海上學習說達悟語,學習數不清的語言,只為了證實我們的星球是「多元多樣的」,這是我們的星球為何如此美麗的主因,就在於此。

台灣所有政黨選擇彩虹裡的任何顏色是因為那個顏色的本質是美的、自然的。

本人榮幸念到博士,當然是沒有畢業。我記得有一位被清朝政府貶到台灣的御史「黃淑儆」到台南嘉義視察,做了結論說;製造事端者全是移民來的漢人。

漢人在2015年的台灣,李登輝說某某島是日本人的,我笑了,李先生一路上的生命彩色是國民黨給的,是台灣不同群族給的命格,我又笑了,因為李不敢說,台灣是原住民族的,不是漢族的。

大陸那邊說,台灣是大陸的,我又笑了。漢族(在我眼裡你們都是漢族)喜歡說,「這是我的」,漢族從未有「他者」的概念,這意味者漢族的本質是「掠奪」,又說,蘭嶼是「漢族」的版圖,我又笑了,漢族喜歡詪我說,「夏」先生你好?我又笑。

昨天我笑不起來了,小馬說XX憲法,捍衛正當性的同時,也展現了掠奪的本質。漢族來台灣,我的理解,從老蔣小蔣老李阿扁小馬等等一在證實「黃淑儆」的話,為台灣製造麻煩。世界史、中國史、台灣史都是非常重要的顏色,卻不知道把彩虹雕刻在臉上,原住民的顏色就是彩虹。

害我們原住民族找不到「優雅」的有智慧的漢人總統,我們的土地稱國有,你們的土地稱私有。

我不姓夏,海洋是我的名字。

*作者為知名作家,本文經同意轉載自作者臉書。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