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觀點:當我們失去討論問題的能力

2015-08-16 06:00

? 人氣

「在歐洲你們的高中會常看到懷孕的學生嗎?」來自美國阿肯色州(Arkansas)她問比利時人J,「不會啊,至少我沒聽過也沒看過。」J 有點疑惑地回答,「是喔,因為在我們那裡,這算是正常的事情。」

這個位於美國中南部的州,是個非常宗教保守的地方,所以在那公開談論性或是任何相關的話題是個敏感的禁忌,因此不僅僅是年輕人對於避孕和性知識的缺乏,通常他們第一次接觸到性多數來自於A片或是類似的雜誌等,造成對性的扭曲,在這樣的狀況下女生懷孕後,這麼保守的地方是絕對不允許墮胎這種事情,所以經常發生可能十六七歲就得奉子成婚,如此不斷地惡性循環。

所以除了性,是不是我們都應該要把所有各樣「禁忌」的事情攤在陽光下,完全公開化呢?

於此,讓我們回到歐洲舉眾所皆知的荷蘭大麻合法為例,很多人以為只要一開放了,抽大麻的人數一定會遽增,但因為抽大麻在當地不是件需要遮遮掩掩的事情,所以在開放後抽大麻的人數其實是下降的;而荷蘭隔壁的比利時,對於大麻是介於中間的法令,雖然販賣大麻不合法,但贈與不會有問題,抽不會有問題,但每個人只能擁有某固定數量的大麻。

完全合法或部分合法?一種人覺得應該要像荷蘭一樣完全合法,這樣就不會有各樣為了「偷嚐禁果」或是因為「知識扭曲」而造成的各樣社會問題出現,但也有另一種人覺得比利時的部分合法的折衷作法較為適宜,因著那條界線畫地模糊,而讓各種情況有可以討論的空間。

這一年因為工作採訪跨性別族群的過程當中,我也意外地發現了並不是所有的「跨性別」都適合做變性手術,其實關係到各種私人及社會之間的互動狀況,這和許多人覺得是不是都把這些人送進醫院改一改就會天下太平的想法其實相差甚遠。

 

馬來西亞變性性工作者。(洪滋敏攝影)
馬來西亞變性性工作者。(洪滋敏攝影)

那麼所以到底該怎麼辦,聽起來似乎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

人身為一個複雜的動物,所以我們從古至今所要面對解決的問題也絕對不是可以一分為二簡單的事情,但不知怎麼我們卻越走越想令所有事情快速簡單化,似乎都只求一條可以按譜操作的SOP,從民生食衣住行到各種社會現象都一樣。

也許這也和學校長期以來總要求我們要選擇一個標準答案的教育有很大的關係,後來才會發現大多數的世界是灰色的,那些界限和規則其實都不是那麼的清楚。而我也相信所有太過清晰或者極端的答案裡頭都潛藏著某種「危險」,在許多問題出現時,現在多數的我們只知道用急切又粗糙的方法處理。

真正的問題不是問題本身,而是我們失去了討論問題的能力。

*作者為自由跨域藝術工作者/攝影師 ,著有《中亞,聽見邊境的心跳》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